章168 她动摇了,谈崩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可面上她却还是沉着冷静的很,“那各位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见买家,真的只是担心对方的来路?”

    她故意回敬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好让李老看不出她心里头的真实意图。

    李老被她这句话给搅和的一时间无法看穿,只是沉沉地说了一句,“希望聂小姐真的只是为了葛爷考虑。”

    聂然斜斜挑了挑眉,“那是当然的。”

    但心里却对这位李老心生起了警惕。

    葛义出去打电话打了有一段时间了,在场的人都静静等待着结果,她也不例外。

    虽然整件事是霍珩一手策划,但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执行并不是他,其中的未知数太多。

    就像今天,明明洽谈合作的日期是在后天,却突然提前了。

    提前就提前吧,还能早点结束任务回去。

    可她没想到这群人把霍珩又再次扯了进来。

    霍珩对于今天的事情可一点都不知道,到时候警察一来,他根本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站起来逃跑。

    越想到后面,她的心里头就越发的沉甸。

    只是面上却丝毫不能泄露半分,因为对面的李老正用一种探究地锐利眼神盯着她。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葛义从门外走了进来。

    “霍总说了,他马上就到。”

    聂然的心在听到这句话时,猛地沉了下去。

    该死的!

    霍珩还是要来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警察一来,他要怎么逃脱?

    从幕后转变到台前,接下来他的卧底身份还能不能继续掩盖下去?

    霍启朗又会不会对他失望呢?

    聂然的脑袋里正思绪万千,却突然听到对面的李老带着惊讶地声音说道:“霍总?a市的那个……霍总?”

    葛义看到李老那样惊诧的神情,以为是自己找了如此强大的买家,所以才这样。

    他点头道:“对,就是他。”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李老“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倏地猛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训斥道:“胡闹!你简直就是在胡闹!”

    他虽然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者,但精神非常好,就连拍桌的力道也非常得大,震得桌上的水杯里的水也跟着晃动了起来。

    众人都没见过李老有过如此大的反应,都吓了一跳,葛义更是不解地问:“李老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在找合作的时候,难道没有打听清楚霍珩的为人吗?他是出了名的黑吃黑,你敢和他合作,是想找死吗?!”李老说的很是严厉,完全是不留情面的训斥。

    葛义好歹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对李老尊敬也只是他的年龄摆在这里,但不代表他能这样呵斥自己。

    他忍着心头的不悦,认真地说:“我和他合作过一次,没有任何的问题。”

    李老冷呵地道:“合作一次能看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霍褚把他的职位全部架空了吗?霍珩现在在霍氏的处境非常的困难,甚至听说现在已经把手伸到了地下生意!”

    “霍褚?不是霍旻吗?”葛义听到后像是受到了很大的震动。

    而同样震惊的还有坐在对面的聂然。

    职位被架空?

    霍珩现在在霍氏处境困难?

    怎么会这样!

    她是知道霍褚的出现让他多了一个强劲的敌人,也知道霍启朗肯定找人肯定是要压制霍珩,但她觉得以霍珩的能力,这些绊脚石迟早是会被他解决的。

    可现在眼前的人告诉她,不是的,霍珩的处境很艰难,艰难到甚至已经被架空的地步。

    那一秒她忽然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

    对面的李老还在继续说道:“看来你根本什么都不清楚!霍家的那位估计是看到霍珩一人独大不好掌控,又从哪里弄来了不知名的旁系说是义子,利用他来牵制着霍珩,也不知道是不是霍珩运气不好,几个月前说是腿疾要静养,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被霍褚趁虚而入,现在的霍珩已经完全没有用了!”

    腿疾?

    不可能,霍珩的腿根本没有问题,哪来鬼扯的腿疾。

    “但我听说是受了伤需要静养。”很快,李老又补了一句。

    向来不露声色的聂然在听到伤两个字后,放在桌下的手狠狠地握紧。

    她的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几个月前他为了护住自己挨了那一记。

    原来,原来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出问题了。

    可这些日子以来他却只字不提关于自己被架空的事情。

    甚至还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不惜打乱自己的计划跑过来。

    想到这家伙说什么没事的,我有办法解决的时候,她心底莫名的窜出了一股火。

    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罢休!

    一定要让她心生动摇不可吗?

    她低垂着头,眼底的深处情绪翻涌,藏在桌子下的手太过用力而指尖泛着白。

    此时,李老和葛义两个人还在继续刚才的话题。

    “那……那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多的货?”葛义已经被那些消息给弄懵了。

    李老看着他震惊万分的样子,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冰冷,“是啊,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为什么他要那么多的货?难道这点你没想过吗?”

    “我……”葛义愣了愣。

    这个需要他想吗?

    两方只是买交易而已,至于东西流向哪里他怎么可能会去多嘴打听。

    李老看到他怔愣的样子,很是气恼地连连拍桌,“你这是把我们所有人带入了绝境知不知道!”

    众人在看到这一场景,也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葛爷,你连对方的意图都不明朗就敢接活,这也太大胆了吧。”

    “是啊葛爷,对方的来路你都不清,就拉着我们这么一票人,这万一是个局,我们岂不是就死了。”

    “好好的一晚上真是浪费了。”

    众人对于葛义这样鲁莽的做事都有了些许的微词。

    站在那里的葛义没想到,自己虽谈不上好心,但好歹也是给他们分了一杯羹,怎么最后还沦落到了这种境地。

    还有这个李老,就算他没有查清底细,也不应该在所有人面前训斥自己吧。

    葛义心头愤怒不已,但却也不敢当面和李老顶撞。

    可葛义不敢,不代表某人不敢啊。

    她已经让霍珩的处境变成了这样,要是再搞砸了自己的任务,那就彻底对不起他的牺牲了。

    聂然将情绪压了下去,神色淡淡,嘴角依旧保持着那抹讥讽地冷笑,“李老这么说也太过了吧,霍珩再怎么被架空,也是霍家的人,他为霍家做事难道不应该?”

    李老那双经过时间和岁月沉淀下来的锐眼唰的一下定格在她的身上,“那你觉得他是为了霍家做事吗?一个连自己哥哥都能杀的人,会那么乖乖听从家族的指令吗?”

    聂然却并不为怵,在前世她杀的可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李老这种她早就已经见惯了。

    “可你说了他现在被架空了,没有了实权的他只怕不得不听家族的指令了。”她倚靠在那里,微微仰着头,神色淡定如初。

    以她现在的身份对李老这样的态度,显然是十分不敬的。

    李老那双唇抿得紧紧的,语气里也很是冷,“不得不和心甘情愿是两回事,被迫降服的孤狼只会等待时机反咬别人,而不会一直听人摆布。”

    聂然看到李老那双浑浊但却精烁的眼眸,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好一匹孤狼。

    用狼来形容霍珩倒是挺恰当。

    “那李老怎么能这么肯定他是被迫降服,而不是真的彻底被打压得爬不起来呢?一个能短短被人两个月就能拿走自己的位置,这人应该也不会有多大的能耐才是,李老怎么会这么看得起他,认为他还有崛起之日呢?”

    论嘴皮子她聂然输过谁,果然李老被她的话给噎得不知如何还嘴,“你!”

    众人看到李老那副气恼不已的样子,心里都有些打突突了起来。

    这个聂然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居然连李老这种等级的人物也敢得罪。

    她不会是以为自己得到葛爷的喜欢,所以就敢乱来了吧。

    难道她没发觉就是葛爷在李老面前都只有低头回话的份吗?!

    一群人正看戏似地看着她时,就听到门开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叩叩叩——”

    很快门外就响起了一名手下的声音,“葛爷,霍总到了。”

    包厢内瞬间更加沉默了起来。

    聂然面上依然一派淡定,但心里却不禁深深叹息了一声。

    他到底还是来了!

    葛义思索了片刻,说道:“李老,霍总既然到了,不妨我们听听他的说辞比较好,说不定就如同聂然说的那样,他就是为霍家做事那么简单。”

    李老还沉浸在聂然刚才那番话里,气得还没回过神。

    葛义以为他是默认了,于是急忙走出去亲自把霍珩给接了进来,脸上带着笑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啊霍总,这么晚了还让您过来一趟。”

    霍珩坐在轮椅上,被阿豹推进了包厢内,他嘴角带着笑意,深邃的眼底带着一派温和,和当时在仓库里的样子截然不同。

    “没关系,只要合作能够完成,我不介意的。”

    葛义看到他的样子,心里渐渐也开始没有了底,只是脸上还是那副乐呵呵地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李老。”

    葛爷看到对方的年龄已是爷爷辈了,笑着主动伸手道:“李老,您好。”

    他用的是敬语,那姿态完全是晚辈的模样。

    在众人面前,李老也不好太过为难,也伸手和他一握,“霍总,久仰大名。”

    葛义随后继续替霍珩介绍道:“这位是郑老板,钱老板,以及周老板和林老板。”

    霍珩对他们自然不会像对李老那样尊敬了,他淡淡一笑地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各位好。”

    那群人也纷纷点头,回答道:“霍总好。”

    趁着所有人重新入座时,霍珩像是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对面的聂然。

    只见她低垂着眉眼,像是没有注意到他一样,自顾自地坐在那里。

    但霍珩感觉聂然似乎是故意不想看他。

    为什么呢?

    他好像没做错什么吧?

    这小妮子是怎么了?

    霍珩微微地皱了皱眉。

    “霍总这次来听说是要长期和我们合作?”就在这时候,旁边的李老却率先出声。

    霍珩注意力还在聂然的身上,但视线已经转移到了李老的身上,他笑得温润如玉,在灯光下衬得更是五官立体,“是的,葛爷的货我很满意,也合作了一次非常的愉快,所以打算长期合作,借此葛爷提议要做一条长期的合作渠道。”

    李老坐在那里,板着脸严肃地问道:“那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选择我们吗?据我所知,你好像从来没有插手过z市这条线吧。”

    霍珩很自然地点头,回答:“的确,我从来没有插手过z市,这次的插手其实也并非是我的主意,而是我弟弟霍褚的意见。原本应该是他来做这条线的,只不过海外公司有很重要的合作洽谈需要他亲自去,为此我才替他来的。”

    李老紧锁起了眉头,“你说什么?你是替霍褚来的?”

    葛义也很是惊讶地看着他。

    当初的时候双方并没有见过面,只不过是浅浅地交谈了几番,后来霍珩主动来见面之后,他就自动的认为当初是霍珩和他在电话里交谈。

    可结果……

    原来和他交谈的并不是霍珩,而是霍褚。

    “是啊,需要我给霍褚打个电话吗?”霍珩说完就要掏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给霍褚。

    李老连忙阻止,“这倒不用。”

    实则心里却很是奇怪,他们两兄弟根本就水火不容,怎么又会好到霍珩来替霍褚谈合作呢?

    不会是霍珩的阴谋吧?

    李老好歹当年也是摸爬滚打了很多年才走上今天这个位置,那些斗争的事情他也不是没有参与过,他小心谨慎地道:“只是我们很好奇,霍氏要那么多的军火干什么?”

    “这个好像不在我们相关合约之中吧?”霍珩依旧笑容翩翩,只是话里却不再那么的恭敬了。

    李老也知道自己这话不该问,但这合作关系到整个z市接下来的局面,他不得不这样问。

    “的确不在合约之中,只是因为如此大的量,实在是让我们担心。”

    霍珩眉眼沉了沉,侧脸的线条绷紧,“李老要是不相信我,大可以不参加这次的合作,我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各位必须要和霍氏合作,本来霍褚也只是找葛爷合作而已,并没有牵涉到各位。”

    他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大家一下子呆住了。

    霍珩的神色凌然,“葛爷,既然渠道这块不能合作,那我就等你的货好了,希望你能尽快把货调过来,价格比原来的再加一成,毕竟是霍褚第一次做,父亲对他抱着很大的希望。只不过接下来的洽谈会由他亲自和你谈,我也只是代替他出席这一次的合作而已。”

    葛义听到霍珩只是暂时出面,心里的疑虑顿时打消了不少。

    李老刚才也说了,霍珩被架空,霍褚现在正当头,让他和自己合作,相信很快z市就会是他的天下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尽快调货过来好了,只是这次的渠道合作没有成功,真是让人遗憾。”

    他故意装作一副很遗憾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借此聂然看着桌上其余的那些人,径直笑了起来,“葛爷这有什么关系,都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反正咱们该做的也都做了,仁至义尽了。”

    霍珩说完之后也就不再继续逗留了,“既然事情已经说完了,那我就先走了。”

    李老被他这样急转而下的态度给打得措手不及,一瞬间也分不清他的用意,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我送您吧。”葛义急忙上前作势要送他离开。

    眼看着他就要离开,忽然桌子上一个人喊了一声,“等一下!”

    ------题外话------

    月底啦啦啦啦,大家快点乖乖哒~么么么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