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63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pps:当然我知道你们也要开学了,一个个比我估计都忙~唉~

    ps:这几天蠢夏字数一直在五千,差不多再等几天吧,就开始多了,因为这几天蠢夏一直都有事~!

    好吧,是我错了,我估算错误,以为今天可以给出全部答案的,结果并没有……哈哈哈,看了今天的,一定要看明天,蠢夏保证,保证,保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题外话------

    随着灯光熄灭的那一瞬间,一抹黑色的身影悄然无声的从拳场内离开,朝着茫茫夜色中奔去。

    秋风瑟瑟,月色朦胧。

    是夜,凉入水。

    聂然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固定的时间点吹灭了屋里的灯光。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的逝去,窗外的天色慢慢的黑了起来。

    慢慢地,火舌舔舐了纸张,接着很快将它全部吞噬在了火光之中,直至燃为灰烬。

    她看着那张纸上的字,在确定无误后,她用打火机将纸的一角给点着。

    这个霍珩,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搞定这名跟在葛义身边有些年头的家庭医生的?

    聂然想了想,觉得这件事如果不是葛义做的话,那么只能说明陈医生已经被霍珩给收买或者是威胁了。

    应该不会,葛义最近天天忙着联系人,根本没时间顾及到自己,就连拳场他现在都很少出现,又怎么可能写纸条。

    难道说葛义借机还想试探自己一番?

    他不是葛义的人吗?

    霍珩的纸条怎么会由陈医生传进来?

    不对!

    聂然幡然醒悟,这是霍珩留下的字!

    商场?

    今晚,商场门口见。

    她拿起那张纸,打开,发现上面写了一行小字。

    聂然眉头轻轻皱起,觉得那名陈医生并不像是那么容易丢三落四的人。

    不过这一次,他在离开时不小心将一张纸掉在了她的枕边。

    又到傍晚时间,那名陈医生一如往常一般替她检查伤口,确定她没问题后便再一次地离开了。

    她觉得也该是时候趁晚上出去一趟,就连不知道霍珩的手机号,可李宗勇的号码她还记得。

    在屋内休息了大约又休息了两天,喝水一般的吃着那些补品,她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了不少。

    聂然顿时清醒了过来,开始努力地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出去见霍珩一面,无奈身体太过虚弱,加上刚才又一番折腾,很快她就重新再次睡了过去。

    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干什么!

    她现在不是应该在想如何和霍珩接头吗?

    该死的,她在想什么,什么见鬼的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

    永远都那么的及时,甚至……不离不弃……

    无论何时何地。

    而相反,她受伤了,霍珩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无论是当时在部队里、海岛上,还是这次在酒店里。

    在这一刻,聂然才发现,对于霍珩的一切她好像全然不知。

    地址?她也不清楚霍珩所住的酒店。

    电话?她并不知道霍珩的手机号码。

    问题是,她要怎么和霍珩联系呢?

    要么霍珩安全撤离,要么就是他们中断任务,这其中必须要选择一个。

    只有联系到霍珩才能继续将这个任务做下去。

    她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联系道霍珩,这是重中之重!

    聂然看着他们两个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并没有将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这其中要有多棘手,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

    可霍珩的身份根本不容许他们去抓。

    汪司铭他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葛义身后的那个买家,并且抓获。

    更何况这其中还牵扯到了霍珩。

    他们两个连和葛义正面对话的机会都没有,怎么成他的左膀右臂?!

    由他们来做?

    接下来的事情他们看着办?

    躺在床上的聂然听到他们的话,在黑暗中沉默地冷笑了一声。

    “对,接下来的事情有我们来,你就好好静养吧。”杨树也点头赞同地道。

    汪司铭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听到她说要休息,鉴于她现在还在病中,也不好多说什么,最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你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会看着办的,你不要太担心。”

    说完就催促他们离开。

    被打断思绪的聂然抬头,凉凉地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干这行有什么是不危险的吗?行了,我要休息了,你们快出去吧。”

    正当她沉浸自己的思绪里时,汪司铭这时候带着些许的愤怒问道:“你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呵,这个意料之外的事情,她或许应该抽个空去找霍珩聊聊才行。

    意料之外……

    可惜啊,最后没想到出现了如此意料之外的事情,打得他措手不及。

    一箭双雕,多好的想法。

    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葛义当时的计划里并没有把所有的货都换掉,只是换了一小部分,这样一可以继续交易,二还能成功抹去那三成的利益。

    只不过她的介入太过犀利和葛义的想法背道而驰,所以会有这样的动作并不奇怪。

    而那批货就是最好的切入点。

    她喜欢找机会主动出击,并且以最为恰当不过的理由强势插入其中,让葛义没办法逃脱掉。

    她不是芊夜,不是那种为了让葛义相信自己,可以一直等下去的人。

    而她也顺势而为,每天就如他所愿的提前过着老年人的日子,但暗中她还是在找机会找时间出手。

    别人看她每天在拳场里吃了睡睡了吃,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但其实葛义是故意将她放任为之,想要暗地里一点点的打量她。

    就连那所谓的提货也没有了动静。

    自从那应答完了那三成后,葛义根本不让她接手那笔生意,每天只能在拳场里吃了睡睡了吃。

    因为她发现葛义许诺给自己的那所谓的三成,那都是空口白话而已。

    那天她之所以那天一直被唐雷虎调戏不吭声,为的就是可以光明正地找一个借口插入这件事情中。

    聂然点头,“是啊,从唐雷虎一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计划好的。”

    “你早就知道了?”汪司铭惊讶地问。

    聂然轻笑了一声,“没事的,这种状况我早已料想到了。”

    汪司铭点了点头,随即对聂然叮嘱道:“他应该还没有完全信任你,你千万要小心。”

    这时候杨树也听出了一些话外音,反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葛义这是故意的?他在考验聂然?”

    其实当初安远道应该把他派出来才对,这么好的苗子,多参加几次卧底,假以时日就算成不了像霍珩这样的人,也必定能成为部队里的“尖刀”。

    这个汪司铭不愧是一班的尖子,对人物的分析精准有理,不过就听她这么说了两句话就能看出来这次提货有问题,甚至还怀疑葛义的动机。

    他有理有据的一番分析倒是让聂然不禁抬头若有思索地看了他一眼。

    但汪司铭对此却不这样认为,“这不可能是意外!葛义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验货这一关不可能会忽视,更何况这次他并不参与,应该更加小心谨慎才对,怎么可能会出错。”

    “那只是个意外而已。”

    “你这是受了一点伤吗?看看你的脸色,白的像个鬼一样!”杨树忍不住低声怒斥。

    她说的很是简单明了,可汪司铭和杨树却听得脸色沉了又沉。

    “唐雷虎的货是假的,对方以为我们是设局,所以开枪想要射杀我们,赵力没躲过去直接死了,我勉强躲开,但还是受了点伤。”

    聂然对于他的告状行为很不齿,可为了不想再出意外,只能如实告知。

    很显然这个他,不是别人,而是季正虎!

    “聂然,你再不说我只能告诉他了。”汪司铭声音发沉,言语中似有警告的意味。

    “做交易受伤也是很正常的。”聂然躺在床上,刚才起来的太猛,好像牵扯到了伤口,让她觉得一阵的疼。

    站在一侧的汪司铭比起杨树更为冷静一些,“你不是去做交易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聂然重新躺回了床上,避开了他的手,“受伤而已,又不是死了。”

    不过是尽人事,并未是有情意在其中。

    聂然向来不喜别人靠近,对于杨树她也只是为了当初林淮的一句话才对他特别关照了几分而已。

    “好好的怎么会受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杨树按捺了那么多天,早已经急得心里火烧火燎了,一把直接上前想要仔细看个究竟。

    只是他们两个并不回答,一心都在她的受伤。

    葛义如果发现他们两个跑到她的房间里,该怎么想!

    就算不要命也不应该拖着她!

    拳手是没有资格上楼的,只因为二楼是葛义的办公室,特别是有了芊夜这件事后,他明令禁止拳手上楼,然而他们竟然趁着晚上敢上楼,这是不要命了吗?!

    聂然在听到两个熟悉的声音后,手微微一顿,压低了声音道:“你们两个搞什么?居然这个时候上来。”

    杨树?

    “还有我!”

    汪司铭?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反应敏捷的往后退去,连忙开口道:“是我!”

    突然间,她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一跃而起,一把带着寒光的薄刃在黑暗中飞快闪现。

    一步……两步……三步……

    表面上却还是保持着绵长的呼吸,装作依旧在熟睡的样子,静静地等待着那两个人的靠近。

    聂然的脑子飞快的盘算着。

    不可能啊,葛义没道理会派人来暗杀自己才对。

    是葛义派来的暗杀自己的?

    聂然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有两个一前一后的脚步声。

    没一会儿,门就开了。

    枪支虽好,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刀更适合,而且还不容易打草惊蛇。

    聂然倏地惊醒了过来,但她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将手轻轻地移动到了枕头下面,那里有一把刀,是她从住进来开始就一直放在枕头下的。

    在这寂静的环境里,这声音实在是太过突兀。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细小的声音。

    聂然躺在床上安静地熟睡之中。

    没有开灯的屋内,一室黑暗。

    窗外的天空已经渐渐黑沉了下来。

    聂然躺在床上,经历了第一次的输血,身体还没缓过来,就又脖子被子弹擦伤,造成大量的出血,她现在的身体处于极大的虚弱中,必须要好好休息才可以。

    傍晚时分,那名陈医生给她做了一番检查后,确定她没什么事情便离开了。

    就连拳场也关了好几天,一是怕打扰她休息,二是他现在根本没心情去看什么见鬼的拳赛。

    少了赵力,现在她又倒了下来,葛义必定焦头烂额极了。

    现在的他一定非常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为他做事。

    聂然知道,自己那天在临回来之前对他说的话起了作用了。

    一连几天她都躺在床上休息,葛义更是不断如流水一般送各种补品和膳食送进她的房间,每天医生都会来准点给她检查身体,享受着各种待遇。

    这一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惊动楼上的聂然。

    汪司铭也随后往回走去,但在离开时终究还是不舍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才离开。

    杨树眉头紧锁,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扭过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不会有事的。”汪司铭看出他的担心,也知道他是聂然一手调教出来的,聂然在他心中的重量不可低估,于是轻声地道:“但是你现在上去,出事的就是你!她受了伤没办法护你了,别再给她添麻烦了。”

    只是,聂然现在伤的那么重,他又实在担心不已。

    杨树纠结了片刻,这次出来季正虎和他说过,一切指挥都要听从汪司铭的安排。

    “我说了,回去!”黑暗中汪司铭的眼睛幽亮而又沉冷。

    杨树抬头看了一眼三楼的方向,压低的声音中满是焦躁不安,“她受伤了。”

    “回去。”汪司铭将他拽到角落里,低声对他命令道。

    但还好这几天汪司铭和他之间的相处多少了解些他,及时在他上楼之前将人提前截住。

    他虽然在聂然的调教下成功进入了预备部队,但并没有像严怀宇他们一样经受过系统的训练,对于卧底的一些基础的东西都不太了解。

    当天晚上杨树趁着众人睡下,就想上楼去找聂然。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事情?

    以她的能力不可能会受这么重的伤才对啊!

    整个下午他们两个人看上去像平常一样,但两个人心里却异常的沉重。

    坐在那里一直一言不发的汪司铭和杨树两个人一言不发,就这么吃完了一顿饭。

    那群人说了几句就重新埋头吃饭了起来。

    但碍于聂姐的性子,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就怕有哪个多嘴的传小话传到聂姐的耳朵里,到时候不死也要脱层皮。

    在看到聂然意外受伤后,所有人都没有心情吃午餐了,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往楼上看去,并且还时不时的小声讨论着。

    “好像是啊,力哥呢?他怎么不见了?他不是一直都跟着聂姐的吗?”

    “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我看力哥也不在的样子。”

    另外的拳手摇头不解地道:“不知道啊,看上去受了很重的伤,昨天出门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回事?聂姐怎么成这样了?”一个拳手很是好奇地问道。

    他重新坐在了椅子上,但低垂的眼里却满是担忧。

    杨树这才清醒过来,好在周围那群拳手们的注意力都在不远处的聂然身上,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常。

    幸好汪司铭眼明手快的压制住了他,用眼神暗暗警告他。

    只是杨树在看到聂然成这个样子,惊得竟要从椅子上站起来。

    但很快汪司铭就恢复过来,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能做的太过明显,否则很容易被人发现。

    特别是汪司铭和杨树两个人。

    他们很是惊讶。

    回拳场的时候是中午时候,拳手们都在吃饭,他们一看到聂然脸色苍白的被一个手下搀扶着往三楼走去,脖子上还包着纱布,星星点点的血迹从白色的纱布里透出来。

    在聂然的坚持下最终还是回到了拳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