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58 全都死光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霍珩靠在车座内,闭上了眼。

    “嗯。”

    坐在副驾驶的阿豹挂了电话后,恭敬地回答道:“是的,那边的人说已经全部解决了。”

    “那边的事情办好了?”路灯快速地从车窗外掠过,幽暗的车内明明灭灭间闪现出一张霍珩那张深邃的脸庞。

    就在他们在前后忙碌不已的时候,高速路上有几辆车正往返于市内。

    赵力接收到命令之后,连忙开始着手布置了起来。

    “马上安插我们的人,尽快接手。”葛义冷声地下着命令道。

    虽然不知道是谁出的手,但是既然没有被动过,那么……

    “没有,仓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赵力如实地回答道。

    “怎么会这样?”葛义不明白唐雷虎那边怎么会突然间遇到了这一袭击,“那仓库里的东西呢,有没有被动过?”他连忙问道。

    赵力看着周围的环境,点头道:“是,一地的尸体,就连仓库这里也都是尸体。”

    坐在办公室里的葛义听到这个消息,当场站了起来,“死光了?”

    “葛爷,我们到达唐雷虎这边的地点后发现人都……都死光了!”赵力想不出答案,只能立刻打电话将这一事情告知给了葛义。

    谁会和唐雷虎有那么大的仇恨,居然会把所有人的全部杀死?

    会是谁杀的呢?

    不可能啊,聂然回去之后一直都在葛爷的身边,根本没离开半步。

    难道是聂然又跑过来把人给杀了?

    怎么会人都死光了?

    怎么会这样?

    “什么?死光了?这怎么可能!”赵力顿时冲了进去,发现里面横尸遍野,白色的墙面上都是飞溅的血液,看上去恐怖极了。

    屋内的一名手下回答道:“这……这人都死光了。”

    赵力站在门外,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正想问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力哥!”

    赵力听到屋内的人不解的声音,禁不住有些奇怪了起来。

    “这怎么回事?”

    “天啊!”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屋内并没有传来激烈的枪声,反而是那群手下的疑惑和惊呼声。

    心里打着小九九的赵力躲在门外,等着里面传来激烈的枪声。

    只有赵力走在最后面,他就怕到时候一场恶战把自己给搭进去,所以躲在了最后面,到时候就算是跑也来得及。

    “知道了。”众人一个点头后,就往目标的屋子里冲了进去。

    赵力从车内走下来,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对着周围的人说道:“进去之后所有人都要全部解决,一个都不能留下,知道了吗?”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车程后,车子很快就到达了唐雷虎的老巢。

    夜色越发的浓烈了起来。

    唐雷虎的地盘在东面,路程上需要花上三四个小时,几辆小型货车载着三十多个人就这样飞驰在了高速路上。

    赵力快速地下了楼,召集了所有的兄弟们坐着车朝着唐雷虎的老巢而去。

    “明白。”

    他刚要往外走去时,就听到葛义不放心地道:“记住,一定要越快越好。”

    松了一口气的赵力立刻点头,“是,我马上派人去。”

    白担心了一场。

    结果没想到葛爷叫自己上来根本不是为了那件事。

    为此还好一阵担心。

    还想着以聂然的能力和自己的能力,估计葛爷是打算要抛弃自己了。

    他还以为聂然告了自己一状呢。

    赵力一愣,原来不是关于那件事啊。

    而在二楼葛义的办公室内,赵力刚一走进去,还没来得及打好腹稿为自己辩解几句,就听到葛义对他命令道:“立刻派人去接手唐雷虎在东面的势力,趁着事情还没有散出去,我们必须要全盘接手,否则就为别人做嫁衣了。”

    说完聂然就转身上了三楼去休息了。

    “好好休息,受了伤就养几天吧。”

    “你说你那天也这么乖的从了我,也不至于会被我打成这样啊。”聂然像是心疼了一样地端详了一下他肩膀上被自己用皮带抽出了一道道的血印子,那带着歧义的话让其他人一阵浮想翩连,但碍于聂然向来行事乖张,脾气也阴晴不定,所以他们自动将这些话归为聂然一时变相的威胁。

    “是。”

    聂然看上去像是很满意他的回答,松开了手,“女朋友这种东西,你要是拳打得好,葛爷能让你天天换女伴,何必呢,为了一个女朋友把自己的小命都丢了,还差点被我打死,这可不值得。”

    “是。”2号恭敬地应了一声。

    聂然的五指还在继续地用力,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情面,她带着残忍地笑意说道:“这个是让你记住,以后乖一点,听到了吗?”

    一定很疼吧!

    聂姐的手可从来不留情。

    周围的人看在眼里,都默默地同情着2号的遭遇。

    实际上,她却是一手正好扣住了2号肩膀上的伤口,五指才猛地一个用力,2号的身体顿时绷紧了起来。

    但那也只是像而已。

    果然,聂然缓缓地抬起手,像是很友好地把手搭在了2号的肩膀上。

    总觉得聂然会对2号做些什么。

    经过了刚才那几个人的宣传,那群人早已脑补出了聂然浑身是血恐怖样子,现在再看到她这么一笑,更是心里头发毛。

    “今天的拳赛打的还算不错,带伤还能赢,看来潜力不错啊。”聂然站在2号的面前,笑着说道。

    关于聂然浑身是血的回来这件事已经经过那几个手下传遍了整个拳场里的每一个人。

    她的每一步都在众人的目光中进行。

    聂然传完了话,也不马上离开,而是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慢地走到了2号的身边。

    忙不迭地上了楼。

    赵力看她平安无事地走下来,又听到葛爷找自己,以为是关于刚才在码头仓库的事情,于是立刻放下手边的活儿,“哦哦。”

    聂然从二楼走了下来,对着赵力说道:“葛爷叫你上去。”

    当办公室的门再次开启,楼下所有人的目光又再次凝聚到了她的身上。

    聂然嗯了一声,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葛义对她的态度无可奈何,叹了口气,说道:“行了,累了一天了你去睡吧,顺便把赵力给我叫进来。”

    聂然无奈地耸肩:“那你觉得不好,大不了下次我关上门之后再杀咯。”

    “下次做事还是要小心比较好,今天如果不是霍总把人借给你,你能这么成功的把货拿到手么。”葛义严肃地叮嘱。

    谁让她有这个狂妄的资本呢。

    在她的一番事实论证以及结果表明下,葛义也对她彻底没了辙。

    “你的意思是让我跟着他进房间,然后再杀他?那多麻烦啊,直接杀了不就好了。其实过程真的不重要,重要的结局。现在的结局就是我们不仅货多出来了,而且还把他的地盘划分为了自己的,多好。”

    万一楼下引起了恐慌,让外面唐雷虎的人发现,那接下来要怎么收场!

    这也实在是太过嚣张了!

    葛义被她一噎,停顿了几秒后,又继续道:“可你也不能这么正大光明就杀了他,还把他直接丢下了楼。”

    聂然抬了抬眼,靠在沙发上,问:“那怎么办,我总不能真的陪他睡一觉吧?葛爷,我说过我只卖命。”

    最终他忍不住地叩了叩桌子,“你这次做的实在是太冒险了,如果出现了点差错我都要被搭进去了。”

    说她认真努力的为自己做事吧,可这样子懒懒散散的,就连回答自己都那么应付了事。

    说她不好好做事吧,她直接就把唐雷虎的地盘替自己打下来了。

    葛义看到她那懒散的样子,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样子完全没有走心,对这件事一点都没有上心。

    她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葛义坐在那里,见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之色,也知道自己的样子唬不住她,深吸了一口气道:“霍总和我说,交货时间定在下个星期二,你到时候带着赵力去。”

    她坐在了沙发内,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相比起楼下那两个人的紧张,办公室里的聂然却很是淡定。

    楼下的2号和9号目光紧盯着聂然的背影,直到她进入了办公室内。

    聂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平静地跟着葛义走了进去。

    他那一声喊得有些大声,下面的拳手都听到了,一个个都抬头看着聂然。

    然后,他自己率先先进了办公室。

    没过一会儿,葛义就从门外走了进去,一上楼他就站在包厢外面对着里面的聂然冷声地道:“聂然,你跟我进办公室。”

    一楼的人正在清理打扫,拳手们则坐在拳台上休息着。

    四周的灯光也全部已经亮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下了楼,聂然坐在包厢内并没有下楼,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已经差不多已经清场完毕的拳台。

    葛义连忙说要亲自要送他下去。

    随后他表示自己要离去。

    霍珩温润一笑,“我们是合作伙伴,应该的。”

    葛义似有愧疚地连连摆手,“哎哟,不敢当不敢当啊,要说谢谢也应该是谢谢您才对。”

    “今天的拳赛非常的精彩,谢谢葛爷的招待。”霍珩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到了葛义的面前,说道。

    送走了郑曲,随即霍珩也表示要离开。

    又寒暄了两句后,给了输掉的资金,郑曲就此离开了。

    全程她都一言不发,似乎并不在意他们在说什么。

    郑曲听了他的话,只是笑了笑,有看了一眼站在葛义身后的聂然。

    葛义也顺着他的话并不说明,只是回了一句,“宝贝难寻,得之不易啊。”就此打发了他。

    他的话似有深意,不知道是在说2号还是在说聂然。

    郑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葛爷谦虚了,下次要是再得到这样的宝贝,记得给我也留一个,不要私藏啊。”

    对此葛义哈哈一笑地道:“郑老板太客气了,一时侥幸,一时侥幸而已。”

    他的人财双收似乎是在暗指,葛义拿了他输给唐雷虎的赌资,还将唐雷虎的货和地盘也一并给吞了。

    坐在葛义身边的郑曲看到这一结果后,顿时笑着摇头道:“葛爷今天人财双收,运势实在是太旺了,我愿赌服输,愿赌服输啊!”

    聂然的视线和他一个对视后,便冷漠地掠过,不再看向他。

    站在台上的2号粗喘着气,目光转向了二楼包厢里坐在那里的聂然。

    场下所有人都为此欢呼不已。

    主持人举起了2号的手,表示他是今夜的胜利者。

    一切就此尘埃落定。

    最后一个数字落下,安仔咬牙想要爬起,但才爬到一半就重重地摔了回去。

    “10!”

    随着主持人口中的数字一个个增加,场内的气氛沸腾不已。

    “1……2……3……4……5……7……8……9……”

    安仔趴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不知道是力气已经用尽,还是那一拳打得太过用力,无论怎么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始终使不出劲儿。

    主持人在安仔身边从一喊到十,每喊那一下,拳台下的人就此分为两派,一派希望他快点起来继续打,一派则希望他永远不要再站起来。

    如此缜密的心思,的确够聪明。

    这个2号,知道对方防守,无法找出破绽,就先和对方耗体力,接着用极快的速度将对方打压,再逼得对方出拳,最后趁着那一拳找到弱点,一击即中。

    站在包厢内的聂然看到这番结局后,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

    直到最后他被逼的不得不出拳,结果谁料一拳刚打出去,破绽就被2号发现,一拳直击他的下颚,安仔整个人被打翻在地。

    他本来就是以防守为主,在如此猛烈的攻击下渐渐处于下风。

    但2号似乎也知道对方的想法,这次作为攻击者手法和上次完全大不相同,攻击的姿态和手法上的力道速度全都变了,让安仔处于了被动的状态。

    聂然看得出来,安仔并不傻,上一次的失败让他知道2号喜欢专打对方的弱点,以至于这次的打法完全以防守为主,以攻为辅。

    打斗的热血和赌钱的输赢双向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所有人在最后一场胶着的打斗中几乎疯狂。

    聂然看着拳场上2号和郑曲手下的那个叫安仔的人两个人激烈的打斗,台下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声和呐喊声。

    在场的几个人里除了聂然是真的在看台下的拳赛之外,其他人都各自怀着自己的心思,无心观赛。

    不过是唐雷虎的一次调戏,结果他的江山就被一个女孩儿全部颠覆,化为乌有,甚至连命都栽在了她的手里。

    这倒是越发让她好奇起,这个女孩子的来历。

    他也后来趁着聂然上楼的时候问了葛义她的来历,但葛义却几次都将话打岔了过去,显然不想提及。

    只是……这种气势他从未在一个女孩子身上见过。

    当然,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赢了这一场。

    那模样就如同一个凯旋而归的王者。

    倒不是震惊她身上的血,她刚才掐死唐雷虎并且将他丢下去的手法,他已经见识过一次了,只是他不明白,到底是有着怎么样经历的女孩子可以这样握着枪,无所畏惧地带着一身的血归来。

    从刚才看到她满身是血的就这样走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被震惊到了。

    郑曲不由得多看了聂然几眼。

    就好像聂然就应该坐在那里一样。

    一直坐在旁边的郑曲在看到聂然重新回来后,径直坐在了一张空位,不由得将视线转移到了葛义的身上,却发现他并没有任何不悦的神色。

    葛义皱眉,按捺下心头的疑惑,也重新坐了下来。

    两个人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的交集,难道只是自己的错觉?

    葛义特意留意了一下霍珩和聂然他们之间的气氛,却发现聂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停留在霍珩的身上,而同样的霍珩也直接漠然地被手下推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随后葛义和霍珩两个人也紧跟着回到了包厢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