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40 不是我开的枪!她死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她霍地扭过头,厉声的对着被手下包围的葛义喊道:“全部蹲下!”

    话音一落,“咻”一声,子弹伴随着硝烟味破空而来。

    葛义当下立刻蹲下了身体,子弹就这样从他头顶急速划过,然后“噗”的一声,飞射入了身边的墙面上。

    墙面被打出了一个小小的洞眼。

    聂然抬手就冲着子弹射来的方向就是一枪,随后隐没在二楼的黑暗处发出了一声闷哼声。

    那仅凭借着子弹轨迹方向就能快速判断出对方所在之处,这让单手护着葛义的芊夜看在眼中,眼底中划过闪现一丝波动。

    她一直以为聂然枪法不错,却不曾想她居然这么厉害。

    仅仅就凭借着子弹射击的方向就能判断出对方所在的位置。

    如果是她,或许也同样可以,但她需要的时间一定比聂然长!

    绝对不可能如此的下意识就能抬手对于对法一枪。

    这个人不是新兵选进来的吗?

    为什么一个新兵进预备部队才半年多的时间,竟然可以对枪法练得如此熟稔?

    那把枪在她的手里就好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那人受了伤,在十二点方向,快去解决掉。”聂然对身边的两个葛义的手下命令道。

    那两个手下被她那一声令下以及那凌厉之色所吓住了,竟然忘记了自己是葛义的手下,忙不迭的喊了一声:“是。”

    接着便朝着后门的楼梯一路冲向了二楼。

    而富爷的人因为富爷被挟持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人手下将潜伏在楼上的狙击手给枪杀,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就这样两方僵持着一点点的挪到了后门处,就在葛义被护送出去时,后门口突然几声响起。

    “砰——”

    “砰——砰——”

    葛义被芊夜护着躲闪及时,三颗子弹全部打在了铁门上,火花飞溅,不禁让人心头跳了几跳。

    葛义的手下低声地道:“葛爷,后门也被人包围了,我们出不去了。”

    被聂然用枪顶着的富爷听到那的声音后,顿时冷哼了一声,“葛义,我劝你现在还是放了我,不然一直僵持着,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只会招来警察!”

    “僵持?我有你这么大的护身符在身边,我哪里需要和你的人僵持!”葛义冷笑着一把直接拽过了富爷,带着他往后门走去。

    聂然原不想放手,毕竟筹码在自己手中会安全的很多,可就在她想要抓着富爷的时候,听到身后的严怀宇小声地问道:“马翔,你没事吧?”

    对啊,马翔!

    她怎么把这家伙给忘了!

    聂然环顾了下当下的情势,最终顺势将富爷丢了出去。

    此时马翔脸色苍白,但看得出来他在努力克制自己心里的恐惧,咬牙坚持地道:“我没事。”

    葛义将富爷拽在身前往后门外走去,后门口的人在看到有人出现时正要扣动扳机,但没想到出现的却是自己的老板!

    “富爷?”其中一名手下在看到出来的人后,忍不住惊讶地低呼了一声。

    立刻,门口的那些人全部松开了扳机。

    “不想让你的富爷死,就给我让开路!”葛义抓着富爷后衣领,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威胁的意味十足。

    那群手下看到后,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番。

    正要让路时,葛义手里的富爷却率先冲着那群人大声嚷嚷了起来,“不能让,绝对不能给他让路!”

    “富爷,何必逞这一时之快呢?再僵持下去,你的血经不住这样流啊。”葛义说完看了一眼他还在不停流血的手臂。

    “你……你……”富爷被抓着衣服,又有枪定在脑袋上,根本动弹不得,愤怒不已的他只能涨红的脸,狠狠地瞪着葛义。

    却又知道他说的没错,自己的伤口的确需要马上救治,不然的话到时候就只能流血过多休克而死了。

    “砰——”

    突然,屋内传来了连续不断的枪声。

    原来里面的人见富爷被挟持不见,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所以才决定开枪。

    站在后门口的聂然在他们开枪时候急忙将葛义的手下当做人肉盾抵挡住身前的扫射。

    李骁他们同样也直接卸了身边人的枪支,极为默契的躲在那群手下身后快速的回击并且逃离。

    就在这一片子弹纷飞的硝烟中,聂然却忽然抓住了古琳的手,带着些许认真的神情问:

    “古琳你信不信我?”

    古琳不明白为什么聂然会在这个时间问自己这句话,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回答:“信。”

    聂然微微勾起了唇角,对着她嘱咐道:“好!记得等会儿千万不要站起来!”

    不要站起来?

    什么意思?

    古琳抬头,皱着眉看向聂然那唇畔的一抹笑。

    一时间并没有理解她的话,但下一秒她的脚下却像是被什么绊倒了,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

    她急忙想要去抓聂然的手,可是没想到聂然不仅没有抓住自己,甚至顺势把自己往门内推了一把。

    “啊——!”古琳惊恐地看着眼前的聂然,她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把自己推到了那些枪口之下。

    她望着聂然沉冷而又漠然的神情,心里只觉得一阵阵发冷。

    那可不思议的眼底透露出的只有三个字:为什么?

    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刚才她说的那些话又是为了什么?

    聂然眼睁睁地见她倒在了地上,正巧这时候门口的人手已经全部退了出来,只有古琳摔倒在地上,被暴露在了对方的枪口上。

    “古琳!”聂然在退出时,那冷漠的神情倏地变成了焦急的神情,立刻冲着屋内大喊了一声。

    果然马翔在听到古琳两个字后,猛地回过头,就看到古琳一个人孤零零地倒在了地上。

    那破空的子弹“咻咻咻”的从她身上掠过,带着硝烟和火星子,看的都让人为之心惊。

    “古琳!”马翔当下撇开了严怀宇的手,朝着屋内冲进去。

    被推开的严怀宇一个踉跄后,就想去抓他的手,“马翔!”

    可惜最终还是没来不及抓住他的手,就被人群挤了出去,就这样看着他往里面冲去。

    将古琳推出去的聂然一边往后退,一边等待着马翔的冲入,就在和马翔擦身之际,一把及时扣住他的手腕,然后拖住了他一起躲入了门口的一处角落里。

    “你干什么?我要去救古琳!”马翔想要挣脱开了聂然的手往里面冲去。

    聂然压低了声音冷然地道:“人已经被抓了,你冲进去只是去送死而已!”

    马翔站在角落处着急地低吼地道:“那怎么办,难道就要放弃她吗?”

    “再等等。”聂然冷静地说完后,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几个人的动作,身体紧绷着,手里的枪支更是被她又握紧了几分。

    “等?”马翔不解地问。

    见她没有回答自己后,他也随之顺着聂然的视线望了过去。

    只见地上的古琳趴在地上,富爷的人一步步走了过去,随后直接将她抓了起来。

    古琳被抓着衣领,根本逃脱不开,只是艰难地喊道:“你们干什么,救命!放手!”

    聂然站在那黑暗的隐没处静静地看着后门口通道里那几个人抓着古琳,并没有开枪的意思,随之一口气才松懈了下来。

    紧接着她转过头,透过门外那一群人对着李骁冲着屋内偏了下头,并用眼神示意。

    李骁知道她这是让自己拖延时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她马上推开了眼前葛义的手下,对着里面的人说道:“别伤她!”

    抓着古琳的那名手下听到这句话后,以为抓到了自己的筹码,立刻用枪抵着古琳地太阳穴说道:“把富爷还回来!”

    “你等着!”李骁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葛义的身边走去。

    趁着这个时间,聂然将刚才从那名“肉盾”腰间拿走的枪支递给了马翔。

    “想救她,就开枪杀了那个人。”她语气一片沉冷。

    马翔在看到聂然递给自己的那把黑色的手枪时,下意识地摇头,“我……我不行的,我连枪都没……”

    他的话还没么说完,就被聂然一口打断道:“那你是想眼睁睁的看她去死吗?!”

    “我……”马翔被她这一声呵斥立刻住了口,但手却始终没有举起。

    聂然冷然地看了他一眼,“你刚不是还想冲进去救她吗?难道是在演戏?”

    “当然不是!我只是怕……”

    “怕?怕什么?握枪吗?”聂然冷冷的一笑,“你连死都不怕,你还怕什么握枪。”

    已经陷入极度恐慌之中的马翔站在那里手足无措极了,他能听着枪声没有晕倒已经是极限了,现在还让他开枪,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件事!

    “你的枪法比我好,不是吗?”

    其潜在的意思也就是说,为什么要让他这个有晕枪症的人来开枪?

    那不是在拿古琳的生命开玩笑吗?!

    聂然的视线转移到了门内的古琳身上,时刻注意着那几个人的动作,说道:“我要打他的右眼,但又怕到时候他受到惊吓开枪,所以需要你同时配合我打他的手,直接将他击毙。”

    “可是,我……我……”马翔看着她手里的那把枪,神情无助极了,焦急地道:“那……其他人呢?其他人不能配合你吗?”

    聂然指了指他们两个人的位置,“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其他人一旦有任何动作,子弹就立刻穿过古琳的脑袋!难道你想让她去死吗?!”

    马翔听到她极其严厉的话语后,急忙摇头道:“不,我没有……我……”

    “现在古琳的命在你手上,到底要不要配合我,全在你的一念之间。”聂然将枪再一次地递到了他的面前。

    马翔下意识地摇头,“不,不行……我真的不行……”

    “时间越久,那群人撕票的可能性就越大,你确定要看着古琳死在这里吗?”聂然词语犀利,步步紧逼。

    “我……我……”

    聂然见他眼底带着迟疑的神色,又不露声色地补了一句,“她当初可是为了你来的。”

    果然,马翔在听到那一句话后,身躯一震。

    他像是着了魔似的缓缓抬起手,就在要模枪到枪的那一瞬间,他像是突然清醒了起来,猛地收回了手,一个劲儿的摇头道:“不,不行!我很久没有摸过枪了,我不一定能打中,万一打偏了,射到了古琳的身上,那我……”

    聂然已经被他的反复给彻底磨得失去了耐性,她直接将枪支塞到了马翔的手里,厉声地道:“没有什么万一、不一定,她的命现在就在你的手里,你除了开这一枪之外没有任何的选择!更何况你不开枪她就是个死人,而你开枪,她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存活。所以,放心的开枪吧。”

    马翔低头,视线定格在了怀里的那把枪支上,整个人的状态近乎到了崩溃的状态,“不,不是的……你……你不要逼……逼我……”

    “你也知道我在逼你吗?”聂然勾起一抹若有似无地笑,“是啊,我现在就是在逼你握枪。”

    不然她把古琳推进去的意义何在?

    又让古琳和马翔相处的意义何在?

    她就是想借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去激发他心里作为一个男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的那份义无反顾。

    原先她是打算今天晚上自己私下绑了古琳,然后逼迫马翔朝自己开枪。

    所以才会去超市特意买了口罩。

    结果没想到她还没动手,他们就先提前发难了。

    不过这样也好,更逼真更形象了。

    当然,同样也更危险了。

    聂然站在黑暗的角落处暗暗观察的那群人的举动,发觉他们的情绪越发的焦躁了起来。

    她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倒数五秒,然后同时开枪。”聂然举起手里的枪支,对着身边的马翔下命令道。

    马翔一愣,潜意识地就拒绝,“不,我……不行的我……”

    然而聂然并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低声说道:“五。”

    “不!不行的!”

    “四。”

    “聂然!”

    “三。”

    “富爷呢,你们是不是想拖延时间!再不把富爷交出来,我就开枪了!听到没有!”屋内的那个人不耐烦地嚷了起来。

    马翔在听到那人的话,霍地抬头,下意识地握紧了枪支。

    聂然瞟了身边的马翔一眼,嘴角轻扯。

    “二。”

    不敢开枪?

    呵,现在不是敢了么!

    跨不出那一步,不过是没有一个恰当的时机罢了。

    “一。”

    她的话音才落,身边的马翔咬了咬牙,像是发了狠似的,霍地抬手。

    “砰——”

    “砰——”

    两道枪声同时响起。

    本来马翔开枪是一件值得高兴的是,但……

    诡异的是,两颗子弹同时打在了目标的手上。

    “不是说你打他右眼的吗?!”马翔也同样惊骇了起来。

    聂然猛地回过头,就看到芊夜刚举枪的手真要放了下来。

    “该死!”

    这个芊夜为什么总是在关键时刻插上一脚!

    她忍不住低咒了一声,随即转过头,抬手就对着那个人的右眼开了一枪。

    但她补救的太晚,那个顶着古琳太阳穴的男人在被子弹打中了手腕,几乎是下一秒的时间,受了惊的他不受控制的扣动扳机。

    “砰——”枪声响起。

    子弹伴随着血花飞溅直接射入了古琳的脑袋里。

    古琳顿时倒地,根本连发声都没来得及。

    马翔这下彻底懵了,立刻就想冲了出去,但被聂然及时的阻止。

    外面死了一个,但还有十几个人在,一出去注定是被打成马蜂窝的。

    马翔被抓着,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古琳,震惊地问道:“不是说同时开枪,一个打眼睛,一个打手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不是我开的枪。”聂然目光森冷地再次转过头看向了门外的芊夜。

    “什么?”马翔顿时像是被人掐了脖子,嘴里的词全部卡在了喉咙口。

    不是聂然开的枪?

    那是谁?

    是谁开的枪?!

    一旁的李骁在看到这一意外后,也顾不得身边的葛义了,直接一把揪住富爷抓到了他们的面前,先稳住那群人。

    “谁敢动,我就杀了他!”

    瞬间,那群人不敢随意动弹了起来。

    “所有人,立刻撤退!”李骁对着其他人喊了一声。

    当下,葛义被手下的人护送进了车内。

    聂然趁此机会让马翔将古琳抱了出去,自己则为此替他做掩护。

    两方人马再次对峙了起来。

    而站在门外的严怀宇他们在看到古琳的那一枪时,都已经傻了眼。

    此时此刻他们看到古琳满头是血的倒在马翔的怀里,全部集体跑上前去。

    “古琳?古琳?!”

    “古琳你醒醒,你醒醒!”

    “古琳你听得到我们说话吗?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啊!”

    几个人来回不断地叫着她,可惜古琳无法给他们任何的回应,依然紧闭着双眼。

    在场的只有乔维还算冷静,他将食指放在了古琳的鼻子下方探了探。

    “怎么样,她……”严怀宇抓着他的手,满脸紧张地问道。

    乔维神色凝重,最终摇了摇头,说道:“没救了。”

    马翔脚下一软,但因为抱着古琳,所以硬是挺着不让自己倒下。

    “不,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的!”何佳玉看到满头是血的古琳,下意识的摇头,“她怎么可能会死,不可能的!她……她……”

    “别在这里耽搁,马上上车送医院!”这时,从门外已经走出来的聂然径直将葛义的车门给拉开,对着里面的人说道:“我要送人去医院,让出一辆车出来。”

    她这话不是在请求,而是陈述。

    这次古琳变成这样她是有责任的,如果不是她将古琳推出去,古琳不会这样。

    “你们和小七一起去医院吧。”葛义在看到马翔怀里的女孩子后,笑着点头应了下来。

    葛义能从她的语气里听得出来,自己如果说一个不字,她能立刻马上就对着自己开一枪,不带任何犹豫。

    甚至可以站队到富爷那边,将自己的手下全部解决干净彻底。

    只为了那个女孩子。

    “多谢。”聂然点了点头,接着让他们所有人全部上车。

    因为古琳伤势太重不能等人,于是司机立刻踩着油门一路朝着医院开去。

    一路上,车内气氛沉闷的厉害。

    芊夜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地坐在前排,右手垂在一侧,完全不能动弹,手臂上的血液已经凝固了起来。

    聂然坐在后排,让那群人尽量护着古琳不要受到颠簸。

    对于芊夜,她无视的一干二净。

    因为这车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司机是葛义的人。

    她不能暴露芊夜的身份。

    否则整个车子里的人就全部都要死!

    她只能忍着!

    可每忍一下,她的手就握紧一分。

    ------题外话------

    古琳妹子被子弹打中了,肿么破?在线等,挺捉急的~!

    咳咳……我们可怜的古琳小妹子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