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34 不长眼的东西,欠教训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在和马翔谈成之后,他们几个人鉴于马翔母亲还在病中需要休息,也就不再多多打扰,回去了。

    在回酒店的路上何佳玉一脸苦恼和纠结地问道:“然姐,z市这么大,你要怎么找马翔的表哥啊?”

    她觉得在一个城市找一个人无疑就是在大海捞针一样。

    更重要的是,他们昨天才来这座城市,对于这座城市根本不熟悉。

    聂然又怎么能在这么陌生的城市里找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人呢,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姐,你不会打算贴寻人启事吧?”大大咧咧的何佳玉这时候脑袋里灵光一闪,诧异地脱口而出问道。

    “……”

    结果得到了众人一致的无语和鄙视。

    “你脑袋里装的都是浆糊吧!”施倩当下直接给了她一记暴栗。

    “啊!我怎么装浆糊了,贴寻人启事也是个方法啊。”被打疼的何佳玉捂着脑袋说道。

    “拜托,别用你那蠢脑子来糟践聂然的行不行。”施倩没好气地道。

    何佳玉立刻反击道:“什么蠢脑子,我这个难道不是个方法吗?”

    “你这种方法只适合你自己。”施倩凉凉地道。

    “你!”何佳玉气结不已。

    一旁的古琳看她们两个人吵闹不休,忍不住站出来做和事老,“我看大家还是别吵了吧,听聂然怎么说吧。”

    严怀宇身体不好,无法加入她们两个人的战场,只能转而对着聂然说道:“小然然,你说吧,需要我们怎么做。”

    此时大家都已经回到了酒店的门口,聂然停下了脚步对着他们说道:“找人这件事不用你们操心,我说过会解决就一定会解决,反而是你们明天早点去马翔家里,今天你们打了那群人,他们是不会那么容易罢休的。”

    说完后,聂然就转身往电梯走去。

    “小然然……”严怀宇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身边的乔维给拽住了。

    “你别缠着她了,聂然既然这样说,肯定自有她的办法,我们就听她的。”

    他是知道聂然的性子的,所以也知道她肯定不会说出自己的想法的。

    于其一再逼问让她不高兴,还不如听她的比较好。

    乔维看着她逐渐离去的背影,神情凝重。

    ……

    第二天一大早,几个人就兵分两路,聂然去找马翔的表哥马强,而其余人则去马翔的家里,以免那些混混们再来骚扰马翔的母亲。

    聂然在酒店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刚一上车,她便直接开口道:“去警察局。”

    “警察局?”司机大叔开门第一单生意,本想来个开门红的,结果一听到这小姑娘要去警察局,顿时笑容僵在了脸上。

    有谁会一大早就去警察局的?!

    “对,警察局,请你快点开车。”聂然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并且催促地道。

    “哦,好。”司机师傅看车后座的聂然那么急,以为是家里有人犯了事,也不敢再继续耽误下去,油门一踩,车里立刻滑入了道路之中。

    聂然坐在车内,看着车窗外不断往后倒去的街景,神色沉然。

    昨天要不是在医院遇到厉川霖,说真的,她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去解决。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天意,大半年不见的人竟然会在z市遇到。

    其实,昨天她之所以不告诉那群人自己的解决办法,倒不是因为不能说,想要保密,而是厉川霖和自己认识的原因牵扯到当初在新兵连的任务执行。

    加上当初李骁和厉川霖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要是被她看出点什么就不好了。

    虽然说那次的任务已经圆满成功,但事关任务还是尽量保密比较,毕竟新兵做任务这件事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问题的。

    车子在道路上飞快的前行,没一会儿就稳稳当当地停在了警察局的门口。

    聂然付了车费后便直接下车走进了大厅内。

    八点三十五分,差不多已经是上班时间了。

    她抬头看了眼警察局大厅内的挂钟。

    “请问这位小姐有什么帮助吗?”身边一名路过的警员看到她站在大厅内一动不动的,不禁停下脚步问道。

    聂然微微一笑地道:“我想问一下,厉川霖是不是在这里上班?”

    那名警员一听到眼前这个女孩子是找厉队时,顿时将手中的文件夹合上,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是,不过……你是哪位?”

    找厉队?

    居然有女孩子一大早上就来找厉队?!

    这简直就是史无前例的事啊。

    要知道他们的厉队从被调派过来开始就一直都是被警队的人称为继空调后的第二大制冷器,警队的那些女警们先前还欢喜的不行,但一和他相处之后,恨不得绕开八丈远。

    因为他根本就是个不解风情的工作狂。

    “我是他的……”聂然说到一半后停顿了几秒,接着道:“是他的朋友,不知道他在不在?”

    那名警员在听到她戛然而止的停顿处后,顿时露出了一个了然地笑容,“原来是朋友啊,在的在的,我带你去找他。”

    “谢谢。”

    聂然立刻跟在了他的身后往警局的办公室走去。

    上了二楼后,那名警员快步就冲着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嚷嚷地道:“厉队,你的女朋友来找你了!”

    那语气里满是挪揄和调侃。

    他的声音又响又亮,瞬间坐在公共办公区的警员们一个个抬头,视线凝聚在了聂然身上。

    在此同时,聂然也被他的这一句话给愣住了,眼眸不悦地微微眯起,冷厉的眼神顿时射向了那名不知死活的警员身上。

    那名警员原本笑嘻嘻的还想拿聂然打趣,结果在看到聂然那神情后,神色一顿,不知为何心头一颤,连忙纠正道:“呃……不是,是女性朋友来找你了。”

    很快,办公室内的厉川霖在闻声过后,走了出来。

    原先他还在想是谁会在这个点过来,走出来一看后,冰冷的神情带着些许的惊愕,“你怎么来了?”

    身边的那名警员在看到厉川霖那般惊讶的神情时,感觉像是嗅到了一种八卦的味道。

    啧啧,姑娘亲自上门,厉队不仅没有惊喜道,反而带着些许的惊讶,有情况,肯定有情况!

    不会是厉队把人吃干抹净不认账了?

    还是说着姑娘已经有了,现在打算找厉队逼他就范?

    就在那名警员在男女主角身上来回转动,期盼着剧情走向时,聂然走过去了!

    来了来了,女主走过去了!

    天啊,这个姑娘不会过去要甩厉队一个耳光吧!

    脑洞已经突破天际的警员站在那里,眼睛死死盯着聂然不放,生怕自己会错过某个精彩的点。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聂然走过去后,并没有他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是严肃地对着厉川霖说:“我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

    厉川霖扫了眼周围一群很是八卦的属下,随后给了他们一个警告的眼神,接着说道:“进办公室说。”

    聂然点了点头,和他一起进了办公室。

    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厉川霖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问道:“什么事?”

    “帮我找一个人。”

    “谁?”厉川霖问。

    “马强,我一个朋友的表哥,他欠了高利贷一大笔钱,就在前几天突然间不见了,以至于放高利贷的那群混混打手全部跑去我朋友家里去逼他们交人。”

    聂然将事情的起因经过简单明了的解释了一番后,厉川霖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她。

    朋友?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其实厉川霖很想说,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多管闲事了,但怕她翻脸,只能婉转了些许。

    但进入聂然耳朵里,总觉得他好像是在损自己,于是她没好气地问道:“你到底帮不帮。”

    帮不帮?

    当然帮了,不帮的话他估计今天这个警察局一定被她闹得人仰马翻不可。

    “我如果说不帮,我怕今天过不安宁了。”

    厉川霖对她说完之后,马上拿起电话,拨了个内线,对着电话线的那短吩咐地道:“现在立刻给我调查一个人,姓名马强,现在欠了赌债,正在逃中。对,没错!尽快把他的资料给我。”

    挂了电话,聂然这才缓和了下态度,道了一声谢。

    “调资料还需要点时间,你坐着等会儿。”厉川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空位置,示意她坐,然后又替她倒了杯水,放在了她的面前。

    趁着在调取资料的这段空闲时间里,他忍不住问起了聂然的一些情况,虽然昨天也粗略的得知她现在在部队,但至于在哪个部队,什么时候归队的,他一无所知。

    “现在在哪个部队受训?”

    聂然把玩着手里的水杯,回答:“预备部队里。”

    预备部队?

    厉川霖禁不住看了她一眼,就知道那姑娘能力不错,果然他当初没看走眼。

    “那地方不错。”厉川霖难得夸了一句,接下来又问道:“方亮呢,他还好吗?”

    “他受训期满了,已经离开部队了。”

    “这样啊。”

    厉川霖向来不擅长交流说话,聂然此时现在心里也有心思,没心情聊天,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儿,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后,那名很是八卦带着一份资料走了进来。

    一进门看到屋内气氛略有些沉重,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按照平时工作的样子,认真地道:“厉队,马强的资料已经全部找到了。资料上面显示,他欠了几十万的赌债一直后被高利贷的追杀,但在几天前那些高利贷的人发现他逃跑之后,就一直四处找他的亲友逼着交人。”

    说着,他就把手中的文件夹递到厉川霖的面前,但在中途被聂然给直接拿了过去。

    那名警员刚想要说这是警队内部资料,外人不能随意翻看的时候,却被厉川霖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站在那里的警员顿时明白了过来。

    他就说嘛,厉队没事干嘛要去调一个赌徒的档案资料,原来是为了这个姑娘啊。

    “有没有他离开z市的记录?”聂然一边认真的翻阅资料,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

    那名警员摇头道:“没有这方面的记录,向来他应该还留在z市。”

    “用路面监控查吧。”聂然在看完那些资料后,终于抬头,对着厉川霖说道。

    厉川霖点了点头,对着那名警员吩咐道:“嗯,去调监控过来。”

    站在对面的警员微微一愣,他还从来没见过除了上司之外,能让厉队这样言听计从的。

    这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还不去?”

    厉川霖见他站在那里不动弹,皱眉地看了他一眼。

    那名警员立即回过神,应声道:“是。”

    很快,马强所住的区域范围所有的监控全部被调了出来,发送到了厉川霖的电脑中。

    厉川霖因为还有工作要做,不能陪同一起查看,于是整整一个上午聂然都在厉川霖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用他的笔记本查看所有的监控设备,但很可惜,花了一个上午,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甚至连马强出现的身影都没有。

    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是中午时分,那名八卦的警员趁着午餐时间敲开厉川霖的办公室门。

    “厉队,马上就要中午了,我们打算订外卖,你看今天要不要多追加一份?”说着眼神就不断地朝着沙发上的聂然瞟去。

    这其中的意味很是明显。

    坐在沙发上的聂然此时头也不抬地继续盯着电脑屏幕道:“不用了,我不饿。”

    谁知,她说完之后,厉川霖却开口嗯了一声,“追加一份。”

    原本想要讪讪离去的那名警员在听到厉队的话后,顿时咧嘴一笑,“好嘞!再追加一份。”

    随即就退了出去。

    “谢了。大半年没见,又让你帮忙还要让你搭一顿饭。”聂然冲他一笑。

    “盒饭而已。”厉川霖说完后又继续低头开始工作了起来。

    过了二十分钟后,外卖准时送达。

    聂然被厉川霖强制合上电脑拉出去吃饭,理由是:一边看一边吃,对肠胃不好。

    于是聂然只能坐在了一堆警察里头,和他们一起吃起了午餐。

    趁着午餐时间,早就憋了一上午的那些厉队的手下们开始对着聂然大献殷勤了起来。

    “这位美女怎么称呼呀?”其中一位警员笑眯眯地问道。

    聂然一心都扑在监控上,没什么心思和他们交好,丢出了两个字:“聂然。”

    可那群人却依旧自顾自地夸赞道:“好名字,好名字!简单大方,还好记。”

    在一顿各种暴风夸赞过后,另外一名警员小小的出声道:“那个……和我们厉队是怎么认识的呀?”

    此话一出,周围所有人八卦的眼神全部齐刷刷的聚焦在了聂然的身上,满是期冀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结果只听到厉川霖沉冷的声音凭空响起,“是不是我给你们的工作太少。关于上个月在z市的军火交易,你们查出来了吗?”

    事关工作,那群人瞬间没了声响。

    更有几个带着饭盒打算开溜。

    “那个……我们还有事,我们要去忙了,您慢慢吃,慢慢吃啊。”

    一群人就在厉川霖的一句话中,全部做鸟兽散。

    聂然看他们都离开了,也加快了吃饭的速度,没几分钟就又重新钻回了厉川霖的办公室内。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下午厉川霖挤出了点时间和她一起查看监控摄像。

    果然两个人的速度就是比一个人快了很多,到了下午临近下班时间,聂然在这些记录里总算找到了马强的几次身影。

    但随着时间的过去,聂然看到办公室外面已经没有警员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距离下班时间早已过去了一个小时了。

    “今天可能看不完,我明天再来。”聂然知道警察局里的东西是不能私下带出去的,所以只能合上了笔记本,又和厉川霖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

    这一天下来,虽然没有找到马强躲在哪里,但总算查找到了马强的一些身影,她估算过不了两天,肯定就能找到他躲藏的地方。

    聂然拦了辆出租车离开了警察局,往马翔家行驶而已。

    她今天一天都泡在警察局,也不知道何佳玉他们怎么样了。

    车子在兜兜转转了十分钟后,停在了马翔家的不远处,她付了钱徒步走到了马翔家中。

    才走到不远处,就听到院子里面何佳玉呼呼喝喝的声音以及隐约传来的几个男人的哀嚎声。

    聂然推开门,只看到地上躺着三十多个人,每个人都捂着自己的肚子脑袋还有手在地上打滚嚎叫着。

    而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则坐在院子的走廊上纳凉看戏。

    “然姐,你回来啦?”眼尖的何佳玉一看到进门的聂然,瞬间欣喜了起来,就连在走廊上的严怀宇他们也一个个站了起来,

    “吃饭了吗?我们给你留了饭菜。”乔维指着屋内说道。

    “对对对,我们给你留了饭菜,马翔妈妈做饭可好吃了。”何佳玉一脚直接踩在了一混混的肚子上,然后高兴地走到了聂然的身边。

    被踩的混混差点被踩得断了气,嗷的一声,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聂然看了看地上那个可怜的混混,点头道:“好啊,我正饿了。”

    “行,那我去盛饭。”一天没看到聂然的何佳很是愉快的就朝着厨房走去。

    落了单的聂然绕过脚下那横七竖八的混混正打算往屋子里走时,忽然之间一个人从地上暴起。

    聂然心头一凛,身形正想往旁边一闪时,却发现脚的左右两边全是人,就滞了那么半秒,结果被那个人直接扣住了喉骨。

    “别动,都他妈别动!”

    正要进厨房的何佳玉立即跑了过来,“然姐!”

    其他站在走廊上的人也纷纷冲了出来。

    “我没事。”聂然浅笑着,安抚了他们一句。

    在场的人被她一提醒,立刻缓过来。

    是啊,她能有什么事情。

    当初她被海盗顶着枪支都能活下来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一个连刀具枪械都没有的混混打倒。

    她的能力,他们不都已经见识过了么。

    “你最好还是赶紧放了她。”何佳玉站在那里,冷笑地劝道。

    那名混混看她站在那里不敢动弹,只能嘴上逞强,顿时得意地笑了起来,“怎么,怕了?哼!早干什么去了!敢拿我们兄弟当沙袋练手,现在我要你们同样也付出点代价!”

    他的得意洋洋在何佳玉他们看来,此人离死已经不远了。

    拿谁当人质不好,居然拿然姐当人质。

    简直自己在作死。

    那混混头子看这群人一脸沉重的样子,越发的得意起来,踢了踢脚下那些人道:“给我把他们全都绑起来!”

    趴在地上的那群小混混们看到自家大哥有人质在手,当下胆子也大了起来,忍着身上的疼痛,就朝着何佳玉他们那群人逼近。

    “谁敢!”何佳玉举起了拳头,作势挥了几下,“不想死的可以试试看!”

    那群被打怕的小混混们马上都缩了回去,惊恐地喊了一声,“大哥……”

    “怕个屁啊,他们的人在我们手上,我他妈就不信他们敢不顾及自己的伙伴。”那混混头子说完就一脚踹在了旁边那人的屁股上。

    那群人听了大哥的话觉得不错,于是壮着胆子重新冲了过去。

    结果被何佳玉一脚直接踹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撞在了院子里的那棵树上,然后重重地落了下来。

    那混混头子一看,当下就扣紧聂然的喉咙,威吓道:“找死啊!信不信我真的杀了她!”

    被当做人质的聂然冷冷地道:“找死的是你。”

    “你给我闭嘴!有你什么说话的份儿!”已经被逼急的混混头子大声地冲着聂然呵斥道。

    何佳玉看到聂然神色逐渐沉冷了下来,往后退了三步,好心劝道:“我劝你和她说话恭敬点儿,这样死的比较爽快,不受折磨。”

    “你说什……啊——!”

    那混混头子话还没说完,那一阵凄厉的嚎叫似要冲破天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