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32 组团去z市!打群架!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隔天一大早她们就出了部队往市区赶去,部队在山里要到市区需要好长一段时间,几个人又是走又是等车,折腾了许久才踩着点上了火车。

    一路上严怀宇因为身体较虚,在这么热的天气下还走那么久,还是有些累的的,到了车上他就靠在车窗边上休息了起来。

    坐在对面的何佳玉看到后,生怕他在空调下睡着会着凉,随手就从包里面拿出了小小的一条毯子,示意乔维让他给严怀宇披上。

    乔维看到后微微一笑,随后给严怀宇披上。

    坐在她旁边的施倩压低了声音打趣道:“哟,这么贴心啊,怎么以前没见你对我这么体贴。”

    何佳玉眼神略有些心虚,但还是说道:“什么贴心,我本来是想给自己盖得,结果看他那一副虚弱的要死的样子,才勉强给了他。”

    在火车上施倩也不好多逗她,只能就此打住。

    可这样也使得几个人在车上沉默的不像话,久而久之后施倩和何佳玉以及古琳三个人先后都在车上睡了起来。

    乔维看到施倩歪着头靠在椅子上睡觉时安宁的模样,不由得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并且用眼神示意古琳调整一下施倩的脑袋,防止她落枕。

    距离z市一共有五个多小时,乔维和李骁两个人就这样枯坐在那里,帮众人看着行李。

    而一边的聂然看似睡了,对周遭的一切不闻不问,但其实不过是用帽子遮着自己的脸,闭目养神而已,她敏锐的感官依旧对于周围的所有事物完全掌握着。

    不过好在这次的旅途还算是平安,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五个小时后,随着报站员甜美的声音响起,他们的目的地总算是到达了。

    一行人被吵醒后,背着自己的包睡眼惺忪地下了火车,然后直奔酒店。

    李骁为了能和马翔所住的地方离得近点,所以订的酒店距离火车站比较远。

    本来他们几个人的原计划是坐公交车前往的,但先前从部队出来的时候已经来回换了好几辆车了,而且更要命的是他们赶上的是市区的早高峰,没座位不说,还要和一群人挤在那狭窄的通道里。

    简直就像是沙丁鱼罐头似得,挤得人几乎喘不过来气。

    甚至还有人已经和车门紧紧贴在了一起,脸都有些扭曲了。

    偏偏那名售票员就像是瞎了一样,一到站点还嚷嚷着让站头上的人往车里挤一挤。

    为此何佳玉被几个人连踩了好几下,当场就差点和售票员对骂了起来。

    还好李骁即使压制住了,不然肯定就错过那一班的火车。

    经过了一场早高峰后,彻底将所有人的力气全部都消耗光了,对此乔维还笑称以后都不用在部队做什么体能训练,早上挤一次早高峰就权当训练了。

    可玩笑归玩笑,在面对又一次当沙丁鱼罐头的命运时,饶是他们这种专业受练的人还是有些架不住,于是决定找了两辆租车分别前往酒店。

    索性还好,他们遇上了早高峰却避开了晚高峰。

    三点多的市区里车子不算太多,路上还算畅通,两辆出租车没一会儿就到达了他们预定的酒店。

    到达了下榻酒店门口时,何佳玉不由得大大地松了口气,“总算是到了,这坐火车坐汽车怎么比训练还累人。”

    站在酒店门口的聂然向李骁问道:“你订了几个房间?”

    “六间房。”

    聂然皱了皱眉,六间?

    李骁数学没学好?

    他们这次一共来了七个人,她订六间房?!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问,乔维马上接话道:“是我和李骁提前打了招呼,让她帮忙把我和严怀宇放在同一间比较好,我好方便照顾。”

    原来如此。

    聂然还以为李骁会直接订好就结束了,没想到她还特意去问过乔维他们,她倒是想的挺周到。

    施倩和古琳两个人先去了酒店的柜台办了入住的手续,拿到房卡后一人一张全部发放完毕后,几个人就进了电梯。

    在电梯内,严怀宇忍不住地问道:“小然然,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马翔家?”

    “明天。”聂然看着数字显示屏上不断跳跃的数字,简短地回答。

    “为什么?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完全可以马上去啊。”严怀宇皱着眉头,情绪有着些许的激动。

    聂然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那你自己去吧。”

    话音刚落,“叮——”的一声,电梯门被打开了。

    聂然径直走了出去,连个头都没有回。

    这让还留再电梯里的严怀宇不禁愣住了。

    自己去?

    他倒是想自己去,可问题是他去并没有什么用啊,又不能把马翔的病给治好。

    “然姐怎么了,好像不高兴的样子。”天天和聂然同进同出的何佳玉虽没有完全摸清聂然的脾气,但是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点点的。

    就像现在这样说完就走八成是不高兴了。

    “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惹小然然不高兴了?”严怀宇对于她刚才的态度也有些吃惊。

    别看聂然基本上都很随意的样子,但要真生气了,他们还是会害怕的。

    就像当初在岛屿上他们私下答应了岛民的请求,然后被聂然得知后她那一通火发的所有人都懵了。

    此时的乔维解释地道:“我想聂然只是太累了吧,我们也回房间休息吧,都已经五点多了,一天下来也没吃什么东西,回房间订个餐好好睡一觉,明天再去马翔那里。”

    “对对对,乔维说的没错,这一天什么东西都没吃,还要赶路,太累了,我要回去休息。”何佳玉点头附和地道。

    毕竟她对于马翔可没有严怀宇对于马翔那么的兄弟情深,她这次出来只不过是凑个热闹,外加担心严怀宇的身体不行,这才跟过来的。

    “没错,今天这一天颠簸的够累了,还是先休息比较好。”李骁下了决定后,率先从电梯里走了出去回了房。

    有了聂然和李骁的离开,何佳玉和施倩以及古琳也一个两个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

    留下了严怀宇和乔维两个人站在电梯口。

    严怀宇想了想,觉得乔维的话也没错,更重要的是他没本事把马翔给治好,就算现在马上去也没什么用。

    所以最终还是乖乖的回到了房间去休息了。

    而一早进入房间的聂然在倒在床上后,依旧脸色臭臭的。

    没错,事实的确是何佳玉所说的那样,她不高兴了。

    她不高兴自己身后拖拖拉拉带着一票人出来,也不高兴挤早高峰的公交车和为了及时上火车而一路狂奔,把自己折腾的如此的狼狈。

    但最让她不高兴,也最后悔的就是当初自己怎么脑抽的为了严怀宇的一句兄弟就答应下他的请求了。

    如果不是答应了他,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所以,刚才在面对严怀宇的时候她才没那么好的脾气。

    聂然在床上休息缓冲了一会儿后,就进浴室冲了个澡,现在已经入了夏,天气热的像个烤炉,一动就是一身汗。

    她早上跟着那群人又是挤公交,又是赶火车的,早就一身臭汗了。

    洗了个澡舒爽了些许后,又订了一份餐送了上来,吃饱喝足后她便直接睡下了。

    这一天累的就如同乔维说的那样,和训练没两样。

    估计是其他人也被这一天的赶路给折腾累了,并没有人跑过来打扰她的休息。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聂然一觉睡到了自然醒,洗漱穿戴刚完毕,房间门就被敲响了。

    聂然开们后看到所有人都穿戴整齐地站在自己的门口。

    很明显,他们是全部准备好后才来叫醒她的。

    “然姐你怎么醒的那么早啊,原本我们还想着让你多睡会儿,再叫你起床的。”何佳玉在休息了一晚上后,精神头又十足了起来。

    聂然睡了一觉后情绪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淡淡地道:“走吧,吃完早餐我们就去马翔家。”

    一行人就这样去了酒店的三楼吃完了早餐,然后坐车直接一路朝着马翔家的方向而去。

    原本以为坐车直接去可以避免昨天那样的窘境,结果没想到马翔家地处偏僻,出租车到了差不多的地界后就不肯再继续了。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徒步走了进去。

    越走进去他们就越发现,马翔住的地方是一处小村落,那村落看上去很是简陋,而且人烟稀少,地也是坑坑洼洼,没有怎么好好修整过的。

    乔维拿着地图和地址,不停地一遍遍的核对着门牌号码,直到最后的一处最为偏僻的地方,他终于找到!

    “应该就是这儿了。”乔维指着那被藏起来的门牌号说道。

    然而,正当他们敲院子大门的时候,就听到里面突然传来了“哐当——”一声。

    像是陶瓷玻璃被狠狠摔碎时的声音。

    随后就听到一个男人冷笑地道:“我告诉你们,今个儿你们要是不交人,我就砸光你们家所有的东西!”

    “你们敢!”

    门外的严怀宇在听到那一声年轻而又愤怒的低吼时,立刻道:“这是马翔的声音!”

    可是,为什么马翔家里有人会说那种话?

    不好!

    马翔有危险!

    严怀宇当下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直接推开门冲了进去,“马翔!”

    只见院子里二十多个男人打扮的一副流里流气的混混样子,每个人手里拿着棒球棍站在那里。

    而被包围在其中的赫然就是一个多星期未见的马翔!

    站在人群里的马翔在看到严怀宇冲进来的那一刻,顿时傻了眼,“你,你们怎么来了?”

    为首的那个混混头子将棒球棍抗在肩上,嘴里嚼着口香糖,吊儿郎当地走了过来。

    “哟呵,居然找帮手过来?”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严怀宇以及立刻跟进来的乔维两个人,轻蔑地嗤笑了一声,“不过就这两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能有什么能耐,还是赶紧回家喝奶去吧!”

    严怀宇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门口的何佳玉一把踹开了大门,走进去。

    “你眼瞎啊,我们几个不是人啊!”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站在门口还没有进来的李骁和聂然。

    “你们?”那男人先是看了何佳玉一眼,紧接着又看了看门口那几个女孩子,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我看你们这几个小妞儿还是别搀和了,等会儿打起来万一误伤了你们,哥哥们可是很心疼的,还是乖乖站在那里等着,等哥哥们把事情解决了之后,再来陪你们吧。”

    说完后,身后那群小混混们顿时哄笑了起来。

    “没错,没错,长夜漫漫,到时候哥哥们来疼爱你们一番。”

    “你们可要乖乖等着。”

    那些人越说越离谱,眼睛里毫不掩饰的调戏让何佳玉气得面色通红。

    她虽然在部队里大大咧咧,一直和男兵们打闹在一起,可架不住这群混子们如此这般的话语。

    何佳玉咬着牙,拳头握紧,刚要冲上前去,结果身侧的严怀宇比自己快了一步。

    “陪你个大头鬼!”她看见严怀宇冲上去,一拳直接打在了那混混的下巴上。

    “砰——”的一声,下颚的骨头和严怀宇的拳头相撞,发出了好大的一声响声。

    那混混没料到他会突然一拳砸上来,措手不及之下,直接被摔倒在了地上,嘴里的牙齿也被打掉了一颗。

    “大哥!”

    “大哥你没事吧?”

    “大哥,你嘴巴流血了!”

    倒在地上的混混看到从自己嘴里吐出来的牙齿,顿时愤怒不已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个臭小子,竟然敢打我?!”

    严怀宇这时候往后退了几步,身子有意无意地挡在了何佳玉的身前,阴沉地道:“打的就是你!叫你嘴巴不干净,小爷没打得你牙齿掉光,算是给你脸了。”

    身后的何佳玉看到他护着自己,心里不知为何泛起了一阵小小的涟漪。

    “你,你!”那混子捂着自己的嘴,暴怒地对着身后的一群小喽啰道:“你们还站在那里干什么,给我打!狠狠的打!”

    “是!”身后那群人点了点头后,一哄而上。

    可严怀宇毕竟还是个病人,在连续揍了五六个人后,体力渐渐开始有些不支了起来。

    他在解决完一个人后,看到身后的何佳玉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忍不住怒声地道:“喂,你就这么看着?我可是个病患啊!”

    “啊?”懵了许久的何佳玉被他这么一喊,总算回过了神,“哦哦哦,我来帮你!”

    随即便冲进了人群里。

    这段日子她被李骁和聂然合伙一起训练,格斗术早就升了一个台阶。

    对付这群人起来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站在门口的施倩看着他们两个人在那群混混堆里你来我往,配合十足的样子,忍不住笑着道:“我看他们两个倒是配合的挺默契啊,以前在部队里只看到他们两个对打,还没看见过他们一起合作打别人呢。”

    “我们要不要去帮忙啊,对方人那么多,我怕何佳玉他们两个会吃亏。”古琳一脸担忧地看着那人群里的两个人。

    这么多人围攻两个,看上去好危险的样子。

    站在她边上的施倩无谓地挥挥手,“没事的,何佳玉被李骁和聂然训练了那么久,如果连这些人都对付不了的话,那她基本上也没什么脸面见人了。再者说了,要真到了紧要关头,李晓和聂然肯定会出手的,你就放心吧。”

    古琳皱着小脸看了眼正倚靠在门口微笑看戏的聂然,以及笔直站在门口巍然不动的李骁。

    觉得施倩说的也算是有道理。

    要是出问题,她们两个不可能这么悠闲,当下眉头也稍稍松动了些许。

    又过了十分钟后,那二十多个人果真就被严怀宇和何佳玉两个人联手打得全都趴在了地上。

    何佳玉对着你混混头子补了一脚,将他直接踹到了院子门口的那棵大树上。

    那混混头子被打的脸成了猪头,两颗门牙全都被打飞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他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自己被踹疼的胸口,说道:“你们敢这样砸场子,知不知道我大哥是谁!”

    何佳玉鄙夷地道:“就你现在这张猪头脸,你大哥肯定和你一样,也是一头猪!”

    “你,你敢对我们大哥出言不逊!找死!”

    那人作势又要上前,却看到何佳玉重新举起了拳头,威胁道:“找死?你看看现在谁在找死?我警告你,趁我们今天有事要办,赶紧滚,不然小心我拳头不长眼!”

    那群混混们被打的一个个在地上爬不起来,那混混头子看了一眼后,最终只能咬牙道:“行!你有种!你等着,明天老子还会来的!”

    说完后,就带着一群人狼狈不堪地逃了。

    胜利了的何佳玉高兴的吹了个口哨。

    可就在这时候,屋内出现了一个异响。

    马翔刚露出笑容的脸一僵,急忙折返进了屋子。

    “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