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31 他是我兄弟,我要亲自去!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z城这一段会完成你们各种不憋屈,哈哈哈~你们懂的哦~!~期待吧~

    ------题外话------

    何佳玉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品爆发,居然歪打正着的被她猜测到了一些什么,聂然生怕她联想太丰富,真的猜中些什么,急忙赶她去睡觉,准备迎接第二天的到来。

    “有些时间?那他是怎么在一班的?哦!他不会就是因为不会开枪所以才从一班降到六班的吧?!”

    “马翔的病有些时间了,不是像古琳这样去心理医生那里报道个两三次就可以结束的,能不能解决都是个大问题。”聂然为自己倒了杯水,坐在那里一口口慢慢地喝着。

    何佳玉撇了撇嘴,“话是这么说,但是z市也有很多好玩儿的,等马翔这里结束后还是可以去逛逛的。”

    聂然扫了她一眼,“这次是去把马翔找回来,又不是去旅行,有什么好期待的。”

    其实她更期待马翔模枪的反应!

    期待吗?

    “我好期待这次的行程啊。”何佳玉坐在自己的床上,满是兴奋地问道:“然姐,你期待吗?”

    部队离开失市区还是有些距离的,需要早点去才行。

    “你家骁姐定的是早上十点的火车,我们七点就要出发了。”

    何佳玉将东西放了回去,然后对着刚自我夜训结束进门来的聂然问道:“然姐,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出发?”

    施倩冷哼了一声,又重新坐了回去。

    切,分明就是怕严怀宇身体太虚出汗才对!

    何佳玉将她手里的纸巾拿走,说道:“出门多准备准备总是不会的。”

    施倩凑过去看了一眼,看见里面好多日常用的小东西,“我们只是去劝个人,又不是去服侍人,你要带那么多生活用品干什么?”

    何佳玉将自己的床边各种鼓捣着,头也不回地道:“我收拾衣服啊,还有钱包之类的,这么久没出部队了,有种与世隔绝好久的感觉。”

    只有何佳玉在寝室里来来回回的折腾,以至于施倩忍不住抱怨地道:“何佳玉你在寝室里连续转悠了很久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当天晚上寝室里面几个姑娘们都很快的将自己的行李整理了一番。

    “去吧。”

    乔维点点头,笑着指了指病房,“那我回去了,严怀宇那里很多事情还需要我帮忙。”

    “我会随时找你的。”聂然一把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笑着道:“放心,我知道。”

    乔维看她就是不肯说,也不好强求,“好吧,你如果有需要……”

    聂然模棱两可地道:“不知道,我和马翔没怎么聊过天,不知道他到底哪里出现问题,只能说尽力一试。”

    但她常年的警戒早已变成了习惯,让她改变这种习惯实在是太难了。

    聂然知道自己说让古琳去劝马翔这个事情只能骗过何佳玉他们,乔维和李骁肯定是骗不过去的。

    “你对这次有几分把握?”到最后乔维还是忍不住的明里暗里试探道。

    她可不想带一个会拖累自己的病鬼出远门。

    “那就好。”

    乔维指了指手里那几包药说道:“医生说他就是身体有些虚弱,其他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那个药物毒素也基本上已经解了。”

    “医生怎么说?”聂然在看到他手里那些大包小包的药物后,随口问了一句。

    乔维看到聂然后,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她一边想着,一边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而就在这时候和拐角处的乔维正面遇上。

    聂然心里盘算着,这次多带了这么一群人出去,很多本来简单的事情就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拍了拍她的肩膀后,聂然笑着离开,留下了郁闷不已的李骁一人。

    聂然对此颇为无辜地耸肩道:“最近事情太忙,我忘记了,所以拜托你了。”

    这个聂然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李骁一愣,紧接着眸色冷了起来。

    其实李骁是想说等到马翔那边在个马翔治疗的时候,有什么需要就找自己,但让她没料到的是,聂然却笑眯眯地点头道:“那好啊,那你帮我解决一下去z市的火车票以及住宿问题。”

    只能等安抚好了严怀宇后,李骁才趁着走廊里四下无人的时候说道:“你不想说我不强求,但还是那一句话,有需要我随时可以帮忙。”

    李骁和乔维看她保密的样子,也或多或少的知道她不愿意多透露的性子。

    接着便不再多言了。

    聂然看着古琳微微一笑地道:“试试吧。”

    “让古琳劝?你确定她能劝下马翔?”严怀宇有些不确定地看了眼古琳。

    她就算有相同的境况,但是以她那么性子柔弱的模样能劝的下马翔吗?

    古琳劝?

    “什么?”严怀宇在那一瞬间都以为聂然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了!

    聂然朝着古琳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让古琳去劝。”

    他一想到自己能跟着聂然去见马翔,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但很快她就想到了一件事,“那,那你有什么办法治好他吗?”

    严怀宇见聂然让了步,满是欣喜,连忙保证地道:“不妨碍,不妨碍!我发誓,我肯定不妨碍!”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看着严怀宇哀求的样子,过了良久,聂然才说道:“……随便你,但有一点,不要来妨碍我!”

    “我……我……我就是爬我也要爬去!”严怀宇一副绝不商量的样子让聂然半眯了眯眸子,站在得免的严怀宇估计是看到她好像是不悦了,忍不住又说了一句,“马翔是我兄弟,我一定要亲自去!小然然,我真不能放下他。”

    “你自己去?就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要怎么去?”她聂然是被威胁大了么,敢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

    向来和她斗嘴的严怀宇这回也难得附和着她的话,说道:“对,你如果非不让我跟着,我就自己去。”

    可说完之后,她又怕聂然会因此生气,小声嘀咕地补了一句,“然姐你非不让我去的话,大不了我自己去。”

    被这样拿捏住话柄却不知道如何解释的何佳玉最后带着破罐子破摔的意味道:“我……我……反正我就是要跟着去,谁都不能阻止我!”

    聂然睨看了她一眼,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何佳玉立刻愣住了,“呃……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聂然不轻不重的声音响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我没能力保护古琳?”

    “怎么不能了,你看她胆小柔弱的样子,一点反击能力也没有的,人家人贩子不抓她抓谁啊。”

    施倩轻笑地挪揄道:“古琳又不是三岁孩子,还能被人贩子拐了?”

    可是这个机会何佳玉又不想错过,想了又想后,一把揽住了古琳的肩头,说道:“那我保护古琳行不行?这一路上,我要保护古琳,以防她被人贩子给拐走。”

    的确,古琳和马翔之间有共同的话题,她们没有,所以存在的意义也没有古琳来的大。

    聂然的这句话成功的让何佳玉没了声音,“我……”

    “古琳有过晕枪的最初征兆,和马翔可以聊聊。你有吗?”

    何佳玉一听到古琳能跟着聂然去,立马就抗议了起来,“那古琳都去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去?”

    古琳愣愣神,接着道:“没事没事,我这个假期一点事情都没有,我跟你去,跟你去!”

    聂然点头,“嗯,你这次假期如果没事的话,跟我去一次吧。”

    古琳指了指自己,一脸莫名地道:“我?”

    聂然说完后,目光转而移到了某一处,笑着道:“倒是古琳需要和我去一次。”

    这女兵说话向来都这么霸气的吗?

    旁边几个医生被她的话给震得身躯一颤。

    又……又不是杀人?

    聂然看严怀宇乔维以及身边这两个人喋喋不休的话语后,忍不住出声道:“帮什么忙,我是去劝人,又不是去杀人,要你们帮什么!”

    “是啊,我也可以帮忙!”站在门口吵嘴的何佳玉听到李骁的话后,立刻举手。

    这都马上就要离开六班了,还心里惦念着六班的人。

    聂然侧目看了她一眼,李骁这个大家长风范做的也太好了吧。

    “有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帮忙。”

    “嗯。”

    “你说的私事就是要去解决这件事?”一直站在门口没有说过话的李骁这时候走到了聂然的身边,低声地道。

    两个人这下在门口斗起了嘴来。

    “字面意思咯。”施倩耸了耸肩。

    何佳玉听到她这不知为意的话后,激动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啊?!”

    施倩笑着道:“最好是。”

    被她这样一问的何佳玉微怔愣了一下,不自觉地结巴道:“当、当然是了!”

    “你确定是跟着你家然姐吗?”施倩分明捕捉到了她刚才眼底的犹疑和躲闪。

    何佳玉眼底闪烁了几下,然后兴奋地道:“市区有什么好玩儿的,跟着然姐才好玩儿呢。”

    站在她旁边的施倩急忙将她的手扯了下来,道:“你凑什么热闹,人家马翔的事情你那么积极干什么?而且你昨晚上复习的时候还想考试结束后去市区里面逛逛吗?”

    就在这时候,站在不远处的何佳玉举手道:“我、我!我也要去!”

    乔维这时候也补了一句,“还有我。”

    “那我也要去!”严怀宇毫不犹豫地说道。

    聂然点了点头,“嗯。”

    在场的几个人都对聂然好奇不已,除了严怀宇,他一门心思都扑在马翔的事情上,一听到她说要去找马翔,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去马翔家?你说真的?”

    在不知不觉中看聂然的目光都带着些许的探究和打量之色。

    这女兵到底什么情况,居然可以直接越级和营长对话?

    那群人立刻傻了眼。

    还是和营长打招呼?

    他们没听错吧,去马翔家?!

    什么?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齐聚在她的身上。

    但没想到此时聂然却说:“我和营长已经提前打好招呼了,趁着考试结束后有几天假,去马翔家里走一趟。”

    先不提人已经离开了,就光是退出的申请手续都办好了,部队做事向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他始终觉得聂然是在安慰自己。

    可严怀宇却摇了摇头,“你别安慰了我,他都走了那么多天了,就算有办法也没用了。”

    看到他这幅颓然的模样,你染最终还是说道:“马翔的事情你不用再去管了,我有办法解决。”

    聂然是知道严怀宇重情重义的,但没想到他会如此看重这份情谊。

    说到最后,他竟然有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哽咽。

    严怀宇眼眶微红地嚷道:“什么拖累,我哪儿被他拖累了,分明……分明就是……就是我拖累了他才对!”

    乔维看到他那副样子,不由得地解释道:“他怎么是不把你当兄弟呢,他就是因为把你当兄弟,所以不想再拖累你。”

    严怀宇皱着眉头,一脸痛心和难过地低垂着头,“这个家伙……这个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决绝的就走了!简直不把我当兄弟!”

    也就是说他连醒都没醒的时候,马翔就走了!

    昏迷第二天?

    “你昏迷后的第二天他就申请离开了。”

    随后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他像是遭受到了强烈的打击一般,站在那里。

    果然,严怀宇在听到聂然的话后,噌的一下就从床上站了起来,因为用力过猛,还有些虚弱的他不禁晃了晃身体,面色苍白地道:“什么?!他真的走了?他怎么能这样走了!”

    这样不是重新激起严怀宇激动的情绪吗?!

    她怎么能这么直接了断的就告诉严怀宇呢!

    显然对于她这样的做法有些不赞成。

    乔维神色一僵,轻声地提醒道:“聂然!”

    而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聂然突然说道:“对,他走了。”

    他就知道聂然镇得住严怀宇。

    而站在一旁的乔维看到这个状况后,这才松了口气。

    这女兵到底什么来路?

    刚才他们几个男医生扣住他,都能差点被挣脱开来,怎么这个女兵只是说了一句话,这人就立刻安静下来了呢?!

    周围的几个医生看到严怀宇在这个女兵面前如此的听话,都不禁有些诧异了起来。

    严怀宇知道聂然这是不高兴了,于是乖乖松开了手里的钳制,坐在床上连声道:“我……我冷静,我马上冷静,我已经冷静了。”

    她的嘴角依旧含着一抹笑,但是声音里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冷厉。

    顿时她气息微变,就连目光凉下了几分,“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打一针镇定剂睡醒之后,我们再谈。二,马上冷静下来,松开手,不然我不介意直接打晕你。”

    向来不喜欢别人靠近的聂然更别提这样被人扣住了。

    他抓得特别的紧,聂然被他一时不察抓住后,竟无法一下子挣脱开来。

    “小然然,马翔到底怎么了,你和我说实话!”一得到自由的严怀宇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紧紧地抓着聂然的手问道。

    医生们看到严怀宇的确没有再挣扎后,小心地松开了对于他的钳制。

    聂然走到了他的病床前,示意那几个医生松开严怀宇。

    躺在床上的严怀宇在听到声音后,先是一顿,随后眼底迸发出了一抹欣喜,“小然然!”但随即他又想到了那件事,连忙问道:“小然然,他们说马翔走了,是不是真的?是不是!”

    “那就给他注射吧。”此时聂然已经站定在了门口,看到严怀宇那疯狂挣扎的样子,冷声地道。

    一名医生正死死的压制着严怀宇的肩膀,将他压再床上,呵斥道:“你冷静一点,你再这样不听医嘱,我们只能给你强制注射镇定药物了!”

    “你们再扣着我,信不信我打你们!”

    “我要去找教官问清楚,你们快点放开我!”

    “让我出去,快让我出去!马翔不可能走,他绝对不可能走的!你们在骗我,在骗我!”

    一行人都跟着聂然快步朝着医务室的病房走去,才刚走到走廊就听到病房里面传来一阵阵严怀宇的激烈的嘶吼,那声音犹如困兽一般。

    不然真不直到要怎么制止那么发疯的严怀宇了。

    乔维顿时神色一松,还好,没有被拒绝。

    但还好,聂然拧了拧眉头,最后点头应了下来,“去看看吧。”

    要知道聂然可是唯一一个能压制严怀宇的主。

    他生怕聂然会对着自己冷笑一声,给他一句自己解决就走了。

    乔维望着聂然的眼神里满是紧张之色。

    “还在病房,被医生压制着。我趁机跑出来,想让你帮帮忙,我觉得他多少会听你点。”

    “他人现在哪儿?”聂然看了眼乔维问道。

    能忍住两天留在病房里已经是破天荒了。

    就凭严怀宇那性子,怎么可能在病房里呆得住。

    聂然嘴角微勾起,她就知道乔维压制不住严怀宇。

    他很是愧疚地道:“是,他趁着医生不注意跑出来,结果无意间听到了这个消息。”

    乔维原本是给聂然打了包票一定会看住严怀宇的,更何况聂然也只吩咐他做这么一件事,可他还搞砸了。

    就在几个人都惊讶万分的时候,聂然却十分笃定地道:“他偷溜出去了。”

    自从聂然交代严怀宇要静养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喊着要提前销假的话,一直留在病房里休息,根本没办法接触外界,从何得知马翔离开的消息。

    怎么可能呢?!

    严怀宇知道了?

    什么?

    正打算往回走的众人们听到乔维这番话后,神色皆然一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