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27 打败我?出事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聂然本来就被安远道刚才那番话说的极度不爽中,这会儿芊夜自己还过来主动挑衅,那不是明摆着让聂然发泄么!

    再加上芊夜还是安远道的左膀右臂,不发泄在她身上,还能发泄在谁的身上?

    她嘴角冷冷地勾起,且目光阴沉地道:“打败我?你也配?”

    说完,直接侧身从芊夜身边走了过去。

    芊夜脸上的神情一僵。

    前几次聂然一直都是笑嘻嘻,并不和她正面冲突,她都已经习惯了聂然的逃避。

    可现在没想到,她脸色一变,突然一个直面交锋,打得她有些措手不及。

    那语气里毫不掩饰的轻蔑和不屑,让芊夜怔愣在了原地。

    但随即而来的就是……愤怒!

    巨大而又滔天的怒火!

    居然敢说自己不配?

    不配?!

    芊夜霍地扭过头去,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抓住聂然,却发现她已经离开了训练室。

    她的手渐渐握成拳,愤怒使得她遏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李骁站在一侧,冷观旁观着芊夜的神情。

    这家伙不会以为聂然不正面回应就是怕了她吧?

    敢在聂然不高兴的时候挑衅她,简直自己作死。

    她和聂然合作过一次,所以多多少少的了解聂然那乖张的性格和脾气。

    别看聂然平时一直都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偶尔还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其实那只是她懒得去计较。

    但如果真的让她不爽了,或者触及到她的逆鳞,那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她会找一个最恰当的点,露出森冷尖锐的爪子给对手强烈而又迅猛的一击,当场让人毙命。

    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不会有。

    李骁又看了一眼头顶已经那气得快冒烟的芊夜,随后离开了。

    ……

    第三场考核在一个小时后开始。

    预备部队的格斗考核基本上是各自班内的考核,因为如果全部打乱,万一一班的和六班的选在一起,那对于两方来说太不公平。

    但偏偏,聂然和李骁这两个六班的人又再一次的站在了一班的旁边。

    就连一班的人都频频转过头看着她们两个,第一次射击考核她们出现已经是意外了,第二次格斗考核还出现,实在是太奇怪了。

    又不是一班的人,却在一班考核,这是不是在暗示着接下来这两个六班的兵会进一班呢?

    安远道以抽签的方式让她们自己选择对手。

    于是当聂然看到安远道站到自己面前时,她脸色顿时黑了。

    很不甘心的从他手中抽走了一张纸,翻开一看,六号。

    也不知道不知道哪个倒霉的家伙撞在自己枪口上。

    聂然随后瞟了眼李骁手中的数字,虽然只是数字,但是聂然知道芊夜既然敢说‘下一场格斗考核见’这种话,那肯定是做好了准备的。

    “我那一脚你记得替我还了。”因为心情不爽,所以聂然就连说话间的口气也透着些许的沉冷。

    李骁拧了拧眉头,声音清冷地道:“下次能不能别把人惹急了再丢给我,很难解决。”

    聂然眉梢轻挑,侧了侧头,道:“这不是正好考验考验你的真实水平么。”

    李骁瞟了她一眼,冷冷丢下一句:“是我给你收拾烂摊子还差不多。”

    接着,便进入了训练场内。

    聂然耸了耸肩,根据自己手中的号码也同样站到了六号位置上。

    却不想,还没走到指定地点,就看到一个熟人正站在那里等着自己。

    那人熟人不是别人,正是——方亮!

    “我和你打?”聂然见到老熟人心头的阴霾散了些许,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方亮看到聂然后,顿时笑了起来,“看样子好像是的。”

    一个曾是教官,一个曾是新兵。

    两个人自从在离开新兵连之后,单独说话的次数并不多,一个在一班,一个在六班,以至于每次见面都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碰个头,而且还是在一堆人的情况下。

    又加上他话少,并没有严怀宇那么能说,基本上都是站在旁边。

    聂然走到他面前,站定,问道:“距离我们上次打是什么时候?”

    “好像……有大半年了吧。”方亮想了想,才回答。

    最后一次打起来还是在楼道里,聂然准备逃出来,而他打算亲自替聂然解决掉霍珩这个任务,结果两个人在黑暗的楼道里撞上,并且打了起来。

    聂然嘴角扬起一抹狡黠地笑,冲他眨了眨眼,“我还记得我差点把你的头皮都给削了。”

    被掀了老底的方亮顿时没好气地道:“喂,那是我手下留情好不好!”

    其实他当初也是抱着试探她的想法故意守在暗处,结果没想到这丫头竟然随身带着刀,差点就把他当场结果了。

    聂然眉眼弯弯,“是吗?那你今天可别留情啊。”

    方亮冷哼了一声,“这次的考核关乎到我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你说我会留情吗?”

    聂然嘴角的笑微微一僵,诧异地问道:“你要走了?”

    不就是一个简单平常的季度考核吗?

    怎么方亮就要走了呢?

    “是啊,我的训练期已经满了,所以很快就要调派离开了。”说到要离开方亮眼底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不舍。

    聂然眉头皱起,“训练期满了?那岂不是一班所有人都要离开?”

    方亮笑着摇头,“不是的,我当时因为自身原因加上后来又去训练新兵自动延迟了,所以这次只有我一个人调派离开吧。哦不对,好像芊夜也要离开了。”

    芊夜也要走?

    她不是一直想要留在安远道身边的吗?

    聂然对无关紧要的人向来不好奇,也不多做过问,只是对着方亮调侃地笑道:“那我要不要放放水,争取让你申请个好地方。”

    方亮瞪了她一眼,“谁要你放水了!我好歹还是你的教官。”

    话音刚落,他脸色一整,快步冲了上来。

    来真的?!

    聂然扬了扬眉,随即也同样迎了上去。

    她先是身手敏捷地躲闪开了方亮的拳头,顺势一个勾腿想要将他绊倒。

    但方亮似乎像是事先知道一般,就地往旁边一滚,紧接着站了起来。

    此时,两个人的位置已经互换了。

    夏季的风吹上去有些热,两个人站立在那里,强烈的日光打下来,让聂然不自觉的半眯起了眼眸。

    倏地,她目光微变,率先冲了过去。

    聂然的格斗向来是从实践里出真知,经过了无数次的演练,以一种刁钻的方法直接一只手扣住了方亮的手腕,然后另外一只手的手肘在他的肘腕处猛地一击。

    方亮只觉得自己整个手臂瞬间一麻,完全使不出力道。

    但好在他当时反应够快,趁着聂然不注意,一脚直接往她的小腿骨上踹去。

    聂然发觉了他的意图后,不得不往松开钳制,快速的避开那一击。

    随着她急速退去,迅猛而又灵巧,风吹起她的衣角,显得格外的飘逸自然。

    而方亮借此机会再次发动了攻击。

    两个人你来我往连续地打了二十招后,突然“哔——”的一声,哨声吹响。

    此时,聂然脚下一摆,朝着方亮的脚踝处再次扣去,而方亮则一拳朝着聂然的肩头砸去。

    “时间到!”

    安远道的一声暂停,两个人不得不强制停止下自己的动作,然后各自收回了自己的攻击。

    “你这丫头最近训练了吧!”方亮率先将拳头收了回来,笑着问道。

    聂然见危机已解除,也收回了自己的脚,耸肩道:“没办法,想要留下来,只能训练。”

    方亮听到她的话后,笑着点头道:“嗯,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这样我也能安心离开了。”

    一番记录之后,方亮和聂然各自回到了队伍之中。

    而这时候,李骁也回来了。

    聂然看她额头上有细密地汗渍,整体看上去也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有那张脸阴沉得格外厉害。

    “看来没替我报仇啊。”聂然一等她站立到自己身边时,笑着开了口。

    李骁眼底罩着一层寒气,说道:“她被安远道提前召回,只是打平。”

    提前召回?!

    聂然扫了一眼一班的队伍,果然已经没有了芊夜的人影。

    “看来她的日程很紧啊,为了和你打一场,牺牲颇多。”聂然嘴角微微勾起,调侃地道。

    对此李骁只是冷冷的瞥了眼训练场外的通道,脸色难看。

    随后,接下来的两天分别又考了两场体能考核后,终于所有的体能考核总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其余的人顿时就像是解放了一样。

    当然,何佳玉和李骁两个人除外。

    据说那天严怀宇被送进医院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让何佳玉一直非常的担心,连续好几天了情绪一直都非常的低落。

    而李骁也因为没有和芊夜打出个胜负,心情非常的不爽。

    整个305寝室里,气氛一直都处于低迷期。

    反倒是聂然这些天经常会和方亮聊上几句,毕竟方亮的考核一结束,调派下来后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再见面可能就非常难了。

    就像厉川霖一样,自从a市一别之后,就再也没见过。

    应该是霍珩做了手脚吧,毕竟自己是部队的人,霍珩没有死,好好的留在那里,肯定会惹来厉川霖的一些猜想的。

    为了保险起见,他肯定是要把这些所有知道的人全部调离a市的。

    “调派令什么时候到?”趁着午休往宿舍的方向走去时,聂然随口问了一句身边的方亮。

    “快了吧,应该就这两天估计就知道了。”方亮笑着继续道:“本来以为新兵连一别就彻底分道扬镳了,没想到还能在预备部队相处段时间,也算是个意外的惊喜。”

    “咱们两个在预备部队可没说过几句话。”

    聂然的好心提醒让方亮斜睨了她一眼,调侃地道:“所以你现在是在补偿我吗?这几天一有时间就到我身边,再这样下去,别人会误会的。”

    聂然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直接换了个话题,“临走的时候记得提前通知我,我去送送你。虽然我从来不做这种事情,但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做一次。”

    从她睁眼到现在,认识时间最长的应该只剩下方亮,李骁还有霍珩了吧。

    她到现在还记得自己被派出去做任务的时候,方亮以为自己被困在其中,而在出租车内对着电话那端的人不停的请求求救。

    他是第一个说担心自己的人。

    他也是第一个因为担心自己的士兵,而冒着被处分的可能想要替自己去执行任务。

    这份情总是要还的。

    方亮听到她这番话后,不由收敛了几分笑意,换上了几分认真的神情,点头道:“好,到时候我等你来送我。”

    两个人又说几句话后,聂然便回到了寝室里。

    整个寝室里并没有往日的喧闹,因为那几个人一个个正安静地坐在桌前不停地复习着各种笔记,来迎接三天后的笔试考核。

    聂然虽然对这种考试并不感冒,她随手拿了本书,然后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将书盖在自己的脸上,就这样开始午睡了起来。

    就在她即将要睡过去的时候,忽然之间“砰——”的一声开门声响起。

    那强烈的撞击声顿时惊吓到了寝室里所有的人。

    被吵醒的聂然猛地睁开眼睛,才刚从床上坐起来,就听到施倩匆匆忙忙地喘息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出事了!”

    何佳玉第一个站起来,迎了上去,问道“怎么了?”

    “马翔……马翔要退……退出预备部队了。”施倩断断续续地将话说了个完整。

    “哐当——”正倒水给施倩喝的古琳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手中的杯子直接摔在了地上。

    还好是塑料杯,只是发出了这么一个声响,并没有碎裂。

    像是受到了打击的古琳脸色微微泛白地道:“你,你说什么?”

    施倩看她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有些迟疑地又重复了一遍道:“马翔要退出预备部队了。”

    “他是主动申请的吧?”聂然半躺在床上问道。

    施倩一听连连点头道:“是啊,据说季度考核刚一结束,马翔就主动找季正虎去了!不过,你怎么知道他是主动申请的?难道你有什么内幕消息,快说来听听啊。”

    内幕?

    这哪里需要什么内幕。

    那时候马翔本来就想要向教官告知一切,但一直被严怀宇阻拦着。

    可这回严怀宇为了替他掩盖这个事实,又是挂水又是晕倒昏迷的,马翔看在眼里肯定心里很愧疚。

    能做出这种举动并不奇怪。

    “我只是猜的而已,要想知道真正内幕,你直接去问马翔不就好了。”

    施倩抬头看了眼她,又看了看身边的古琳,最终呐呐地道:“马翔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已经离开部队了。”

    果不其然,古琳在听到这句话后脚下一个踉跄,直接重新跌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聂然将古琳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尽收眼底,随后又问了一句,“那严怀宇呢?”

    都那么多天过去了,严怀宇应该没事了才对。

    如果他知道马翔的事情,应该会竭尽全力的去阻止吧。

    然而这回施倩又朝着何佳玉的方向看了一眼,轻声地道:“他好像还没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什么?!”何佳玉也同样不负众望地从椅子上‘蹭’的一下跳了起来,皱着眉头道:“都那么多天了怎么还没醒过来,医生说是什么问题了吗?”

    施倩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只是听乔维说了那么两句而已。”

    这两天马翔申请着要离开,严怀宇又一直昏迷,乔维自己本身还要训练,这三件事同时压在他一个人身上,整个人看上去都憔悴了很多。

    今天见到乔维的时候,他的脸都瘦了一圈。

    也没有以往那样和自己开玩笑,只是急促地说了两三句话后就直接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时候已经担忧的没有思维了的何佳玉压根没看到施倩情绪上的低落,反而不停的追问道:“那你怎么不多问一下,乔维现在不是也已经喜欢上你了吗?肯定愿意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啊。”

    还处在朦胧期的感情被何佳玉这么没头没脑的在众人面前点破,这让施倩有些尴尬了起来,“你胡说说什么!”

    何佳玉此时满心都是严怀宇的昏迷情况,根本没有发现施倩的窘迫。

    “我又没说错!你暗恋了他那么久,好不容易现在拿下他,他肯定任你搓揉圆扁了。”

    在场的几个人一个两个顿时都纷纷看向了施倩。

    这下,施倩真的有些生气了,她连名带姓地喊了一声,“何佳玉!”

    “好了!”聂然眼看着这两个姑娘要吵起来,生怕到时候被她们吵得不能输,所以急忙喊停,随后想办法把她们打发了出去。

    “既然担心就直接去找当事人不就好了,有必要在这里互不相让的吗!”

    站在门口的两个人被聂然这样不轻不重地训了一顿后,立刻偃旗息鼓。

    趁着午休时间,几个人马上往门外走去。

    李骁作为大家长自然也是要跟着去看看的,但在临出门前看到聂然还躺在床上,也没有下来的趋势后,她忍不住皱了皱眉,问道:“你不去?”

    聂然躺在那里,嗯了一声,道:“马上就要考笔试部分了,想好好复习一下,我在预备部队待的时间太短,都没怎么好好上课。”

    其实她最真实的意图是,把她们都赶跑了,自己就可以安安静静地睡上一觉了。

    却不想,这时候李晓折返了回来,打开抽屉将一些纸张拿了出来,然后放在了聂然的床边,“这些给你。”

    聂然接了过去,扫了一眼,笑着道:“哇,这么好,把笔记都给我,不怕我抢了你的第一?”

    “这些都是被你丢掉的笔记,古琳都捡起来,替你黏好了,然后转交给了我。说是等你需要的时候再给你。”

    李晓的一句话,让聂然的笑顿时僵在了嘴角。

    “下次别再丢了。”李晓淡淡地说完了这一句话后,转身离开了寝室。

    整个寝室里瞬间只剩下她一个人。

    聂然看了看那带着些许厚度的笔记,扉页上面认真的写着聂然两个字。

    她以为自己丢得已经很明显了。

    其实每一次古琳给她的笔记她都随后丢掉了,只不过一次比一次做的显眼。

    后来渐渐地古琳就也没有再继续交给她笔记了。

    聂然以为她是看到自己做的那些事了,

    结果……原来她还在替自己做笔记,而且还是偷偷的在做。

    她随意地翻阅了前面的几张笔记,上面干干净净的字迹,无论排版还是小小的标注都恰到好处,每个知识点都写的很清楚,一找就能找到,很显然做这份笔记的人是用了很大的心思的。

    其实聂然哪里需要这些东西,书本上的那些东西她早在前世就已经玩腻了。

    这个古琳真不知道说是善良,还是愚蠢。

    ------题外话------

    咱们家的方亮童鞋要离开了,有人会舍不得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