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21 我一定会杀了你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还好乔维在一旁简单的补充解释道:“一个是得意门生,一个是左膀右臂,不一样的。”

    “这个我要怎么说呢,汪司铭的确是安远道疼爱的徒弟,但是芊夜也同样重要。”因为词语的匮乏,严怀宇急得不知道怎么形容。

    “不是汪司铭才是他的宝贝徒弟吗?”聂然问道。

    很受安远道的喜欢?

    但严怀宇却摇了摇头,“其实一班所有人都和她不怎么熟,她向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不怎么和班里的人说话。但是有一点很肯定,她很受安远道的喜欢。”

    她觉得严怀宇他们几个人曾经都在一班待过,或许可能会了解一些眼前这个人的情况。

    “不过严怀宇,你和那个人熟吗?”聂然扬了扬下巴,示意眼前远超自己的芊夜。

    明明就是怕自己和芊夜两个人打起来才找机会过来的。

    这个严怀宇真是连撒谎都不会。

    聂然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反问道:“真的是这样吗?”

    严怀宇见她们两个人没私下打起来,立刻松了口气,笑嘻嘻地道:“我们也被罚了。”

    聂然看到严怀宇他们铁三角跑了过来,挑眉一笑地问:“你们怎么来了?”

    “小然然!”严怀宇首当其中地进了跑到,冲到了聂然的身边。

    只是,真的当他冲到训练场上时,他却看到聂然和芊夜两个人隔着半个训练场一前一后地跑着,完全相安无事的很,根本没有刚才两个人在安教官面前的硝烟味儿。

    在到训练场的这一路上,严怀宇几乎已经脑补出了一场惊天动地,极为火爆的打斗场面。

    趁着安远道没有反应过来,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就火烧屁股似得朝着训练场跑去。

    这罚跑还那么高兴,缺心眼儿啊?!

    “喂,你们……”安远道看严怀宇他们三个人跑得飞快,顿时眉头紧锁了起来。

    说完后,就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乔维被他这么一提醒,也都明白了过来,在跑出去之前对着施倩飞快地道:“你别跟着我们出去了,留在这里。”

    “那我们也去罚跑了,五公里是吧?”严怀宇完全没有被罚的自觉性,反而高兴地就往外头跑,临走时还催促着乔维和马翔,“走走走,快点,晚了就出事了。”

    安远道一愣,“什么?”

    严怀宇刚想要摇头,却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不停地点头道:“是啊是啊,我们想罚跑。”

    几个人正躲在角落里聊着呢,安远道远远的就发现了,立即走了过去,大声训斥道:“你们几个居然敢躲在这里聊天,是不是也想罚跑去!”

    严怀宇听到聂然有被退出去的可能性后,顿时方寸大乱,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古琳说的一点没错!千万不能因为芊夜到时候给记过了或者是离开预备部队之类的,那就太不值了。”

    被施倩这么一提醒,古琳也在一旁忧心忡忡地道:“要不然去看看吧?我怕聂然会为了李骁真的把芊夜给打一顿,到时候被记过了怎么办,她才刚回来没多久,要是因此又被退出去就不好了。”

    “我看不一定,刚才她们两个不是在说什么杀不杀的吗?感觉火药味儿挺浓的!”施倩一脸不乐观的模样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聂然不会那么莽撞的。”乔维拍了拍严怀宇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而另外一边的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在看到聂然和芊夜两个人单独离开后,很是担忧地问道:“你们说她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啊?”

    于是,她就这样做匀速状,不停地沿着跑道跑着。

    她很清楚,体能是自己的软肋,用软肋去和别人拼,那是傻子才有的行为。

    但聂然并没有因为自己被超了,而去和她硬拼。

    比起芊夜常年的训练,聂然的一个月的体能训练自然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很快她就被芊夜给超了过去。

    在缓和了半分钟后,她这才进入跑道开始完成五公里的惩罚。

    芊夜双拳紧握在,努力地在克制着。

    挑衅,又一次被挑衅了!

    芊夜神色顿时冷了三分。

    “不好意思,比起和你比耐力跑,我更想看你怎么杀我。”阴冷不羁的嘴角轻轻扬起,聂然嘲弄地看了她一眼后,自顾自地向前跑了起来。

    “既然你要为她打抱不平,我们比一场。”没有了安远道在旁边,芊夜直接挑明了想要和她比一场的想法。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格斗训练室,来到了训练场上。

    芊夜看到她离去后,也随后跟了上去。

    聂然也不抗议,转身往训练场走去。

    他的这一番话说了出来后,聂然无谓地耸了耸肩,反正她也不想训练格斗,比起格斗她现在更想要训练的是体能。

    安远道见她们两个人站在那里,那互不相让的眼神让他更是提高了声音道:“聋了啊?!没听到我的话吗?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教官了!现在,立刻,马上去跑!”

    也不至于演变成现在这样。

    安远道此时此刻真是后悔的不得了,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让芊夜出来和聂然比试。

    就让她们两个比试一场,结果就闹了这么一出,现在更是已经升级到了要杀人的地步。

    还有聂然这个臭丫头,可真是个会惹事的惹祸精。

    芊夜这些年在自己的调教下早就收敛了很多,没料到聂然的一个挑衅,结果就立刻原形毕露了!

    安远道简直要被这两个丫头片子给逼疯了!

    “干什么,干什么,当我是死的是不是?!一个个不训练的在这儿打嘴仗,闲的慌是不是?!要是不想训练就给我去跑五公里!”

    “那我可真的要期待一下才行。”聂然站在那里,嘴角勾起一抹冰冷而又阴寒的笑。

    她可是从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怎么可能就被这么一句话给吓到。

    但问题是,聂然是谁?

    在一瞬间她语气里所迸发出的肃杀之气直面逼向了聂然。

    芊夜冷漠地看了她一会儿,过了许久,一字一句地道:“只要我能活过来,我一定杀了你。”

    毕竟自己肩膀上的那一脚的力度可不轻啊。

    她是答应过李骁不动芊夜,但没答应不回敬她点什么,特别是听到了刚才些话后。

    只见聂然从远处走了过来。

    芊夜听闻后,转头看去。

    “如果打回来就可以解决,那我是不是可以杀了你,然后等你活过来再杀我呢?”此时,一个声音穿插了进来。

    芊夜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真的是将安远道给气着了,“你还狡辩!你以前是怎么和我保证的!”

    “而且我有说过任她打回来,绝不还手。”

    “你!”

    “打吐血了也不代表我是故意的,只能说明我手脚太重。”

    安远道气得咬牙切齿,“都打吐血了,你还不是故意的?那是不是要直接打死,才算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芊夜冷冷淡淡地回答。

    “你搞什么!为什么要打伤六班的人!”安远道面色很是不好看,即使是刻意压低了声音,却那声音里的愤怒依旧能感觉到。

    而芊夜则被安远道带到了一边。

    算是勉强解决了李骁后,所有人被季正虎安排着重新回到了训练场内继续训练。

    这下李骁真的被何佳玉给搀扶着离开了。

    聂然被捶了一下,神情上并没有太大的反感,而是轻笑了一声,调侃道:“不敢不敢,快去医务室吧,再折腾下去就只能让她在你坟前和你打了。”

    也不知道是这句话说的太好笑,还是怎么了,李骁竟然破天荒地扬了扬嘴角,并且朝着聂然的肩膀上轻捶了一下,“你敢小看我!”

    当下,聂然只能耸肩退让了一步,“好吧,你非要再挨一次揍,我也不会拦着你的。”

    从新兵连到预备部队,她们之间也认识了有大半年了,李骁是怎么样的人她基本也清楚。

    “答应我!这是你欠我的。”李骁在临走之前,又再一次地紧紧抓着聂然的手。

    “我才不要这样的便宜呢。”何佳玉对这件事倒并没有太大的喜悦,撅着小嘴,扶着李骁说道:“骁姐,咱们走吧。”

    聂然转过头看了一眼被虚扶着的李骁,然后对着何佳玉说道:“送你家骁姐去医务室吧,这一脚让你们白捡回了一个骁姐,便宜占大发了。”

    “你……”

    安远道刚想要解释,就听到聂然补了一句,“还就此失去了一个兵。”

    “我……”

    但不巧的是,季正虎这时候并没有和他统一战线,而是冷冷地提醒,“你打伤了我的兵。”

    “你们三个够了没,眼里还有没有我们两个教官!”安远道发觉自己被晾在一边,不禁拔高了声音怒斥了起来。

    三个人都是能力者,这样忽然的碰撞,只觉得风云都变色了。

    一个是一班的尖子生,一个是马上要进一班的优秀生,还有一个虽是六班的人,可却是安远道费尽心思想要挖到一班的人。

    一时间,三人对峙,气氛沉闷的让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向来傲然的李骁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她眉目间蕴出了一丝冷意,说道:“我还不至于到被人施舍的地步。”

    只是这话怎么听,都让人觉得有种轻蔑的口吻。

    “我说了,我可以任你打,绝不还手。”芊夜站定在那里,很是诚恳地道。

    “不用,一班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但这一脚我必须要还给她!”李骁即使是在被人扶着的状态,可那语气一如的冷傲。

    “不好吧,私下挑事的话安教官会不让你进一班的,还是我替你解决,反正我是不打算进一班了,毕竟一山不容二虎啊。”说着,聂然冷冷一笑地挽起了袖子。

    她不是一向都友爱团结的吗?

    聂然扬了扬眉,这么睚眦必报的李骁她还是头一回见。

    很接着就听到李骁又说了一句,“我要亲自解决她!”

    “聂然,不准动她。”才被扶起来的李骁突然抓住了聂然的手腕,聂然怔了怔,以为李骁是想息事宁人,不想让自己把事情闹大。

    “哦,好!”何佳玉看聂然如此郑重的吩咐,立刻点头,将躺在地上的李骁给扶了起来,“骁姐,我们走吧。”

    “带你家骁姐去医务室,好好检查一下。”聂然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芊夜径直对着何佳玉吩咐道。

    连本带利的儿一起还!

    这是说她欠下的,她来还。

    实在是不应该!

    明明是自己和芊夜之间的问题,却把她无辜的卷入,甚至还被打得吐了血。

    聂然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李骁。

    拿李骁开刀?

    这算什么,故意打脸给自己看?

    她刚才虽然没有抬头的在给李骁检查身体,但并不代表她不知道那道视线一直在盯着她。

    “是与不是你心里最清楚。”

    芊夜面色冷淡地道:“我不是故意的。”

    “怎么,想打我?”她冷笑地仰起头,“想做教官的乖孩子,又心里憋不住这口气,所以最后只能换个人来出气,爽了吗?”

    聂然在替李骁查看完毕后,这才抬头,却忽然之间视线停留在了芊夜身侧的那只已经握成拳头的手。

    芊夜将视线重新移到了聂然的身上,那沉冷的眼眸里逐渐覆盖上一层寒意。

    “那就亏欠着吧,亏欠的滋味可比身体上的伤难受十倍。”还没等李骁拒绝,聂然就率先替她开了口。

    “不,是我的错!你如果不还,我会心有亏欠。”

    李骁在确定手臂已经没问题后,这才清冷地道:“是我技不如人。”

    “对不起,你可以打还,我绝不还手!”芊夜径直走了过去,站在了李骁的身边说道。

    安远道厉声地道:“芊夜你在干什么!”

    站在远处发现问题的安远道和季正虎两个人连忙快步跑了过来,在看到李骁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后。

    李骁疼得忍不住闷哼出声,身体发僵。

    聂然一只手抓着小臂,另外一只扣住了脱臼的关节处,紧接着猛地往上一提,骨骼之间发出了一声“咔哒”的细微声后。

    李骁咬紧牙关,点头,“嗯。”

    聂然的脸色可谓是难看到了极点,她沉着声音说道:“忍着。”

    看来不是李骁不如对方,而是对方根本下了十成的力道。

    竟然整条手臂被踢得脱臼。

    脱臼。

    聂然又用了几分力道,立即察觉到了手下肌肉的异样。

    蹲在李骁身边的聂然在确定胸腹没有太大问题后,又顺便检查了一下四肢,结果在触及她的肩膀时,李骁眉头紧皱起,额头一片汗涔涔。

    “你说话啊,哑巴啊!把人打成这样没有一句话吗?”何佳玉看她不说话,不禁气愤地怒声道。

    芊夜站在那里不言语,反而望着正蹲在地上检查的聂然。

    “这算什么,泄愤?”施倩也站在旁边冷声地讥讽道。

    “骁姐你吓死我了!”反倒是何佳玉在听到李骁的话后,大大地松了口气,然后才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冲着芊夜大喊了起来:“喂!你搞什么啊,训练而已有必要把人打吐血吗?!”

    可聂然并没有搭理她,手还是在她的胸腔处轻轻的按压,来检查她的肋骨是否断裂插入脏器内。

    “我没事。”在聂然检查的时候,李骁缓缓睁开了眼睛,艰难地道。

    周围的人在看到那一口血后,也一个个都停下了动作,围了过来。

    聂然半蹲在了地上,将李骁重新放平,仔细地按压着她的腹部和肋骨。

    “然姐,骁姐吐血了,她……她吐血了!”何佳玉在看到聂然的那一秒,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哭丧着脸喊道:“然姐,快救救她!救救她!”

    她快步走了过去,对着何佳玉道:“别动她!”

    站在原地的聂然错愕地一怔,随即瞬间冷下了脸色

    何佳玉被这突然的血直接吓愣住了,“骁姐,骁姐!你,你别吓我啊。”

    却不料才刚将李骁扶起来,就看见她身体一颤,一口血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

    就在她站在原地趣味地看着李骁难得狼狈的样子时,离李骁不远的何佳玉连忙扑了过去,想要将她扶起来。

    当初和自己在楼道上干架的时候,她可没那么容易就倒下啊。

    只是,李骁什么时候那么弱了,居然被这个芊夜的一脚踹得那么远。

    很明显,就在何佳玉那一声喊之前,李骁被芊夜一脚踹出了一米远的距离。

    而另外一头的芊夜此时刚刚收回了自己的脚。

    聂然和汪司铭两个人闻声,同时回过头看去,就瞧见李骁躺在一米外的地上捂着自己的肋骨,紧皱着眉头,满是痛苦之色。

    汪司铭还不懂她话中含义时,突然之间只听到不远处就听到了何佳玉一声大喊:“骁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