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19 他肯定晕枪!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305寝室的几个人看到聂然离开后,也一个个跟了上去。

    只留下严怀宇乔维以及马翔他们三个人还在留在教室内。

    站在那一时有些怔愣的严怀宇并没有看懂聂然离开前那古怪的笑容,忍不住转过头向乔维问道:“小然然这是什么意思?”

    在他们呢三个里面乔维向来是公认的聪明。

    乔维笑着,也学着聂然的样子笑了笑,解释了一句,“意思就是,她不告诉你。”

    “为什么?!”

    严怀宇就不明白了,这有什么好保密的。

    去就去,不去就不去,为什么不肯告诉他呢?

    乔维耸了耸肩道:“你觉得聂然说话做事需要用为什么这个理由吗?”

    “……”小然然做事好像的确从来不需要理由。严怀宇在心里暗暗想着。

    接着就又听到了乔维说道:“更何况她就算真的想去你也拦不住。”

    严怀宇被他这么一打击,有些泄气嘀咕着,“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她离开就不好玩儿了。”

    小然然气安远道的本事比起自己可厉害多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小然然留在六班会让他觉得日子不会那么的无聊平淡。

    乔维看到他那失落的样子,作为旁观者,也作为好兄弟,他难得收起了笑,郑重地道:“聂然可不是一直能陪着你玩儿下去的人,她和我们不一样。”

    严怀宇之所以从一班退出起来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不想那么快离开这里被他老爹抓回去,又加上没有那样的上进心,这才甘愿留在六班。

    可聂然不是。

    或者说,以前她不喜欢留在这里,现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改变了主意,但看得出来,她这次回来是下定决心的,不然她不会那么乖乖的听教官的话,也不会那么努力的训练。

    严怀宇和聂然不是同一类人,所以他还是尽早提醒一下比较好,以防将来会受伤。

    他拍了拍严怀宇的肩,然后离开了教室。

    而站在另外一边的马翔他向来不怎么会说话,也学着乔维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后,沉默地跟了出去。

    站在原地的严怀宇一脸的莫名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

    不一样?哪儿不一样了,还不就是一个人嘛。

    严怀宇在心里直泛嘀咕,见他们两个人都走了,只留下他一个人,于是急忙奔了出去,嘴里喊着,“怎么不一样,到底哪儿不一样?”

    一开始严怀宇真的不太明白乔维所谓的不一样是哪儿不一样,但后来的训练时间内,他开始隐约感觉到了乔维口中的不同。

    聂然现在的训练状态比起以前似乎较真了许多,没有了往日的漫不经心。

    虽然成绩依旧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态度却真挚了很多,而且眼神中似乎也有了些许说不上来的变化。

    反正这些模糊而又细小的改变让严怀宇觉得自己好像和她之间慢慢地隔了一层什么,并且他有种预感,这层看不见摸不到的横隔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厚,直到将他彻底从聂然的世界里摒弃。

    这点让他很不高兴。

    于是他开始变了。

    他不再吊儿郎当的敷衍着训练。

    当然这也仅限于白天的训练而已,晚上该睡觉的时候他依然会睡,一点不耽误。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转变,都能让何佳玉倍感惊讶,一度以为他脑子被门挤了。

    可这其中的缘由只有乔维明白。

    顿时,忍不住为自家兄弟轻叹了一声。

    “你已经叹了第九次气了。”一边的施倩见他总是默默地盯着严怀宇的背影看,禁不住提醒了一句。

    她不明白乔维为什么最近总是盯着严怀宇叹气。

    何佳玉这两天一直说严怀宇有问题,可施倩怎么看都觉得明明有问题的是乔维。

    “你这么关注我,连我叹几次都数着?”乔维此时不怀好意地睨看了她一眼。

    施倩被他这么一瞧,心头一颤,神色有些慌了起来。

    “什,什么啊!我只是听到你一直叹气,太……太烦了!”

    施倩结结巴巴的解释在乔维意味深长的一声哦中,彻底被ko了。

    乔维见她脸有些红,那俏生生的模样让他不禁感叹,还好,自己选的没错。

    就在他们两个人说话的时候,突然远处响起了何佳玉的一声惊喜的大喊,“真的假的?!下午我们练习射击训练?!”

    正想找机会溜走的施倩这时候装作惊讶地样子径直走到了何佳玉的身边,问:“怎么回事?”

    何佳玉一把抓住了她,激动地道:“天啊!季正虎居然要让我们练射击!”

    要知道他们六班基本上不会进射击室,季正虎一般情况下都是让他们拿着空枪做训练,绝对不会让他们真枪实弹。

    何佳玉他们几个人也只有在被安远道集训的那段时间内才摸了枪!

    “真的吗?那太好了!”施倩也笑着应答了一句。

    “是啊是啊,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打个痛快!”何佳玉双手握拳为自己加油打气地道。

    原先站在那里看着施倩落荒而逃的乔维慢悠悠地走到了施倩的身边,笑着道:“别说的好像自己像神枪手一样,那是你的缺点,可不是优点。”

    “什么啊,我有然姐这个神枪手教,总有一天我也可以缺点变优点的!”何佳玉说完后又转头想要得到聂然的支持,“是不是啊,然姐!”

    只不过此时此刻,她家然姐的注意力并不在射击训练上,而是……

    严怀宇身边的马翔!

    即使过了这么久,她到现在还记得当初马翔拿枪时的反应。

    他是那么的害怕,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明,额头上甚至都能冒出冷汗。

    聂然站在那里,看向了远处的马翔。

    果然,一听到要射击训练,此时的马翔唇色已经开始泛青了起来。

    “你没事吧?”严怀宇显然是知情的,他站在马翔身边,皱着眉小声地问。

    马翔咬着后槽牙,艰难地道:“没……没事……”

    没一会儿,季正虎就带着他们进入了射击室。

    聂然走在最后面仔细观察着马翔的反应,他每靠近射击室,脸上就苍白一分,就连脚步都有些发飘。

    这是百分百的晕枪。

    她不懂,既然马翔晕枪,那么他是怎么被招收进来,而且还能在部队里混了这么久还不被发现。

    这也太奇怪了吧。

    一行人跟着季正虎走向了射击室,还没等推开门就见对面的格斗室内的安远道走了出来。

    “哟呵,都已经开始练枪啦,这次打算正式和我pk一次吗?”

    他笑着走了过来,很熟稔的直接将手搭在了季正虎的肩膀上。

    向来冷漠的季正虎乐毫不客气地拿掉了他的手,冷声说道:“一个合格的教官是绝得不会抛下自己的士兵。”

    言下之意呢就是让安远道赶紧走人,不要留在这里。

    可偏偏安远道像是听不懂一样,死赖在射击室的门口说道:“我这不是看到你们班人那么少,所以我就想着要不然咱们两个班合并在一起训练擒拿格斗。”

    他的话刚说完,季正虎才刚开口,还没来得及发声,就听到身后何佳玉飞快地回了一句,“不要!”

    安远道瞪了她一眼,“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可是我们很久没练过枪了,好不容易可以练枪了,你却过来说要练擒拿格斗。”何佳玉在训练期间还是很明白自己的身份的,只能小小地站在一边抗议。

    “那就先擒拿格斗,再一起练射击。”安远道双手抱肩靠在门口,直接做起了决定。

    结果被季正虎一眼扫了过去,语气沉冷地道:“我才是六班的教官。”

    安远道一脸无谓地耸肩,“那给你选咯,是先射击再格斗,还是先格斗再射击,反正只要我们一起就行。”

    说着说着,他的眼神就朝着聂然的方向瞟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却被季正虎逮了个正着,他沉着脸色一口拒绝道:“我们班不需要和别的班合并训练。”

    说完,季正虎直接推开了门,只是还没走进去,就被安远道给拽住了。

    “别这样嘛,一起训练容易增加战友感情。”

    只是安远道的话并没有打动季正虎,他毫不犹豫地甩开了安远道的手,然后道:“那你可以和其他班增加感情。”

    真当自己又瞎又傻是不是!

    刚才那一眼自己又不是没看见!这么非要和他们六班缠一起,无非就是为了聂然!

    想借着一起训练作为借口,看看聂然体能训练的能力,然后再来抢人。

    他想得美!

    李骁已经被他给定下了,这个聂然可不能再被他拿走了!

    这些天训练下来,他发现聂然的体能还是可以挖掘的,虽然提高的不明显,但看得出她的忍耐力很强悍。

    体能靠的就是忍耐,这么好的苗子给安远道,他心疼!

    “那怎么不一样,咱们之间可是有革命感情的。”安远道依然不死心地缠了过来,言语中一副亲亲热热,让人陷入非非的样子。

    这让站在一边的施倩嗤嗤地笑了起来。

    何佳玉看到她那笑成花儿的脸,有些奇怪地问道:“你笑那么荡漾干什么?”

    “她想入非非了。”乔维很好心地解释。

    “你怎么知道?”

    何佳玉瞪圆了眼睛。

    她这个作为闺蜜的都不知道,乔维是有读心术吗?

    “我当然知道。”乔维笃定地看了一眼身边已经不敢继续笑下去的某人,嘴角轻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要不然就格斗吧。”突然间,一个声音穿插了进来。

    ------题外话------

    本来想多写的,结果病患蠢夏困成了狗,只能明早继续补~!不过可以预告下,后面然姐要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