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13 私开小灶,你是我的目标!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就这样又连续的训练了一个多星期,杨树的体能虽然没有进步神速,但在日夜不停的训练下也开始渐渐提高了起来。(百度搜索)

    同样力度的训练现在杨树做起来已经没有当时第一次那种要死不活的感觉了,身体基本已经开始渐渐适应了起来。

    就连走鸭子步也没有一开始那样酸的恨不能腿直接砍了的感觉。

    虽然还是酸的要命,但至少不再双腿颤抖的如同打摆子一样。

    这一切聂然都看在眼里,对他唯一的奖励就是开始逐渐的加大训练力度,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将他的体能训练到最大的限度。

    又是新的一轮负重训练挂钩梯上下已经结束,聂然看了眼时间,离规定时间还提前了六秒。

    从原来的不及格到现在能提前完成,在这短短的半个月内能有这种成绩,除了她晚上对于杨树的训练之外,杨树自己本身肯定也在其他时间不间断的训练,不然是不会那么快又这种成绩出现的。

    “下来吧。”她收起了秒表,对着杨树说道。

    “这次的成绩如何?有进步吗?”杨树满身是汗的从梯子上滑了下来。

    “还可以。”聂然简短地回答了之后,又从仓库里拿出了两个篮球,“撑在这上面,俯卧撑一百个,不计时间。”

    “撑在球上?”杨树盯着那两颗气充得非常足的篮球,皱眉问:“那样不会摔吗?”

    “没关系啊,摔了大不了喝两口水。”聂然笑着直接将一桶水直接踢到了他的面前,桶里的水因为受到震荡水花四溅。

    杨树有些不明白地看着那通水,问道:“这又是干什么?”

    “每次下去的时候整个脑袋给我浸泡在水里,然后再上来。”

    什,什么?

    在篮球上俯卧撑还不算,下去还要将脑袋没过这桶水?

    “那如果我上不来呢?”

    这球上着力已经很艰难了,还要让头没到水里,这实在是太困难了。

    杨树站在那里,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那就把你的脑袋一直浸在水里泡着,泡到你能起来为止。”聂然神情冷酷地说道,语气里没有丝毫的同情,有的只是命令。

    杨树听到她那毫无余地的话后,只能蹲下身,双手撑在球上开始做起了仰卧起坐。

    两只圆滚滚的篮球,还被聂然特意充过气,很容易一不小心就会从其中一个上面摔下来,杨树十分艰难地撑在上面,努力让自己在球上维持着平衡。

    但对于没有掌握诀窍的初学者杨树来说,两只手能撑在上面维持两秒已经是极其困难的事情,更别提是做俯卧撑了。

    不知过了多久,摔了撑,撑了又摔。

    杨树好不容易在球上可以撑上那么几秒了,迫不及待的他才刚俯下身,鼻尖还未沾到桶里的水,突然左手一歪,只听到“哐当——”一声,整个人连人带桶的全部摔倒在地了。

    喉咙因为撞在了塑料桶的边缘上,疼得他用手捂着喉咙一脸的痛苦模样。

    聂然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着,没有任何想要帮助他的意思。

    “起来,继续!”

    躺在地上的杨树听到她的呵斥后,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

    再次重新撑在篮球上,杨树五指用力地抓着篮球的表面,但很可惜那两只手刚一撑上去,双手就不停地打颤着。

    “哐当——”

    “砰——”

    接二连三的摔倒和打翻水桶的声音不断响起。

    杨树上半身已经完全被水给沾湿了,他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怎么,受不了了?”聂然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半蹲在地上,冷冷地俯视着他,“前半个月不过是热身而已,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起来,继续!”

    杨树被她这一声冷呵后,只能再次爬了起来。

    不得不说,相对于负重跑步也好,还是走鸭子步也罢,比起撑在篮球上往水里泡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一连三天不间断的训练后,他以整个手臂肿胀作为代价,终于成功地撑在了篮球上,并且可以开始在球上做起了训练。

    只是还没等他来得及高兴,聂然笑着站到了他的身边,说道:“作为奖励,我给你加点料。”

    奖励?

    他才不相信在聂然在这种笑容下,会有什么好的奖励在等着自己。

    只见,这时候聂然拿出了中午刚从食堂里借来的两袋盐,然后一口气全部倒进了水里。

    “你干什么?”

    “好好享受。”聂然不答,笑着退到了一边。

    杨树撑在球上看着自己脸下那一桶被放了足足两袋盐巴的水,眉头紧紧皱起。

    见他撑着不肯下水,聂然顿时冷声催促道:“快点开始,别浪费时间。”

    一下子没明白这其中用力的杨树听到她的命令后,只能下水。

    才将脸浸没在盐水里,还没等全部没入,他只觉得眼睛一阵刺疼,下意识地就闭上了眼睛。

    然而,才刚一闭上眼睛,感官的关闭让他顿时身体开始出现了摇摆,“哐当”一下,再次从球上翻了下来,就连水桶也直接扣在了他的头上。

    站在旁边看到他这个囧样的聂然嘴角噙着笑意地走到了他身边,用脚踢了踢还扣在他脑袋上的水桶,“怎么样,这个奖励不错吧。”

    躺在地上的杨树好不容易缓过气儿来,慢慢地将脑袋上的桶给拿了下来,眼睛被盐水浸了一下后,刺疼的厉害,让他完全睁不开。

    “你到底是怎么想出这些招数的。”过了许久,眼睛的疼痛渐渐消失了之后,他才睁开眼睛看向了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

    “也不算是我想的。”

    这严格来说是应该算是改良版的。

    前世她是被那些长官们丢在浅滩上,身上背着沙袋,然后在海水里做俯卧撑。

    一为上,二为下,听着那些长官们的口令训练。

    迎面而来的那些咸涩的海浪一次次的击打着,然后一次次的将他们整个吞噬在海水里。

    前面有巨大的风浪,后面有长官们带着警棍的巡视。

    谁只要慢上一拍,那警棍就会朝着人身体的任何一个部队招呼上去。

    到现在她还记得,那时候她第一次参加海边的训练,其中一个女学员只不过被浪头打得晃了晃身体,慢了半拍而已,结果被那名长官直接用警棍砸向了后脑勺,就那么一棍子,满头的血,一下子就死了。

    那名长官甚至都没有叫医生,直接拆了她身上的沙袋,然后直接像丢垃圾一样丢进了大海里。

    她遗留在海滩上的那一大滩血迹很快就被海浪给冲刷了个干净。

    才不过短短几秒时间,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而其他人却雷打不动的继续听着口令训练,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一个人已经死了。

    可她却永生难忘。

    说真的,现在杨树感受到的不过只是这十分之一而已。

    “不是你想的,那是谁想的?”杨树看她恍惚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将来你进海陆也会有这种训练的,快点起来继续!”聂然在他肩上轻踹了一脚,命令道。

    在盐水里训练了将近三个小时后,总算杨树可以在闭眼的同时也能够掌控住自己身体的平衡。

    “为什么我要训练这个?”好不容易勉强一轮训练结束后,趁着休息时间杨树坐到了聂然的身边,不解地求问道。

    聂然喝了口茶水,目视着前方那片空旷的小型训练场,道:“你只有能够掌控住自己的身体,才能够更好的利用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位来反击敌人。”

    杨树顿时明白了过来,但随后又问道:“那为什么一定要泡在咸水里呢?”

    “这是在训练你在失去了视觉后对于身体的掌握。”

    有很多人在失去视觉后,对于身体的掌握就会出现偏差。

    要知道,在和敌人打斗的时候,哪怕是一毫米的微小差距,都有可能会带来致命的死亡。

    只有完全将自己的身体全部熟悉和掌握,这样才能在任何情况下完成任务。

    “在预备部队里也要这样训练吗?”杨树好奇地问了一句。

    但没想到聂然却对此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在预备部队没有几个月,并不清楚他们里面所有的训练内容。”

    她在预备部队先是被罚站了那么多天,后来又被关了小黑屋,接着就是野外生存了,基本上没有怎么好好训练过。

    要是在预备部队有好好训练,也不至于现再这么拼了。

    “没几个月你就被赶出来?”杨树惊愕地瞪大眼睛看着她。

    结果遭到了聂然冷冷的一个眼刀,“有问题?”

    “没有。”杨树立刻噤声摇头,等过了几分钟后,他才继续问道:“那你在预备部队都受过什么训练?”

    “每天除了基本的体能训练之外,耐寒训练,举训练,擒拿格斗和野外生存训练。”

    杨树一愣,“没了?”

    聂然点了点头,“没了。”

    “这么少?”杨树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不会吧,预备部队的训练据说比起普通部队要狠好几倍,怎么可能就这么一点点呢?

    可转而一样,又想到她在里面待的时间没多久,所以才会训练得那么少吧。

    “放心,等你去了之后会很多。”聂然看他一脸怀疑的样子,出声说道。

    杨树不解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们这批是新人,当然要多多关照了。”

    说到多多关照那四个字,聂然嘴角分明挂起了一抹不怀好意地笑。

    这回他们正巧遇到预备部队重新洗牌,季正虎被憋屈了那么多年,现在新人一到,还不好好的往死了训练,然后和安远道一分胜负。

    “……”杨树看到那笑意,只觉得心头有些发凉。

    “咕咕咕——”突然,一阵异响响起。

    聂然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瞧见杨树捂着自己的肚子,脸有些红。

    “怎么,饿了?”她兴味地看着他尴尬的表情问。

    杨树很硬气地道:“还好,扛得住。”

    然,话音刚落,肚子再次传来了声响。

    这下杨树脸上的红一路蔓延到了耳根上。

    “好吧,看在你最近表现良好的份上,带你去个好地方奖励你一下。”聂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率先往外头走去。

    不过,又听到奖励两个字的杨树却并没有任何的高兴劲儿。

    又要奖励?

    刚才奖励自己的是一桶咸死人的盐水,现在又要奖励什么?

    “还不快点走!”站在不远处的聂然看到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立刻催声地道。

    “来了。”杨树很无奈地应了一声,然后跟了上去。

    算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就是辣椒水伺候呗!

    抱着破釜沉舟的想法,杨树跟在聂然的身后走出了仓库。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快速的在2区里面游走着,成功连续避开了好几个哨兵后,终于两个人走到了一个地方。

    杨树一看到她停下的地方后,震惊地道“你疯啦?这里是后厨,一般人不能进的!被发现是要记过的!”

    部队一日三餐是有规定的,敢私自进厨房是要惩罚的,更何况还是偷东西吃!

    “我是一般人吗?”聂然走到了后厨门口,将口袋里的钥匙亮了出来。

    那在黑夜里泛着金属光泽的钥匙在杨树面前一晃,杨树先是怔了怔,随即压低了声音怒吼到:“你偷后厨的钥匙?你找死啊!”

    聂然得意地冷哼了一声,“我好歹也是炊事班里的一员,就凭这情分,我需要偷吗?”

    说完之后就直接用钥匙打开了后厨房的大门,大大咧咧地就走了进去。

    站在门口的杨树还回想着她刚才说的那句话,然后回过神来,瞪圆了眼睛走了进去,惊诧地道:“他们给你开小灶?!”

    天啊,炊事班的人竟然私下给聂然开小灶?!

    聂然耸了耸肩,“没办法,我人缘好。”

    接着就在那群锅子里开始找起了食来。

    “在这里在这里!瞧!馒头,还有一些小菜。”聂然挥手召唤着站在一旁的杨树。

    杨树憋着气走了过来,看到那锅子里还用热水保温着,心想着聂然的待遇可真够好的。

    私开小灶,都这已经是师长的待遇了。

    “你每天不去食堂吃饭,都是晚上过来吃的?”杨树看到那碗里的白馒头以及那些丰富的小菜,自觉联想到这几天都没有在食堂里见她出现过。

    “谁说我不去食堂吃饭了,我只是比你们提前或延后一点时间而已。”聂然将锅里的馒头和小菜都拿了出来。

    “那这个是宵夜?”

    “嗯。”聂然将食物放在了桌上才看清,那些菜不是今天晚上食堂里做的那些。

    实际上她以为王班副他们最多就是弄些剩饭剩菜给她当宵夜而已,但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给她晚上新做好一份,放在厨房里。

    而且她今天是第一天来,宵夜就已经早早的放在那里,也就是说自从那天拿了钥匙后,他们每天都做一份食物放在锅子里用热水温着。

    每天啊!

    说真的,她炊事班里算不上勤劳,有时候还给他们会找点麻烦,可他们还能这样对待自己……

    聂然看到这么一份吃食放在自己的面前,还带着些许的暖意和温度,在不知不觉中心底也有了些许的触动。

    两个人躲在桌子下面,以防有人路过被发现,就这样狼吞虎咽地饱餐了一顿。

    杨树不知道是不是饿坏了,连吃了四个馒头,聂然都怀疑他吃那么多是不是要回去反刍给寝室里那些个男兵。

    “吃饱了没,吃饱了就回去睡觉。”聂然虽然话这么说,但身体却没有动。

    吃的满足,一下子松懈下来,竟有些懒得动弹。

    “我睡不着,想回去再练会儿,当消食。”杨树很乖得将那些碗筷收拾了一番,全部放入了水池里面。

    “这么拼啊。”聂然还是坐在那里,仰着头,嘴角若有似无地含着一抹笑。

    原本想要回去训练的杨树在看到那笑后竟鬼使神差般地走了过去,坐到了聂然的身边。

    “嗯,我不想让林教官失望。”

    一提起林淮,杨树的脸上的神色就黯淡了许多,就连声音都听说上去闷闷的。

    到底还是个小朋友,死个人就像是全世界都塌了一样。

    聂然坐在旁边嘴角扯了扯,但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一时静默坐着。

    就在这时候,杨树却又再次自言自语似得开了口,“其实你当时说的对,他是为了保护我死的,我的身上背负着他的期望,我不想将来死了之后没脸见他,我想在以后见到他的时候,告诉他,我也是为了这身军装死的,死的光荣!能让他以我为傲!”

    在说到最后那一句话的时候,他的视线唰的一下定格在了自己的身上。

    聂然被他那双发亮的眼睛盯着看了许久后,有些不走心地点了点头,“嗯,你能这样想,林淮也算死的不冤枉。”

    “他也是为保护你死的。”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敷衍,杨树皱了皱眉地提醒。

    “所以我现在不是已经在补偿他了么。”

    补偿?

    她补偿什么了?

    杨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但见她一直似睨非睨地斜挑着眉看着自己后,顿时明白了过来!

    “是我?可……可是不是说这次进预备部队是要考核的吗?”

    “是啊,所以我才亲自训练你,不然你真以为我闲的发慌,没事找事干啊。”聂然白了他一眼,靠在了桌角上。

    杨树看到她那一副师父的口吻,心里略有些不满地嘀咕了一句,“你的能力还不如我。”

    聂然冷冷地扯了个笑,“哦?我不如你?说说看,我哪儿不如你了?”

    “你的体能太糟糕了,那些基本的训练你一直都和我差不多,有时候还比我慢上几秒。”

    “原来我一直给你这样的错觉啊。”聂然了然地点了点头,接着撸起了袖子。

    只见小臂上绑着的铅块赫然出现了杨树的眼前。

    “你……你一直绑着?”杨树看着她绑在手臂和小腿上的铅块,惊愕地微张开嘴。

    “现在还觉得我不如你吗?”聂然将手臂上铅块卸了下来,丢进了他的怀里时,那铅块砸在他胸口,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咚”。

    砸得杨树胸口发疼不已。

    好重啊!

    原来聂然一直带着这么沉的东西在和自己训练!

    只不过,聂然带着这些东西和自己练还能和自己的时间相差无几,那如果卸掉呢?

    杨树这才明白自己刚才说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你不早说。”他拧着眉头,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做事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说明。”聂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袖子,冷声地道:“今天就算我的体能真的不如你,那又如何?难道在射击擒拿格斗上,你能比得上我?不过是长短处不一样罢了。”

    这臭小子一遇到进步就骄傲自满,这个坏习惯她非要掰过来不可!

    “不是的!我只是觉得像你这么厉害的人,不应该比我弱。那样……”

    那样我就失去了所建立的目标。

    他站在聂然的身后低声地解释道。

    “觉得自己弱就给我滚去训练。”聂然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随后径直走了出去。

    ------题外话------

    各位妹子们,蠢夏再三的强调一下,如果真的喜欢《军妻》这本文文的请大家支持正版!支持正版的方法有很多种,如果有些学生党没有太多钱的,可以去潇湘做游戏和任务也同样可以获得潇湘币,获取潇湘币的方法有好几种,详情可以请见评论置顶的第一条哦~!

    还有充值的问题也可以进群问管理员,验证群号:118771270,欢迎进群!

    ps:进正版群后会有各种只属于正版的专属福利,并且还可以和蠢夏聊聊一些关于军妻的想法,蠢夏在群里面等你们的到来~!么么哒~

    t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