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10 你确定你能训练我?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自从那天聂然将刘鸿文给训斥走了之后,刘鸿文果然没有再来了,同时也彻底断了杨树的消息。

    不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王班副说过杨树后来一醒过来拔了吊针就又重新回去跪了,谁劝都不听。

    在听到这件事后,聂然对他也越来越失望,觉得实在是榆木脑袋的很,不要也罢。

    索性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开始收拾行李,打算隔天和预备部队一起离开这里。

    她的东西并不多,就那么两件替换的衣服,因为是做勤务兵,基本受训士兵的那些东西她都没有,说是收拾也不过就是全部塞进包里而已。

    就在她打算把刚晒好的几件**放进包里的时候,却无意间看到了桌上那一把黑色的。

    在灯火的照耀下,它就这样安静地躺在那里,暖色的光线镀在身上,反射出了一层薄薄的光亮。

    聂然放下手里的衣服,将黑色的拿了起来。

    这把原本是阿虎的,只不过现在人已成了鲨鱼的口中食,支也落在了自己的手里。

    聂然指腹轻轻的摩挲着身,不得不说霍启朗在霍珩身上花费了不少的心血和金钱。

    阿虎不过是霍珩身边的一个贴身保镖而已,竟然拿着2!

    这全长209毫米,空重0。93千克,管长98毫米,初速每秒在406米左右,现在在黑市上这把的价格应该在三十五万左右。

    真是够舍得花钱的。

    聂然细细地欣赏着身完美流畅的线性以及指尖冰冷的触感,眼底的神色变深了许多。

    或许她不知道,此时她盯着支的眼神完全和霍珩盯着她时的眼神如出一辙,那种强烈浓重的渴望。

    窗外风吹云散,朦胧的月光静静地流泻进了木屋的窗户里。

    突然,“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

    聂然瞬间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将藏在自己的背后。

    这么晚了谁还会到这里来?

    她皱着眉头警惕地走到了门口,单手拉开了门闩,结果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两天前晕倒了的杨树!

    聂然扬了扬眉,随即折返回了**边,背对着他自顾自地将剩下的那些衣服装进了背包里面。

    站在门口的杨树看到她在不停地忙碌打包,皱眉问道:“你要回预备部队了?”

    聂然并没有回答,反而冷嘲着道:“你不好好的跪着,跑我这儿来干什么。难不成是怕死后林淮不肯见你,所以过来让我替你说说情?”

    可杨树恍若未闻,一再地重复问道:“你要回预备部队了?”

    聂然面色沉冷,手下的动作更是加快了不少,“留这儿有意义吗?”

    杨树看着她手中的动作,眉头再次拧紧了几分,嘴唇紧抿成一条线,过了许久,他终于再次开口道:“那天……你说的话还有效吗?”

    聂然顿时怒意横生,这个死小子非要到最后关头才改主意!

    真是个倔驴脾气!

    她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了那么多话,谁知道你说哪一句。”

    “你说,带我进预备部队。”杨树立刻回答。

    聂然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将衣服丢在了**上,转过头冷笑地看着他,“前两天谁劝都不行,哪怕跪晕了也一样坚持,现在怎么了,怎么又改主意了,不会是这两天晕倒的时候林淮来找过你吧。”

    这回她非要好好给这家伙一点教训不可,不然他还真以为这世界围着自己一个人转。

    只是聂然几次三番的冷嘲热讽杨树都没有在意,他只是低着头轻声地回答道:“他没孩子,我想为他守七天的孝。今天已经满日子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

    这一句话让聂然梗在喉咙里的怒斥瞬间化为乌有。

    原来这家伙是想给林淮守满七天的孝期!

    怪不得哪怕晕过去也要坚持继续跪着。

    “既然你说不记得了,那就算了,祝你明天天一路顺风。”杨树看她站在**边冷眼看着自己,于是说完后就转身朝外面走去。

    “我真没见过你这种死脑筋的!”聂然看他真的要走,忍不住恨恨地冲着他的背影训斥了一句。

    杨树不知她这话里的含义,有些不确定地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向他。

    “看什么看,滚回去睡觉!”聂然很是暴躁地对他怒骂了一声。

    混蛋,大晚上的和自己打什么感情牌!

    死人了不起啊!

    装什么孝顺!

    她心里虽然不停地咒骂着,但转过身后却不由自主地已经将包里的衣服一件件又拿了出来,放回了原来的地方。

    好吧,她必须承认杨树这套感情牌打得还算成功。

    看他还站在门外头,聂然冷着脸走到了门口,说道:“明天晚上开始训练。”

    “训练?”杨树一下子没明白过来为什么要晚上训练,等想明白后才略有些讶异地道:“你要我了?!”

    “要你个头,明天晚上熄灯以后来后山训练。”

    “你……训练我?”

    聂然眉头一皱,冷冷地斜睨了他一眼,“不然呢!”

    这家伙是嫌弃她的意思吗?!

    要知道现在整个2区只有她的身份最为接近和了解预备部队的那些考核,虽然她在预备部队也没有好好地正规训练过,也在预备部队时间不长,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吧。

    基本上体能上的那些东西她还是了解的。

    预备部队的体能训练说白了就是比普通部队的要求更高,完成时间更短。

    “明天晚上我在后山的山脚等你。”

    杨树点了点头,“好。”

    “记住,我不喜欢半途而废的人,如果你坚持不下去,那明天你还是别来了。”

    说完聂然也不管杨树的回答,直接将门“砰”的一声给关上了。

    这个死小子真是气死人了,居然在自己面前打感情牌,害得她骂也骂不出口,反而憋得自己一肚子气没处撒。

    杨树你给我等着,明天我非让你练死在这里不可!

    她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暗暗发誓着,然后直接关了灯**休息去了。

    而被聂然隔绝在外头的杨树看着那扇已经紧闭的木门,以及屋内瞬间熄灭的光亮时,语气轻喃却格外的坚定道:“我不会的。”

    接着转而快步离开。

    ……

    第二天一早预备部队整装待发离开,李宗勇站在那里看着时间表,马上就要离开了怎么聂然还没有出现,难不成这丫头是把回去的日子给记错了?

    不会吧,这丫头还不至于糊涂到这个地步吧。

    正想着呢,就看到聂然快步朝着飞机草坪赶过来。

    李宗勇一看到她跑过来,刚打算兴师问罪,却见她手里什么行李都没拿,眼角眉梢都带着些许的笑意。

    他微微一愣,接着恍然地道:“那小子同意了?”

    “当然,我出马怎么可能有问题。”聂然话语里满是抑制不住地得意。

    李宗勇碍于预备部队的士兵在身边,只能故作严肃地道:“行,那我等你凯旋归来,要是没把人训练好,丢了预备部队的脸,看我怎么收拾你。”

    收拾她?

    喂!什么情况,她只是顺便帮忙训练而已,并没有说保证完成任务啊。

    这不是霸王硬上弓嘛!

    就在聂然还没来得及开口抗议,李宗勇就抢先地道:“哦对了,那小子让我告诉你一件事。”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鉴于你做对了选择,所以这臭小子自己暗自动手脚将聂诚胜继续扣留一个月以示惩戒,也就是说接下来一个月没人会来管你。他说,这是对你的奖励。”

    这是让她再也没有后顾之忧?

    呵呵,霍珩这算不算打了个巴掌,赏了个枣。

    “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他?”聂然冷冷地勾唇一笑,眼底尽是讽刺。

    可偏偏故意装作年纪大看不清的李宗勇还一本正经地道:“我会替你转达的。”

    聂然顿时气得后槽牙霍霍作响。

    站在不远处正打算排队上直升机的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在一看到聂然后,立刻不顾纪律地跑了出来。

    李宗勇知道他们感情好,难得破例给了他们半分钟的说话时间。

    “然姐,我们在预备部队等你回来!”何佳玉很是不舍地说道:“还有,你的**铺我肯定给你打扫的干干净净,所以你一定要回来!千万别让我做白工。”

    聂然笑着点了点头,“嗯,解决完这里的事情我会回去的。”

    一旁的古琳也非常舍不得地道:“聂然,你一个人在这里可要照顾好自己。”

    看到古琳,聂然顿时想起那件事,对施倩道:“回去以后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她特意把事情交代给施倩,不交给何佳玉和李骁,主要是因为何佳玉性子大大咧咧不够靠谱,李骁呢也要马上离开六班了,交付给她没什么用。

    至于严怀宇这几个男兵就更没用了。

    所以看来看去,也只有施倩能够担此重任了。

    她刚才看古琳那丫头的脸色真的算不上好看,特别是眼下一片青晕,显然是长时间的睡眠不足给造成的。

    当初她为了能威慑到那群海盗,手法的确暴戾残忍了一些,怪不得这群人,预备部队和特种到底还是差了一段距离,如何抵抗审讯的那些法子都没给他们一一亮过,以至于像古琳这样性子比较温和的可能一时之间没办法接受。

    再这样拖下去不看心理医生,很容易造成精神衰弱,渐渐地就会神情恍惚,最后彻底倒下。

    “你放心,我会盯着她去治疗的。”施倩也看了古琳一脸那苍白的脸色,点头地道。

    然而在一旁一直没有出过声的严怀宇这时候也开口说道:“小然然,你要快快把这里的事情结束,然后回来,我在预备部队等你回来。”

    被忽视了的何佳玉本来正打算怒刷存在感,被他这么一抢拍,顿时不爽了,“你有完没完啊,一个大男人叽叽歪歪的。”

    严怀宇被莫名嫌弃了一把后,也不高兴了,“我哪儿没完了,我一共就说了一句怎么就没完了!而且凭什么你说就可以,为什么我说就叽叽歪歪的。”

    “就是叽叽歪歪。”

    “你!”

    “好了,半分钟到了,现在立刻上飞机!”此时,安远道走了过来,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手表,面色严肃地道。

    这时候的他俨然就是一个教官的形象,而且李宗勇也在飞机上,严怀宇他们自然不会这时候找死和他顶嘴,一个个的又和聂然说了一两句话后转身上了飞机。

    唯独只有安远道没有上飞机。

    “不是说半分钟到了吗?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聂然看到他站在自己的身边,神色有些不悦的样子,禁不住笑着调侃了起来。

    刚才她和何佳玉他们说了才短短几句话哪里那么快半分钟就到了,分明是安远道这人故意提前了时间,想要把人赶走,自己留下来和自己说上几句。

    “你这臭丫头竟然真的不想进一班,哼!你迟早会后悔的!”安远道脸色难看地低声怒道。

    那天他在得知聂然要回预备部队后,马上就跑到营长那边想要把人给要回来。

    当时他还想的挺好,不管季正虎还是聂然本人答不答应,只有营长一答应下来,那就是既定的事实,谁都改变不了!

    但谁知道营长一听到这个话后,只说了一句:聂然不愿意去一班,她想留在六班,那就随了她的心意吧。

    在那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营长是疯了吗?

    随了她的心意?那六班什么地方,都是一群少爷小姐,她在这种氛围里面,这不是在带坏她嘛!

    就在他还想要继续争取的时候,营长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气得安远道真是抓狂不已。

    他是真不懂,六班有什么好!

    如果当初在海岛和她并肩打海盗的是一班那群人,他敢打包票这丫头肯定不会被伤的那么重!

    一个再优秀的人力量毕竟是有限的。

    但一群优秀人的那力量就是无限大了。

    她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

    “做人还是别太贪了,你都有李骁了。”聂然见安远道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笑。

    安远道气呼呼地道:“那又怎么样。”

    “好歹给季教官留一个嘛。”

    一人一个多公平啊。

    更何况一班精英那么多,安远道为什么就非死拽着自己不放呢。

    安远道怒声道:“留什么留,我挖他应该高兴才对,我挑士兵可是很严苛的。”

    “是啊,所以我进不去一班的,是因为能力不够。”聂然借坡下驴顺着他说道。

    结果被他狠狠地瞪了一眼,“胡说!你这几次的行动证明你完全可以进。”

    “那是你没看到我的体能,我体能不行,一跑就喘,一下海就死,留在一班我会被耻笑的。”聂然很中肯地评价着自己。

    但安远道却还是不依,发誓地道:“一个月,就一个月,我一定把你的体能练上来,你信不信。”

    “信啊,你不拿我当人训,我当然练得上来了。”

    就凭安远道那时候让他们夜训爬山的那劲道,被他训练一个月,估计不死也要脱层皮。

    安远道对此很是理直气壮,“要想成优秀的兵,当然要训练严苛了。”

    “所以说,你还是对李骁严苛去吧。”聂然双手负背往后轻轻退了一步,表示和他划分出一段距离。

    安远道气得鼻子都快歪了,就没见过这种不思进取的女兵!

    “你早晚后悔,到时候进不去特种,别哭!”

    他丢下这句话后,一步步地往直升机走去。

    聂然无谓地在他后面说道:“没事儿,大不了到时候再进一班好了。”

    安远道脚下一停,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想得美,我才不收你呢。”

    “明明就口是心非。”

    安远道连输三局,又气又面子上挂不住,这下也不搭话了,头也不回地怒气冲冲上了飞机。

    聂然往后退到了飞机坪外头,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和螺旋桨飞旋的声音渐渐响起,飞机慢慢地脱离了地面,往上升起。

    看着那逐渐消失在天际线的黑点后,她这才返回了后山。

    终于送走了预备部队,也没有了聂诚胜的干扰,接下来这一个月她就剩下训练杨树了。

    不过在训练他的这段时间,自己的体能也不能落下才是,不然军事技能在过硬,体能不过关依然没用。

    她按照自己原先计划的训练继续一日三顿绕山跑,接着为了能够训练杨树又做了一系列的准备。

    等到她把东西准备好后,天色已经彻底黑了。

    她先是跑去食堂开了个小灶,接着返回后山一边等着杨树来一边继续自我训练。

    夜色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终于,再又继续等待了一个小时后,一个脚步声从远处由远渐进地靠近。

    没一会儿,杨树的身影就从层层叠叠的树影中显现了出来。

    聂然一看到他出现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手边的一个背包丢了过去,那背包丢在地上时发出了“咚”一声的沉闷声响。

    甚至这一砸,还扬起了好多的尘土。

    足以可见,这包里的重量可不可小觑。

    聂然看他那怔愣的神色,刚要开口解释这包里面的石块是用来给他负重时,杨树竟然一声不吭地就背上了那一袋石块。

    “从哪里跑?”他直截了当的问。

    聂然顿了顿,将那些话咽了下去,指着后面那座山道:“绕山头跑三圈。”

    “好!”

    话音刚落,杨树脚下飞快地朝着那座山跑去。

    聂然觉得自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在训练他的同时自己也训练一把,于是也背着一袋装满指头的背包跟了上去。

    杨树先是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解,但看聂然不搭理自己,一味地朝着前面跑时,他也就抛开了那些问题,跟了上去。

    两个人原先是并肩跑,渐渐地聂然开始体力不支地和杨树拉开了距离。

    看吧,她现在这身体连杨树都跑不过,还想进一班?那和找死有什么分别!

    跑在面前的杨树看她不停地往后退去,不由得想要停下来拉她一把,结果却听到聂然一声呵斥,“不许停,不要管我。”

    杨树听到她的话后,无奈之下只能自己一个劲儿地往前冲去。

    两个人在这样一前一后保持到了第三圈后,杨树的体力开始弱了下来,反倒是聂然的体力相对持平,她的意志力比一般人都强悍,以至于在最后的时候她竟隐隐开始有些追赶了上来。

    直到最后冲刺阶段,杨树也开始发挥最后一股力量,两个人一时间竟然并肩一路冲向到了山顶。

    三圈结束,两个人在山顶上不停地喘着气,杨树第一句话就是:“你确定你能训练我?”

    t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