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87 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做逃兵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古琳不要去了。”在队伍离开前,聂然突然对站在身后的古琳说道。

    她的一句话让周围的几个人都将脚步纷纷停了下来。

    “为什么?”古琳站在了原地,不解地问道。

    聂然看着她,冷声道:“你曾经遭遇过滑坡,以你的性格创伤后症候群肯定有。”

    古琳下意识地就想要说我么有。

    不过这三个字还没从嘴里说出来,聂然就抢先道:“你别和我说没有,你只是没有再次遇到相同的情况让其爆发而已。你敢说你做梦的时候没有梦见过?”

    “我……”古琳脸色一白,顿时没了声音。

    她低垂着头面色纠结着。

    其实,这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聂然解决完了一个“拖累”后,当下就直接转身往训练场外头走去。

    何佳玉看古琳那样子,作为同寝室的战友,她禁不住劝了几句,“其实不去也有不去的好啊,去还危险呢,不如留在这里等我们凯旋。”

    “聂然也是怕你出危险。”施倩也在旁边拍了拍古琳的肩膀,以示安慰。

    “嗯,我没事的,你们自己也注意安全。”古琳知道聂然是为自己好,也就没有再继续强求。

    其实她强求也没有用,以聂然的性子,她就算再怎么哀求耍赖,聂然也不会动摇的。

    站在旁边的柯鲁看到聂然他们要跟着2班的人出发时,连忙对聂然再三的恳求,“那个……一切就拜托你了,一定要把他们带回来。”

    “你放心,然姐既然答应你了,肯定会做到了。”何佳玉拍着胸脯地替聂然应答道。

    “那营长,我呢?我作为预备部队的士兵,我怎么办?”张一艾见预备部队里的兵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留着,顿时心急地问道。

    何佳玉斜睨了她一眼,“你又没参加过野外训练,带你去也只是拖后腿而已,还是乖乖留在这里。”

    张一艾立刻就生气了起来,“我作为预备一班的人怎么可能会拖你们的后腿!”

    “一班有什么用,预备部队还不是也跟着失联。”何佳玉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

    两个人眼看着就要再次吵起来了,李宗勇这时咳了几声,目光中充满着威严之感,“再吵,就都别去了!”

    瞬间,这两个人就闭嘴沉默了起来。

    半响过后,张一艾这才不甘心地道:“营长,你可不能这么偏心啊,我比他们强那么多,为什么不让我去。”

    李宗勇面色严肃地道:“你应该想,为什么这次安教官不让你去。”

    “为什么?”

    对此张一艾也十分的不解,这次除了严怀宇他们这些做错事的被留在了部队之外,其余人全部都去了。

    可她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也要留下来?

    更离谱的是,现在这群受罚都能去,她还是不能去!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想不明白就一直想,想到明白为止!”李宗勇说完这句话后就直接往办公室里走去。

    他觉得,一班的那些尖子生或许的确在体能训练很出色,但长时间的等级制度让他们有些飘飘然了起来,以至于做人最基本的一些东西都已经忘记了!

    随着李宗勇的离开,何佳玉对张一艾得瑟了几句后,也马上随后跟上了大部队。

    “瞧瞧张一艾那蠢样,刚才营长那番话真是太给力了。”何佳玉一边走一边还不死心地看着站在那边的张一艾。

    “行了,赶紧走,和这种人有什么好浪费时间的。”施倩拉着她往前面走去,“你家然姐已经跑远了。”

    “是哦,然姐,然姐!”何佳玉转移了心思后就朝着聂然的方向快步走去。

    “我以为你会和何佳玉一起奚落她一顿呢,结果你竟然没有。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宽宏大量的。”乔维从后面了过来,笑着对施倩玩笑道。

    施倩也转头冲着他一笑,“很正常啊,说明你以前眼睛很瞎。”

    然后就快步朝着前面走去。

    “……”搭讪失败反被吐槽的乔维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施倩的背影。

    他瞎?

    嗯,的确,他是有点,不然怎么会那么关注她这样不讨喜的姑娘。

    乔维摇了摇头,嘴角含笑地快步跟了上去。

    ……

    2班的人在全部整装待发结束后,所有人快速移动到了港口,并且上了船。

    他们所在的基地位置是一个离海盗不远的一个小岛,所以必须要开船过去。

    这也是聂然没有到了晚上自己单独行动原因。

    航线不明确,又在基地偷船,万一引起不必要的误伤就不好了。

    她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太好了然姐,我们又可以一起并肩作战了!”何佳玉一上了船就跑到了聂然的面前,高兴地说道。

    聂然这时候眉头紧锁,面色发沉地站在船头,看着那片大海,说道:“每一次作战就代表着受伤和死亡,这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次的山路她选的比较险,演习的话那还不要紧,大不了就是一场败仗而已,但真正真枪实弹的打,多一分的危险都是致命的。

    大雾、迷路、滑坡、这些环境因素都不用让他们打,就已经自身难保了。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各种解决的方案。

    “哦。”何佳玉看她神色凝重的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静静地站在她身边。

    “这次你选的地方很危险?”乔维看她不多言的样子,靠在船栏上问道。

    “有点复杂。”聂然叹息了一声,头痛地揉了揉眉心。

    她觉得有必要给这群人打个预防针,以防到时候他们不上心。

    乔维见她竟然开了口,不禁讶异地挑了挑眉,“难得看到你有这么烦躁不安的时候。”

    “这么人多一起去,我很怕到时候正面开战。”聂然想到还有一个班,将近二十个人跟在自己的身后,她就觉得很烦,非常烦!

    “你别太担心了,不管是被困的还是这次跟我们去的,他们都不是普通百姓,也不是新兵蛋子,更不是六班那些千金少爷,都是当了好几年的老兵了,不会有太大问题的。”乔维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由得劝了一句。

    李骁看她眸色沉沉,声音清冷地问:“有比上次还危险吗?”

    “地理环境虽然一样,但是山头是原来的一倍还要多。”聂然坦白的道。

    李骁眉头轻拧了拧,停顿了两秒说道:“我是问,有比那次杀海盗还危险吗?”

    聂然一愣,和杀海盗那次?

    半响过后,她低垂着眸说道:“海盗加上大雾和滑坡的可能,你说危险吗?”

    “……”

    虽然都是老兵,但是在大雾里迷失方向,还要和海盗战斗,这的确危险系数很大。

    众人顿时沉默了。

    就连严怀宇和何佳玉他们两个在听到聂然的话后,也不再咋呼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吴畅和刘鸿文走了过来。

    两个人笑眯眯地搓着手,略有些尴尬地道:“然姐,那个……以前我们几个不懂事,您别介意啊,开的那些玩笑你别当真。”

    站在旁边何佳玉第一个破功,跳了起来,“什么然姐,然姐是我叫的,你不许叫!”

    聂然微怔了一下,这才想起上次她坐在双杠上,杨树在旁边陪着,让这两个人哄笑了一阵。

    她摇了摇头,“我不介意。”

    “那杨树上次对你生气冲你发火,你也别介意啊。”吴畅听到她这么说后,赶忙补了一句。

    何佳玉这下不干了,敢对她的偶像发火?!找死吗!

    “哪个不长眼的敢对然姐发火?看我揍不死他!”说着就要挽着袖子要冲上去了。

    “是啊,谁敢欺负小然然,我第一个给他好看!”严怀宇也附和着道。

    聂然觉得现在已经很烦了,但还是耐着性子对着吴畅他们说道:“不会。”

    吴畅顿时松了口气,冲着某个角落喊道:“杨树,杨树,然姐说不介意,你快点过来。”

    聂然抬头看去,果然杨树正站在那里,看到聂然望着自己时,他面色冷冷地道:“我才不在乎她介意不介意。”

    “你小子真的很嚣张啊,上次在食堂那件事还没和你算账呢,现在还不认错,是不是想打一架?!”何佳玉撸好了袖子就要走上去。

    但被施倩和严怀宇给按住了。

    “你打了人可就没办法跟着你家然姐打海盗了。”乔维站在旁边淡淡说了一句。

    刹那,何佳玉就像是被定格了一样,站在那里。

    恨恨地看了杨树一眼后,说道:“你小子给我记着,等这次打完海盗,我再和你算账。”

    聂然觉得有些吵,转身往船舱内走去。

    “你去哪儿,小然然?”严怀宇看她离开,急忙问道。

    “去弥补漏洞!”聂然头也不回地丢了一句后,和杨树擦肩而过地直接走了进去。

    她现在够烦了,实在不想听他们再吵下去了。

    船舱内整个2班都安静的坐在那里,聂然走进去就看到林淮正站在桌前看着一张地形图。

    “那个,坐这儿?”后面跟过来的吴畅他们看到船舱里的情况后,主动邀请聂然和他们坐。

    “谁要和你们坐!”接下来走进来的何佳玉听到吴畅的话后,嘀咕了一句,接着对着聂然说道:“然姐,我们坐那儿去。”

    “不必了,你们坐。”聂然拒绝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林淮的面前。

    作为死忠粉的何佳玉见此也跟了过来。

    林淮看到他们几个人过来看地形图,以为是担心预备部队,于是说道:““既然师长已经说了,这次作战没有两区之分,你们放心,2区的部队营救成功后,我会立刻派人去营救的。”

    严怀宇嗤了一声,低头看着4号目标区域,说道:“预备部队才不需要营救呢,安远道要是连失联这种小事都干不好,这个教官也算是当到头了。”

    “没错。”何佳玉也点了点头。

    她没进过一班,但是在六班没少听说安远道带兵时那魔鬼样子。

    所以她觉得预备部队肯定是没问题的。

    “说实话,我还挺想看他失联后抓狂的样子,一定很好玩儿。”严怀宇坏笑着指了指地图上的4号区域。

    他们两个人在那边幸灾乐祸的话让林淮听到后,不禁沉着脸怒斥道:“你们还是预备部队的兵吗?不担心部队失联后的情况反而还期待,预备部队怎么会教出你们这种兵!”

    这两个人被林淮这么突然一下,有些懵了起来。

    “这恰恰说明他们对安教官和预备部队有足够的信心。”乔维看到自家兄弟被别的教官训斥,立刻帮衬了一把。

    严怀宇马上醒过神来,连连点头道:“就是啊,我们相信安远道能把预备部队的人带出来,才会这么说的。”

    “强词夺理!”林淮才不相信他们说的那些鬼话!

    一个个眼里都没有军纪和上下级观念,真不知道预备部队怎么会收了这么群奇葩。

    “4号目标点不会有问题,他们选的地方不到两个小时雾就散了,还是管好你的2区”聂然头也不抬地看着桌上的地形图说道。

    林淮看她那么笃定,皱起了眉,“你怎么能这么肯定。”

    “看风向。”聂然如同上一次一样,敲了敲地形图上的那几个风向箭头的标志。

    林淮这下冷哼了起来,上次就是她这个样子,自己才会相信了她的话,将局面弄成这个样子。

    “如果是看风向,那我们2区应该比他们散雾更快才对!”

    聂然指了指地形图上另外的三座大山,“利用风向散雾的确是一点,但是你没有看清楚这里的地形,四面环山,雾气随着风向只是在这其中兜圈子,根本散不出去。”

    “那当时你为什么不和我说?”林淮大怒地质问了起来。

    他有种自己被戏弄的感觉!

    当初说风向的是她,说利用雾藏匿的也是她,现在她却和自己说四面环山根本散不出去。

    那当时她和自己说了那么多是为了什么?!

    他的呵斥引来了不远处所有士兵们的视线,整个船舱内安静一片。

    聂然的目光微顿。

    呵,终于正题来了!

    她微微抬头,眼神里透着些许的薄凉,“我记得我当时也说了自己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是自己你把我的随便说说当成可行方案。既然没这个金刚钻何必揽这些瓷器活儿。”

    她的一席话就如兜头的凉水将他的怒气灭的一干二净。

    是啊,当初她的确说过自己是随便说说的,是自己太当真,觉得方案可行,做出了这么个大漏洞的作战计划。

    林淮被她说的哑口无言,重新沉默了起来。

    只是聂然突然话锋一转,有意无意地试探道:“不过,你完全可以把这件事全部推给我的,何必揽上身自己去冒着险。那边的情况很复杂,恶劣的天气加上神出鬼没的海盗,很容易就丧命的。”

    林淮冷哼了一声,“我没有拿女兵顶包的习惯,男人就该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至于丧命,我作为一个军人,为这身军装丧命,是我的荣光!”

    他说格外的义正言辞。

    倒是让聂然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聂诚胜居然还能教出这么耿直的兵?

    这还真是稀奇了。

    她原本以为林淮在聂诚胜的面前说那番话是替自己遮掩,然后秋后算账,没想到倒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虽说这件事是林淮做的计划,但实际上这个馊主意的确是她聂然出的。

    说到底,幕后黑手还是自己。

    “这次一共派出去多少人?”聂然结束了试探后,顿时认真了起来。

    “四个班,一百二十。”

    “这次2区部队的人在这场战役里做什么角色?”

    “为预备部队扫除周边几个分散区域的海盗。”林淮看她神色严肃,也耐心地替她说起了这次的作战的一些情况,还用笔替她标出了海盗的区域活动范围。

    “海盗人数呢。”聂然仔细地看着地形图上的标记,继续发问道。

    “加起来一共也在一百多名。”

    一百多名?聂然手中的笔微停顿了一下,斜睨了他一眼,“你们倒是挺公平。”

    偷袭还要用一百多个士兵,也真是够了!

    聂然似笑非笑地勾着唇,低头在地形图上画画写写。

    站在桌边的严怀宇他们看着那细细密密的地形图早就已经花了眼,除了李骁和汪司铭还能偶尔搭上几句话,其他人根本无法开口。

    “你现在最好祈祷他们还没有对着那群海盗开枪。”在一番研究结束之后,聂然放下了手里的笔,说道。

    林淮疑惑地问:“为什么?”

    “因为在这种环境下,你们打不过这群的海盗。”聂然非常确定地说道。

    林淮摇了摇头,反驳道:“不可能,就算环境因素不利于我们,但是你当初说过,我们的地势高,加上隐蔽性好,打起来更容易。”

    “那如果他们不打呢?”

    聂然冲他微微一笑,笑得林淮愣了愣,“什么意思?”

    这回就连李骁和汪司铭都不懂她的话了。

    怎么可能会不打呢?

    根本不现实啊!

    聂然重新拿起了笔在山的几个地方画上了圆圈,以及所有用蓝色标志水源的地方也同样圈了出来,“你们所有兵力都集中在山上,他们只需要把几个关口堵住,还有水源给拦截掉,都不用打,他们就赢了。”

    “……”

    聂然的这一句话,果然那群人都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显然他们没想到这个方法。

    断水源,堵关口,把他们困在其中,没有吃还勉强,可没有喝,不超过三天这群人肯定一个个都跑出来自己投降了。

    那到时候海盗连一颗子弹都没有废,轻松抓人。

    想到这里,林淮只觉得自己背脊骨一阵发寒。

    这可比在迷失在山里面更恐怖!

    “不能,海盗有那么聪明,还会用这一招?”严怀宇听到聂然的话不确定地道。

    “不能?海盗远比我们还要狡猾,他甚至在困人的同时,利用这群人做诱饵让我们去救援,然后伏击我们。”聂然看着地图,语气凝重,“所以,迷失方向滑坡都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在这些情况下还遇上了海盗。那么他们的存活机率是百分之五十,我们的是二十五。”

    “为什么我们比他们低啊?”施倩皱眉问道。

    “因为你他们是饵不会立刻死,但我们是救援,一批又一批,源源不断,必须立刻杀。”乔维替聂然解释。

    那字里行间里透出了一股肃杀的气息,让何佳玉他们几个人心里头发寒。

    “反正所有的可能性我都已经说了,要是不想参与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聂然觉得效果已经达到了,该是让这群人知难而退的时候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退呢!大不了正面对打就正面对打,小爷我最近枪法练得还是挺不错的。小然然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拖后腿的!”严怀宇很是自信地说。

    “然姐,我也肯定不给你拖后腿,你说过当兵不能做逃兵!”

    经过他们两个人的情绪渲染,其余人也齐齐振臂应和了起来。

    “对,不做逃兵!”

    “没错,做什么都不能做逃兵!”

    听着那群人呼呼喝喝的声音,聂然此时此刻真想把这两个家伙直接丢进海里去喂鲨鱼!

    “现在所有人检查装备,马上隐蔽登陆!”林淮这时高喝了一声,瞬间所有士兵整齐划一的站了起来。

    “是!”

    得,白浪费那么多口水了!

    ------题外话------

    昨天说好万更的,然而今天家里有亲戚来,闹腾了一下午……好,我爽约了,但是我已经不敢承诺明天的万更了,我好怕又出现别的事情,所以,保守点我还是节日过完给你们万更!别打我……【顶锅盖逃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