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85 跪地求人,当众打脸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他的回答声音很大,几乎覆盖了整个训练场,震得在场所有士兵的眼神气了些许的变化。

    他们整个部队比不上聂然一个?

    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是!预备部队的确很厉害,是尖子兵才能进的地方,这点他们2区的人并不否认。

    可问题是,聂然现在是一个连枪都不敢握的被筛退出来的兵,只能在2区做着打杂工作。

    就这种兵,他们2区随便一个人都比她强,更别提是整个部队了!

    果然,很快就有人跳了出来。

    “简直就是个笑话,她聂然是三头六臂还是七十二变化啊,能比的上整个部队?”站在人群里的张一艾率先讥讽地说道。

    这次预备部队里面除了严怀宇他们这几个犯了错的人留下之外,张一艾也在其中。

    其原因是,安远道觉得上次在食堂里仗义的表现太过糟糕,索性命令她暂留部队里。

    张一艾为此气郁不已。

    这件事让她上诉了好几回,结果都被安远道一句‘士兵要无条件无从安排’给打了回来。

    不爽的心情又被柯鲁这夸大的话找到了发泄口,毫不留情地讽刺着。

    “喂,你知不知道她现在就是管仓库的,比炊事兵都不如!说真的,你求她,还不如求我。”她双手环胸,很是高傲地说道。

    站在聂然面前的柯鲁听到后,直爽的脾气也让他同样毫不留情地皱眉不屑地道:“求你?你算什么东西,求你?!你连她的一丁半点都比不上!”

    张一艾闻言后,这下真是被刺激到了,她快步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气愤不已地指着聂然说道:“我怎么比不上她了,我是预备部队一班的人,她是什么,一个区区普通部队最底层的打杂士兵!我比不上她?哈,实在是个天大的笑话!”

    柯鲁眉头皱起,他不懂什么一班二班,他只知道聂然在他们岛民的心目中比谁都厉害。

    她是英雄!

    是她带领着他们走出了被海盗迫害的时代!

    哪怕是那些后来救援的士兵们。

    他们可以感激这些士兵为他们所做的一切,但依然夺不走聂然在他们心中的那份尊崇。

    “你就是比不上她。”柯鲁用十分严肃和肯定地口气回答着。

    张一艾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说我比不上她,就比不上她了吗?你倒是说说看,她有什么能耐的地方,让我比不上她!”

    站在旁边的何佳玉凉凉地插了一句,“然姐都不需要和你对打,只需要口述就能打败你,这点还不够吗?”

    她的嘲讽极其的浓烈,戳中伤疤的张一艾脸色一白。

    那次打架是她这辈子唯一的耻辱!

    她又气又恼,咬牙切齿地道:“除了打架呢?还有别的吗?哼,估计也就剩下打架了!毕竟其他的什么都不敢。”

    张一艾暗讽聂然不敢拿枪的事情,让严怀宇他们心生不忿。

    正打算反驳,却没想到柯鲁这时候站了出来。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她不敢做的事情,我相信其他人也不会敢了!”

    “这可不一定。”张一艾得意而又讥笑了一声。

    至少她敢拿枪射击,聂然现在可不敢。

    柯鲁看着她刻薄的冷笑,心里的火彻底爆发了。

    敢侮辱他们心中的英雄,不可原谅!

    他跨步走到了她面前,怒视地道:“不一定?她敢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徒手排雷,你敢吗?她敢为了诱敌深入,站在地雷区里,你敢吗?她敢为了自己的战友,在没有任何武器装备和救援的情况下,身负重伤一个人留在海岛杀一百多个海盗,你敢吗?”

    柯鲁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更震撼人心。

    在这巨大的训练场上,久久回荡着。

    张一艾被他那双充逼人的眼神和那魄人的气势吓得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竟愣在了那里,无声地张了张嘴。

    那次她并没有参与救援行动,只有一批一班的尖子兵参与行动,她也是后来听回来的那些人说的。

    什么挖地雷啊,和海盗当面枪战啊,她觉得一点也不可信,她以为那只是以讹传讹下的刻意吹嘘罢了。

    毕竟谁会在没有措施下敢去碰地雷,不要命了吗?!

    还有和海盗当面枪战,她这个一班的尖子生在和海盗单枪匹马之下都有些发憷,更何况聂然这种六班的差生,根本就不可能!

    “有……有谁能证明?”张一艾有些气短地说道。

    柯鲁猛地一拍自己的胸口,“我活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对此,已经从刚才的话语中缓过神的张一艾不屑地嗤笑了起来,“你?你是谁?”

    “我就是在那个海岛上的岛民啊!”

    张一艾冷笑了一声,“你说我就信啊,有谁能给你证明吗?”

    站在旁边与有荣焉的何佳玉同样豪爽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们啊,我们整个六班都能证明。”

    “这次除了你们几个人来,其余六班的人根本连来的资格都没有!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联合起来唬人的。”

    张一艾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这些人是在糊弄自己了。

    这几个人一个个的都和聂然好的恨不得能穿一条裤子,他们说出来的话根本不能相信!

    “我可以证明。”突然,不远处的一个声音响起。

    瞬间,在场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的目光移动了过去,就连张一艾都将视线转移了过去。

    只见李宗勇站在那里,面色淡定地重复道:“我证明。”

    轰——

    在场的那些士兵们都哗然了起来。

    预备部队的营长竟然亲自出来证明这件事。

    这事儿肯定是真的了!

    老天爷啊!他们的耳朵刚才没有出现幻听?!

    徒手排雷?

    诱敌进雷区?

    身受重伤杀海盗?

    原本对聂然心中不满的士兵们,心中掀起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

    从此对预备部队的敬畏之情又多了一层。

    这要怎么样的残酷训练,才能训练出敢这样做的人。

    在雷区里徒手排雷,这得要多大的自信和冷静才敢去做,那就好比在和死神擦肩而过啊。

    “我……我没听错,那个男的说的人是咱们这个在食堂没替自己反驳一句的聂然吗?”站在人群里的刘鸿文惊骇地感叹道。

    “我实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在听到营长的亲自证明后,吴畅已经被震惊得整个人都恍惚了起来,“这么牛掰的人,我竟然……我竟然不知死活的起哄开她玩笑。”

    他想起那次在训练场的杠杆旁对杨树和聂然一阵的哄笑。

    天,如果时间倒流回去,他一定对聂然毕恭毕敬的。

    刘鸿文看吴畅那晕乎的样子,小声提醒地道:“你如果是不知死活,那杨树怎么办。”

    一语惊醒梦中的吴畅这下马上就清醒了起来,“对哦,杨树不仅和她开过玩笑,还和她吵过架闹过脾气!我的妈呀,聂然没打死他,对他真是宽容了。”

    以聂然这种徒手挖雷的彪悍能力,在被杨树搭讪开玩笑后没用地雷砸死他,真的是奇迹啊。

    吴畅凑了过去,用极小的声音对着杨树出谋划策道:“杨树,你要不然等会儿抽空给她道个歉,争取宽大处理。”

    “是啊杨树,不然我怕她能用像杀海盗的方式宰了你!”刘鸿文也在一旁煽风点火地打趣道。

    可杨树并没有搭理,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嘴里喃喃自语地道:“杀过海盗……”

    她竟然杀过人。

    他一直以为她最多就是训练的艰苦,没想到她居然出过任务,杀过人!

    一百多个海盗……

    自己和她同为当兵的,先抛开预备部队和2区部队的等级问题,只是杀没杀过人这一点就已经是落了下乘。

    人都说,当兵没杀过人,那就不能是真正的兵!

    所以,她和自己是不同的。

    想到这一点,杨树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眼神复杂地盯着聂然的侧脸。

    春季的阴沉天色下,她就那样站在那里,面色淡然,似乎一切都和她无关,她就好像是一个旁人冷眼瞧着这一切。

    明明她正处于这个风暴的中心!

    为什么,为什么她总是这么可以风轻云淡的?

    她看上去那么的瘦弱,那么的平易近人,杨树到现在还能想起当初她坐在那里和自己笑的时候。

    但现在却知道,她杀过人,不仅杀过一个,而是一百多个!

    到底,她是怎么做到这样淡然处之的!

    而除了杨树不敢相信之外,还有一个也已经懵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就是站在李宗勇旁边的聂诚胜。

    当他听到李宗勇的简短“我证明”三个字的时候,就如同一道雷炸在他耳边,让他嗡嗡作响。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真的幻听了。

    在海岛打海盗这件事他怎么不知道?

    为什么聂然没有告诉过他?!

    徒手挖雷?杀海盗?

    这……这个男人口中的人,真的是他的女儿吗?!

    是那个被自己打了也不敢握枪的聂然?

    是那个被自己称为废物的聂然吗?

    他用一种骇然的眼神看着聂然,就好像在看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

    聂诚胜实在无法想象,他们口中说的那人会是自己的女儿!

    那么的强悍,那么的……让人匪夷所思……

    “就……就算她再厉害,那也比不上整个部队的兵力!”站在那里的张一艾在听到李宗勇的亲自证实后,依然不甘心的嘴硬道。

    她就不相信自己这么说,李宗勇还会反驳她!

    那样做可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柯鲁听到后愤怒地道:“怎么比不上了?你说你们部队厉害,可是这都多少天了,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只会一味的和我拖延,说什么需要从长计议,说什么当兵的命也是命!她呢?”

    柯鲁站在张一艾的面前,手唰的一下指着还未发过一声的聂然,“她当初当初在海岛上上逛了一圈,作战计划立刻就拟定了出来,并且带领着我们岛民们开始排雷挖沟做陷阱!”

    “那时候的情况比现在恶劣一百倍!没有像你们这样大规模的人,也没有任何武器装备,什么都没有!只有海盗为了防止我们逃跑埋在地里的雷!为了打赢这场仗,她就这样站在雷区里徒手挖,那玩意儿一不小心就会爆炸,可她呢,明知道自己可能会死,还是面不改色的挖!”

    “怎么,难道她的命就不是命了?!你们的命金贵,难道她的命就贱了?!”柯鲁越说神情越激动,说到最后这一句的时候,他的眼神已经从张一艾转移到了聂诚胜的身上。

    他分明就是在指责聂诚胜十几分钟前说的那句话。

    聂诚胜脸色骤然变了变,却沉着气没有说话。

    “你也配和她比?你也不嫌丢人!”柯鲁厌恶地朝着张一艾瞪了一眼。

    “就是,敢和然姐比,真不嫌丢人。”何佳玉借机也补上了一刀,气得张一艾脸色通红,但又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聂然站在那里,像是置身之外一样地看着。但心里却因为柯鲁这番强词夺理的话而嘴角轻轻地划过一抹讥笑。

    这个家伙,表面话说的可真是一套套的。

    自己当初之所以那么拼命的挖,还不是这群人威胁自己,才让她不得不出手帮助。

    现在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完全是她为了这群岛民不顾自己生死帮助,将自己完全化身成了救世主一样。

    这算什么?

    变相的讨好?

    聂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柯鲁在教训完了张一艾后,再次转身走到了她的面前,“聂然,我求求你,再帮我们一次!”

    他双手合十的请求地道。

    聂然没有发声,周围一片静默,但众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不说话,其他人也一样不敢说话。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她已经不敢拿枪了,就算想救也有心无力。”身边的李骁这时候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她清冷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那么的突兀。

    “不敢拿枪?为什么?”柯鲁错愕极了。

    聂然轻轻转过头看了身边的李骁一眼,若有似无地冲她笑了笑。

    这是想激她?

    手段可真弱。

    她顺着李骁的话点头道:“是啊,我已经不拿枪了,现在是一个连炊事兵都不如的守仓员。你还是找营长好好的解决这件事,我回去了。”

    说完后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身往训练场外头走了。

    帮他救人,她又不傻!

    这次那么多人作战,摆明了剿灭海盗的规模很大,她一个人跑进去救那一百多号生死未卜的人,她是疯了吗?!

    万一没把人救出来,自己折进去怎么办。

    她为什么要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更何况,她现在已经够头疼了好不好!

    柯鲁的话肯定刺激到聂诚胜了,说不定今天下午又要被他拉进训练室重新练握枪了。

    好不容易她被放逐到部队的最边缘,经过柯鲁这么一折腾,她估计又要回来了。

    这群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正当她快步往外头走去时,身后再次传来的柯鲁的一声大喊,“到底要怎么样做,你才能肯救他们!是不是你还在生气上次我们扣押下你的事情,我可以给你道歉,我可以给你下跪!”

    “噗通”一声,膝盖骨和训练场的水泥地面发生了碰撞,闷闷声音响起。

    “天——!”

    众人看到后,一个个都倒吸了口凉气。

    聂然脚下的步子停了下来,但没有转过身。

    柯鲁看她停下脚步,以为有希望,连忙跑到了聂然的面前,重新跪了下来,“那次我跪求你的原谅,这次我跪求你救他们!求求你!我求求你!”

    站在旁边的林淮刚刚被柯鲁的一番话惊得久久不能回神,现在看到他竟然为此跪在地上,大步走了过去将他扶起,“你快起来,这里是部队,不搞这一套!你们的人部队会救的,你放心!”

    可柯鲁并不搭理,还是跪在那里,嘴里念叨着:“我求求你!救救他们!”

    “然姐,不如你救救他们。”何佳玉看到柯鲁一个大男人跪在那里那凄凉的模样,不禁为他也求起了情。

    “是啊,小然然!你也不忍心看他这样跪在你面前。”严怀宇也说道。

    古琳皱巴着小脸求情道:“你帮帮他,聂然。”

    柯鲁听到他们的求情后,为了表示诚意,他不惜对她大喊了一声道:“我给你磕头了,求你救救他们!”

    话音刚落,他就“砰砰砰”连续对着聂然磕了三个头。

    聂然眉头轻皱,立刻避让了开来。

    在训练场的那些人看到柯鲁这样做,神色都沉然了下来。

    人都求到这个份上了,聂然要是再不答应下来,那就太过分了!

    众人的目光都锁定在聂然的身上。

    春风吹拂,她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并没有被他的诚意所打动,淡淡地道:“你求我没有用,起来。”

    “有用,有用!肯定有用!”柯鲁跪在那里怎么也不肯起来。

    聂然看他怎么也说不听,当下也不在和他继续纠缠了,侧过身从他身边绕过往外头走去。

    众人们都看着聂然的背影,包括李宗勇。

    本来他以为柯鲁的出现或许对于聂然的人生是一个转机,但现在看来聂然并没有被动摇。

    看来她的想法很坚定,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不回头了。

    唉……

    李宗勇暗自摇头。

    而站在那里的林淮见此觉得在这么多士兵面前演这一出,实在是太丢部队的脸,这下又加了三分力道硬把他搀扶起来,“你求她没有任何的用处!而且部队已经出发了,马上就要到达指定山头准备袭击了,很快就要救他们了。”

    往外走的聂然听到山头两个字的时候脚下的步子微滞了一下,眉头稍稍拢了一下。

    山头?

    她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了一丝念头。

    不,应该不会的!

    那个明明是用来演习的,不可能的!

    聂然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太多了,轻摇了下头正要抬步往外走去,柯鲁已经松开了林淮的钳制冲到了聂然了面前,堵住了训练场的铁网大门。

    “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我给你道歉,行不行?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看着如此恳切的柯鲁,聂然很是无语地道:“林教官说了,已经在救援了,你还要求我干什么。”

    “我不信他们,我只相信你!”柯鲁站在她的面前,固执地说道。

    只相信自己?

    聂然这下玩味儿地笑了起来。

    她看上去有那么值得被相信吗?

    是不是该小小给他展现一下自己真正的那一面,嗯?

    “这次是大规模的剿灭,你信我也没用,我一个人杀不了那么多海盗,他们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我。”

    她说完就想要推开柯鲁,结果被柯鲁抓住了手臂,“不会的,不会的!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你那么厉害!”

    聂然眉头锁起,用力一抽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淡漠地道:“我再厉害也不是神,抱歉。”

    说完后她将柯鲁推就开往外头走去。

    “可在他们的心目中,你就是神!你救过他们,你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值得被他信任!”站在远处的汪司铭突然开口冲她喊道。

    身后的李骁也走了出来,声音清冷地道:“他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你的身上了,你真的要他失望而归吗?”

    他们两个人的话比起严怀宇和何佳玉那一句干瘪的帮帮他来说,更为触动人心。

    当然,触动的也只是周围的人而已,对于聂然来说,除非她自己改变心意,否则其他人说的都是废话而已。

    “我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要给他希望,于其希望过后再失望,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他希望。”聂然默然地说完后,转过头对着柯鲁说道:“我真的帮不了你,能帮你的是他们,他们会做救援,你安心等等。”

    “等他们救援,人都死绝了!我求求你了!”

    柯鲁情急之下又想要给聂然下跪,只不过这次被林淮眼明手快地挡住,严肃地劝道:“你放心,我们部队的人肯定会把你们安全救出来的!这次的计划我们周详,连山里大雾和风向的改变都算了,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聂然在听到几个关键字眼后,眼眸闪过一次惊愕。

    她怔愣了一下。

    山头、大雾、风向……这几个字在她脑海里盘亘着。

    一个让她刚才觉得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似乎变成了现实。

    林淮似乎将自己的想法和聂诚胜说了,然后运用了这次的作战里面。

    不,不对!

    那张地形图上分明写着的是演习!

    难不成是聂诚胜为了防止被泄露,做了防范?!

    所以那不是用于红蓝双方演习用的,而是……这次作战用的!

    当这份认知从她大脑里闪现时候,她的神色变得严峻了起来!

    当初她其实是特意在聂诚胜的办公室等林淮,为的就是把这个看似完美其实具有极大漏洞的方案以他的嘴告诉聂诚胜。

    到时候聂诚胜只要在演习中出现了失败,他的职位也差不多就做到头了。

    可没想到,作战计划是成功传达了,不过这份图竟然是作战图!

    这意味着那些士兵一旦上了那座山,就全军覆没了。

    不是只是红蓝军的帽子上冒烟那么简单,而是死亡,再也不会醒过来的死亡。

    聂然站在那里,低垂地眸子里不安、焦躁和纠结。

    她握紧的手使得指尖都泛了白。

    救、不救两个想法在她的心里做着极大的斗争。

    最终,她咬了咬牙决定放弃。

    死了人说不定聂诚胜的罪名更大,别说职位了,直接进军事法庭也说不定啊。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死个人而已,再说了那些士兵又不是听她的命令上的山,和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

    打定主意后,聂然决绝的转身就快步地走出了训练场,往后山走去。

    所有人都看着她渐渐离开的背影。

    严怀宇看到后不禁气恼地捶了一下铁丝门,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站在训练场门口的柯鲁还不死心地冲着聂然的身影吼道:“就算你不救别人,那你救救克里,他还那么小,孩子是无辜的!”

    最后的那三个字顿时让聂然像是按下了暂停键一样,让她停了下来。

    无辜的……无辜的……无辜的……

    每在心里默念一遍,聂然的手就不自觉地握紧了几分。

    握紧,握紧,再握紧,直到手快要麻木,她还是紧紧的不放手。

    如果转身,那她这些天的忍耐就白白的忍受了。

    “我求求你了,只有你能帮我了,只有你了……”柯鲁说到后面竟失声痛哭了出来。

    整个训练场上就听到柯鲁的哭声,一声又一声,压抑的让人觉得窒息。

    是的,现在只有她能帮那群无辜的士兵了。

    因为只有她知道那个地形里的漏洞,只有她能把这些人救出来。

    聂然咬着牙,眉头深深地、深深地皱起。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二十秒……

    终于!

    她霍地转过身,并且咬牙切齿地重新走了回去。

    妈的,那群人要是因为自己无辜枉死了,她得欠多少条命!

    训练场内那些几乎快要放弃的六班的人在看到聂然折返回来后,又惊又喜地瞪大了眼睛。

    但聂然并不是走到柯鲁的面前,而是站在了林淮的面前,冷声地道:“是那座山吗?”

    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别人或许听不明白,但林淮却立刻明白她是在问自己什么,他眉头轻皱起,“军事机密你不应该打听。”

    聂然深吸了口气,沉默三秒,突然身形暴起,一把揪住了林淮的领子,将他直接压在了铁丝门上。

    她的力道太大,以至于铁丝发出了“哐当——”的巨大声响。

    惊得那群受训士兵们都傻了眼。

    老天啊,聂然敢和教官直接杠上,太猛了。

    聂然眼底是一片冰锥般的寒气,手揪着他的领子,问道:“是不是!”

    林淮被这突入的变故不禁愣了愣神,在她满是森冷的气息下,竟不自觉地点头应道:“是。”

    “部队什么时候出发的?”

    “今天凌晨。”

    “有和他们通过无线电吗?”

    “我不知道。”

    “预备部队的人也在其中吗?”

    “不是的,预备部队他们在另外一个点伏击。”

    “哪里?”这句话聂然并不是在问林淮,而是李宗勇。

    她必须要知道预备部队有没有上那座山,如果预备部队的人在上面或许还有救,毕竟安远道训练出来的人还是很有水准的,加上这次是安远道带队,说不定他们在自救的同时还能把2区的人给带走。

    但……如果两个部队是分头进行,那可就真完了!

    正当她思索对策的时候,就听到李宗勇回答道:“在4号目标点的西侧”

    那群士兵们这下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原先他们以为李营长不会搭理她,因为这是作战方案,非此次作战人员是不可以听的。

    但没想到,李营长不仅说了,还说得特别的详细。

    这聂然到底什么来路,让李营长这么看得起。

    要知道预备部队的安教官在看到李营长的时候都毕恭毕敬的,可这位呢,要问就问,要说就说,一点上下级观念都没有。

    殊不知,聂然本身就很得李宗勇欢喜,除了这次的海岛一战之外让李宗勇很是欣赏之外,在新兵连的卧底成绩也是很不错的,再加上有霍珩在背后罩着的,那臭小子的未来媳妇儿这一层关系,那当然是条件无限放宽了。

    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可是很期待喝到这杯儿媳妇的茶的。

    李宗勇在这头自我的美好幻想,那头的聂然却在听到两个部队各自分头行动后,神色更加严峻了起来。

    她松开了林淮的领子,站立在那里,对着他们吩咐道:“马上连连预备部队和2区部队的无线电!”

    然而她只是一个仓库员,没有这个权利命令这些人去做事。

    聂诚胜身边的人以及李宗勇身边的人都面面相觑着,不敢随意擅自行动。

    收起思绪的李宗勇发现她神色不对劲,对着身边的属下下令道:“连。”

    “是!”那名属下立刻一路小跑进了办公大楼内。

    沉闷的气氛再次蔓延开来。

    天际线上一层厚重的乌云压境而来,给在场的人都平添了一丝的阴霾。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过去。

    所有人都在等。

    从一开始,聂然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同样的,她也在等。

    她靠在铁丝网上,神色凝重。

    时间每过去一分钟,她心里的希望就少上一分。

    时间越长,代表着连接越困难,失联的机会就越大。

    过了将近十分钟后,李宗勇的属下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面色焦急地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无线电无法连上他们!”

    这一个消息立刻让众人们惊讶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明明凌晨的时候还有联系,怎么会才短短四个小时就失联了!”聂诚胜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禁皱眉质问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那名属下也不知所措了起来。

    果然失联了!

    聂然当下就转身往外头走去。

    何佳玉看到她一言不发地沉默离开,急忙喊道:“然姐,你去哪儿?”

    “那还用说啊,聂然肯定是去救人了。”施倩笃定地说道。

    何佳玉望着聂然快速往外走的背影,禁不住崇拜地赞道:“靠,然姐就是然姐,做什么都燃爆了!然姐等等我,我也要去救人!”

    说着就飞快地赶了上去。

    “小然子,我也去,带我一个!”严怀宇也紧跟其后地说道。

    这下,六班那几个原先是罚留下来的人全都跟了上去。

    聂然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就听到林淮的呵斥声响起,“你们干什么,造反吗?!还有没有部队纪律了!”

    在师长和营长面前说走就走,一点规矩也不讲不说,还在这群士兵们面前这样胡来,以后这群士兵也有样学样怎么办!

    那还有部队的样子吗?!

    可何佳玉那几个人压根就不搭理他。

    对于他们来说,除了预备部队的教官之外,其他部队的教官是没有资格来管他们的。

    反倒是柯鲁在听到施倩那句救人后,连忙跑到了聂然的面前将她拦住,满是期冀地问道:“你是不是要去救族长他们了?”

    聂然神色淡然地回答:“不是,我是去救迷失在山里的2区士兵。”

    救那群那些被她给坑了的无辜的2区士兵们。

    想想都觉得倒霉,原本事情可以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完美结束的,结果谁想到自己居然棋差一招的算错了地形图,这下还要自作自受的跑去救那群人。

    站在她面前的柯鲁听到后,那张充满期望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他局促不安地问道:“那……那你能不能顺便救救族长他们?我求求你了!我真的求求你了!”

    说着他再一次的打算跪下。

    聂然看他这样做,实在是无奈极了,“你们的人被海盗抓走的时间太长,生还几率不大。”

    她的说很坦白,比起李宗勇和安远道都要坦白。

    本来嘛,他游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好几天了,现在又过了这么多天,说真的,能活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海盗是不会白养那群人质那么久的。

    他们在抓到人第一件事就是,看这个人本身带了多少钱,以及还可以压榨出多少钱。

    一旦没有价值可利用,除非是大佬级别的人物,一般小人物都会直接杀掉丢在进海里喂鲨鱼。

    柯鲁他们这种岛民,穷的叮当响,既没钱也没权,什么利用价值都没有,基本上海盗会直接撕票,根本不会把他们留下来做人质。

    所以聂然基本可以断定,那些人已经死光了。

    “什么?”果然,聂然的这一句话就让柯鲁的脸色变得煞白了起来。

    甚至接受不了打击往后踉跄了两步。

    聂然看他那副受打击到极点的样子,又看在他给自己又磕头又下跪的份上,还是补了一句,“我尽力。”

    柯鲁微微抬头,诧异中带着些许的不敢相信,“你……你不是说他们……死了吗?”

    “只要他们还活着,我一定带他们回来。”聂然向他承诺了这么一句。

    反正她知道,自己这回一旦跑去那边,百分百是要和海盗见面的,不杀光那群海盗自己肯定也不会活着回来。

    “真的吗?谢谢,谢谢你!”柯鲁在听到她的这一句保证后,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一旁的何佳玉听到她那句承诺后,连连感叹地道:“然姐你太他妈帅了!你要是男的,我一定要嫁给你!”

    “我要是男的,一定不要你。还有,别跟着我。”聂然说完后,踏步就往外面走去。

    只是,还没走出训练场,就听到身后一声暴喝,“聂然,你给我站住!”

    ------题外话------

    明天就是粽子节啦,大家粽子节快乐哦!

    ps:今天的章节够给力,是不是有种扬眉吐气的赶脚~

    pps:男主马上也会登场的,大家都别急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