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70 警察查房,浴室迷情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聂然快步冲下了楼,跑出了酒店大门,站在门外的服务员看到她那么一个年轻女孩儿孤身一人这么急匆匆的跑出来,很礼貌的上前询问需不需要帮助。&#

    “请问这位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这里是郊区的酒店,夜晚出行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不会像闹市区的酒店有出租车排着队一辆辆的在酒店门等候着。

    聂然用视线扫了一圈在确定没有出租车后,抓着身边的服务生说:“我要出租车!”

    她不能回楼上问李叔要车子,这辆车是家里的,一旦被拍下来很容易被人查到,更何况她这么晚开车李叔肯定也会起疑,并且把这件事告诉聂诚胜。

    她不能冒这个险。

    “出租车在酒店的待运通道那里,我可以带你去。”那位服务生看她神色凝重,也丝毫不敢懈怠,领着她就往待运通道快步走去。

    现在时间太晚,好多出租车司机觉得酒店这里肯定不会有人会需要车,所以去大街上跑单去了,整个通道冷冷清清的很。

    不过还好,最后一辆待运出租车还静静地停在那里,显然是想守株待兔一把。

    聂然一看到那辆显示着待运的出租车后,也顾不上身边的服务生了,直接拉开车门对着司机报了个离宾馆不远的标志建筑。

    “快点,我有急事!钱不是问题!”

    她最后的那一句话让司机大叔一下子来了精神头,脚下油门一踩,“咻”的一下车子就飞射了出去。

    “小姑娘你放心吧,我驾龄十几年了,这里的路我熟悉的不得了,保准半个小时内就到!”司机大叔侧目看到副驾驶座上的聂然。

    车外的路灯一盏盏的在极快的车速里从挡风玻璃前掠过,一道道的光影和黑暗交错地照在她的脸上,显得急促而又紧张。

    那么一个小姑娘这么着急忙慌的在大半夜跑出去单身跑出去,肯定是出了很大的事情吧。

    当然,这只是司机大叔自我感觉。

    聂然那时候只是坐在副驾驶室上用沉冷的目光笔直地看着前方,毫无情绪。

    只是就是这种没有波澜的情绪才让大叔觉得更为不安,忍不住开口想拉几句家常缓和气氛。

    “那个小姑娘啊,你是接谁吗?”

    可惜在这种时候聂然满脑子都是车子能快点、再快点、更加快点,根本没有任何的心思去和他说话。

    刚才在酒店里浪费那么久的时间,也不知道霍珩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那个老板是不是已经报警了?

    警察局会不会有霍褚的人?

    是警察先到霍褚的人先到?

    如果警察先到她要怎么做,如果霍褚的人先到她又应该要怎么做。

    或者说……霍珩已经打电话给阿虎派人把他接走了?

    一系列的问题在她脑海里不停的盘旋着。

    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霍珩已经走了!

    身边的司机大叔看聂然一声不吭,以为是紧张到发傻了,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十多年循规蹈矩的司机大叔他又是一脚油门踩了下去,速度又提升了不少。

    郊区将近午夜时分的马路上别说车了,连个人都没有,只看到一辆出租车略有些超速行驶。

    原本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硬生生的被大叔提速到了……二十五分钟。

    毕竟他还要继续开出租下去,为了聂然超速吊销驾照可不行啊。

    车子才刚停,聂然丢下了五张百元大钞直接下车往外走去。

    司机大叔一看后,立刻喊住了她,“小姑娘,不用不用,一张就成了。”

    他将手里另外的四张红票子递还了过去。

    已经站在车门旁的聂然冷冷地看了眼那两张票子,“这是给你交罚单的,你超速被拍了。”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只留下已经石化了的司机大叔。

    她不喜欢欠人,即使那大叔只超速了一点,没有到吊销驾驶证的程度,但也足够扣分了。

    聂然将手里的帽子重新带上,将衣服的领子竖起,这件外套等把霍珩救出来后就只能丢路上了。

    要知道她里面只穿了一件长袖而已,现在已经是一月份底了,又是午夜时分!

    霍珩这个混蛋,这次还敢说自己有欠他,她就直接把这家伙打包丢去霍家,让霍褚直接剁了他!

    聂然为了防止司机大叔还停留在原地看自己离去的方向,特意走了一段路后拐弯走进了一条小巷子里,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无人的街道里。

    坐在驾驶座的司机大叔此时脑袋里正停留在聂然的那句话里,被拍到了?

    不会吧……

    他已经那么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有摄像头的大马路了,怎么还是会……咦?不对啊,她怎么知道自己被拍到了?

    那时候路口没有灯光闪烁啊,她怎么会那么确定有拍到?

    他抬头想要去找聂然,却发现眼前的街道上空空荡荡,哪儿还有人影啊,连个鬼影都没有。

    空旷的大马路上就他一辆车停在那里,聂然选的地方是郊区比较偏僻的地方,可以算得上是荒郊野外了,马路的两边只有三三两两的房子,偶尔还有野狗吠叫着,让他听着有些毛骨悚然。

    也不明白这个小姑娘为什么大半夜的跑这儿来。

    原本还想着这小姑娘那么慌张的跑到这里来,肯定是遇上什么大事了,想好心的等她解决了之后载她回家。

    可看着眼前周围的环境,他心里那个念头就这样打消了,急忙启动了车子方向盘一打掉头就走。

    ……

    聂然其实并没有走掉,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她不想浪费时间在小巷子乱窜,她隐藏在角落里听着汽车的引擎声渐渐远去,直到没了声响后,这才从巷子里走了出来。

    她脚步很快,因为时间已经被浪费了太多太多,多到她几乎已经是在用跑的速度往那间宾馆而去。

    当她站在宾馆不远处的地方,没有警车,没有警察,没有霍家的车辆,都没有!

    聂然禁不住神色松了松。

    但随即,她压低了帽檐面色冰冷地重新踏入了宾馆里。

    柜面上的老板此时正拿着手机说话,一看到有生意来下意识地抬头,没想到却看到了去而复返的那个小姑娘!

    这下他手一软,差点把手机都给丢了。

    “你……你……你怎么又……又回来了?”他因为吃惊而张大的嘴巴恨不得能塞下两个鸡蛋。

    “我不能回来吗?”聂然知道他在打电话,声音故意压低了很多。

    那老板立刻冻僵在了原地,点着头,“当然能了,你付了那么多钱,可以住……住好几天呢。”

    他尽量表现的平常一些,但在面对这个女孩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结巴了一下。

    聂然神色冷然的又看了他一眼,带着无声的警告意味。

    那老板原本只是差点把手机丢了,结果看到她那威胁的眼神后,手是彻底握不住了,手机“啪嗒”直接摔在了地上。

    可他也顾不得去捡,强扯着笑,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让她上楼。

    聂然看他这个动作就知道,房间没有被收走,人还在里面。

    确定了这件事后,她才转身往楼上走去。

    只不过,在上楼之际,她眼角无意间一瞥却看到正对着楼梯的柜面里一个熟悉的袋子正躺在老板的脚边。

    那个是她刚拿出去丢掉的袋子!

    果然被他发现了!

    聂然的瞳孔倏地一缩,可脸上的神情却越发的镇定。

    她状似无意的收回了目光,脚步不停地一步步的上了楼。

    而正站在柜面打算把手机捡起来的老板这个时候恰好抬头,看见她转头上楼那一幕。

    他的视线不禁落在了地上的那个白色塑料袋上。

    看到了?

    应该没有吧,如果看到怎么可能还能这么淡定的上楼。

    那个老板惊疑不定之下,也顾不得手机上沾了灰继续低声地说道:“那个嫌疑犯刚刚回来了,你们快来吧!再不来估计她就要跑了!”

    那头似乎又问了什么,老板再次说道:“对对对,没错!一男一女,那男的好像昏过去了,什么反应都没有。什么?伤?没有啊,那男的就是昏过去而已,浑身上下挺干净的啊。”

    霍珩的伤在后背的肩膀,不在胸口,聂然那时候又为了掩盖特意用西装遮住,并且架着他,所以这老板自然是看不到伤口了。

    那头的警察听到他这番话后,以为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因为酒店里的人岁虽然都死了,但是在后巷子了还有一两个漏网之鱼,从他们的审讯里面得知那个男的好像受到了伤。

    可见这两者并没有对上号。

    受理的警察挂了电话后就打算派几个小警察去看看。

    结果没想到被其中刑侦组的组长听到,他是今天去追聂然车的其中一员,他对于那个不知男女的家伙如此嚣张的飙车行为非常的恼火和可气。

    在听到这个报警电话后,他以一个从事警察这个职业十年的敏锐感觉到其中肯定有什么关联。

    但报警的资料上写明没有伤,只是昏迷。

    不管怎么样,只要有一个可疑的地方,他还是要尽力去搜寻才是!

    只不过鉴于这次酒店的击事件影响很大,上头都施压了,所有的警力全部调到了安抚和调查工作上。

    于是,他带着一伙年轻的小警察就气势汹汹的开着车往那间宾馆驶去。

    ……

    而另外一边,刚上了楼的聂然在确定那个老板没有跟上来后,她强装淡定的脚步瞬间加快了许多。

    她走的时候没有锁门,怕霍珩叫阿虎来的时候没办法起身开门,所以直接推门而入。

    **上原本闭眼休息的人在听到门口动静的时候,一声低喝:“谁!”

    手里一直握着的支也在第一时间举起。

    “是我。”聂然抬了抬头,看着那正对着自己的黑洞洞支。

    霍珩在确定来人后,神情松懈了下来,垂下了手,可人却依然半撑在那里,略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聂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为什么不打电话给阿虎。”

    自己离开这家宾馆最起码有四十五分钟的时间,他打电话让人来,估计不用十分钟就可以被干净利落的抬走。

    他为什么呢?

    怕阿虎对他做什么吗?

    不可能啊,刚刚在车上的时候他还说回去让阿虎帮他把取出来的不是吗?

    为什么现在已经取出来了,反而不让阿虎来接他了呢?

    霍珩垂着眼,“不必了,我一个人熬得住。”说着,他重新躺了回去。

    他刚才举的动作太大,牵扯到了伤口,现在再躺下去只觉得肩上的伤口疼的让他冒冷汗。

    聂然跨步走到他身边扶住了他背部,停止他躺下,“既然熬得住,那我们走吧。”

    走?

    霍珩有些不理解地问道:“去哪儿?”

    聂然觉得时间不多,很是简单地说道:“酒店,我开了一间房。”

    霍珩可不认为聂然会好心到因为看他睡的地方太破了,所以折返回来把他带去酒店住。

    他皱起眉头,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聂然很是坦诚地回答:“我想我可能做错了件事,所以要马上离开。”

    一边说,一边手上的速度也不减,将血液已经凝固的衬衫和西装全部重新给他穿上。

    霍珩其实这时候很想调侃一句,你你聂然也有做错事情的时候?

    不过在看到聂然严肃的表情和快速的穿衣动作后,觉得事情一定非常严重,也不敢继续耽误,忍着肩上的疼,配合着聂然。

    这边楼上正在快速穿衣离开,楼下的警察已经赶了过来。

    “人呢?”那个警察局的组长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支,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那个老板哪里见过这么多警察,刚才缓和下来的情绪又再一次绷紧了起来,“人,人在上面!在楼上,刚刚上去!”

    “带我们上去!快点!”那名警车催促着将他直接从柜面上提溜出来,推他上了楼。

    老板本来不想去的,万一两方打起来,他怎么办?可看到那些警察们手里的,只能苦着脸跌跌撞撞的上在前面领路。

    一行人匆匆忙忙的上了二楼,老板指了指其中的一间房轻声地说道:“就是这间。”

    那些警察也知道他手无寸铁,于是让他退后,三个刚毕业的年轻警察带着匡扶正义之感的热血一人一脚直接将门给暴力的踹开了。

    “砰——”的一声,门撞在了墙壁上,又因为力道太大反弹了回来。

    几个警察呼啦啦的全部冲了进去,但是整个房间里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人存在!

    就连被子也是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椅子桌子柜子所有的东西全部各归各位,没有一丝动过的痕迹。

    “人呢?不是说跑上来了吗?!”好几个人警察在房间里面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连厕所都转悠了几遍,大步将蹲守在外头的老板直接拎了进来,“人呢,你说的一男一女呢?”

    那个老板在听到警察的质问后,不由得睁开了眼睛看了看眼前房间的布置,然后惊讶地咦了一声,“人呢?怎么不见了?我刚明明看见她重新回来的!”

    这……这房间干净的就像是没住过一样,天啊,他不会是见鬼了吧?!

    那个组长看他又惊恐又疑惑的样子,知道他不是在说谎,于是立刻吩咐道:“所有楼层全部搜一下,一间都不许放过。”

    身后的警察齐声喊了一声:“是!”

    然后一瞬间都分散了出去。

    那老板回过神听到他的命令后,着急了起来,“啊?这……这……那我还怎么做生意啊,警察先生。”

    他这里说好听是宾馆,其实就是给那些男男女女找乐子的地方,来这里开房间谁会真的只是睡觉啊。

    这要是一开门,看到可都是白花花的身体啊!

    本来他以为那女的是杀人了,在自己的地出命案了,这才吓得没办法找的警察,可结果人没找到,命案也没发生,倒是把自己的宾馆给折腾进去了。

    那警察冲着老板冷冷一笑,“做生意?你要是敢妨碍公务,我就把你一起抓进去!”

    老板顿时打了个激灵,连连摇头,“不,不敢,不敢!”

    一群警察从101的房间开始每一个都仔细地搜索着,毫无例外每扇门一打开都是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接着就是女人一声尖锐万分的受惊声。

    那冲破房顶的女人叫喊声一声高过一声。

    而在其中一间房间里,聂然正架着霍珩站在门口。

    刚才聂然正打算架着霍珩离开房间时听到下面有警察的声音,她知道已经来不及跑了,索性架着霍珩躲进了对面那间房间里面。

    对于溜门撬锁这种事他们两个都是专业的,一根铁丝就可以搞定,所以在那群警察跑上二楼的那一秒,他们两个人成功地躲进了对面的房间。

    后来躲在门口听了那么久,知道要一间间的查,两个人的脸色都有沉重了起来。

    这样下去,躲不是办法。

    霍珩轻轻地用手指敲了敲她的肩膀,无声地开口。

    聂然抬头一看,他的口型分明在说,跳窗。

    她下意识地转向了这房间里那扇小小的窗户。

    两楼跳下去不会有太大问题,窗户也可以容纳一个人,只是……

    聂然摇了摇头,用极低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不行,你受伤太严重,跳下去很容易崩裂伤口,到时候惊动他们,根本跑不了。”

    她的话语随着热热的呼吸扑进了霍珩的耳朵里,让他心头一悸。

    此时的聂然全身心的关注着外头的动静,并没有注意到霍珩此时的异样。

    她冷静地听着外头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以及一扇扇的关门声。

    “把衣服脱了!快!”突然,聂然将霍珩轻轻地推到了墙上,然后手脚麻利的将他的西装丢在了地上,还有裤子和他的皮带。

    “你……”霍珩没想到她会突然转身主动剥自己的衣服,甚至当看到她那双青葱般细嫩的手指已快速的解开他的皮带时,他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小腹有些发紧了起来。

    “快点进浴室!”聂然一边架着他一边丢了一路的衣服裤子,甚至包括自己的。

    为了防止被那个老板看出来是他们两个,她只丢了霍珩的裤子皮带和西装以及自己里面的那件长袖和裤子。

    自己的外套和霍珩带血的衬衫全部塞进了浴室的柜子里。

    “你!”霍珩看着她只穿着贴身衣物站在自己面前,一时怔愣住了。

    他不是没见过,当初第一次见面的印象足以深刻到让他一辈子无法忘怀,而且他们两个人曾经在训练室有过更为亲密的行为。

    只是,此时在浴室昏暗霓虹的灯光下,聂然白嫩的身体有种别样的**让他感觉自己身体的血液在急速的往下腹涌去。

    “闭眼!”聂然看到他即使虚弱的要随时昏倒,却眼睛却亮得惊人,忍不住怒喝道。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太过便宜了这混蛋,但是这种非常情况下,只能非常手段了。

    刚才在门口她暗自算着那群警察开门关门的频率,发现关门的速度一扇比一扇快,说明他们如果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后,压根不会去仔细检查。

    无奈之下,她只能用这一招来迷惑过关了。

    “你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子!”聂然恶狠狠地用两根手指往他的眼前戳了戳,以做威胁。

    已经缓过神并且明白她这样做的霍珩这时候戏谑的打量着聂然的身材,“又不是没有看过,怕什么。”

    “滚!”聂然暴怒地给了他一记杀气腾腾的眼刀。

    “哇,这什么情况,怎么衣服散了一地?”正当他们两个人在浴室里打嘴仗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聂然和霍珩两个人心神一震,知道这是警察来查房了。

    聂然当下也顾不得别的,将霍珩推进了浴缸里,跨在他腰间,将他整个人埋进水里。

    霍珩对于她这么霸气的姿势错愕不已,但很快就想翻身将聂然压下去,倒不是他大男子主义!

    要是以往聂然用这种姿势,他当然开心的不能再开心了。

    但问题是,现在门外都是警察,她一个姑娘露着背,到时候一开门警察不全看到她的背了!

    不行!

    这绝对不行!

    他绝对不允许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身上的任何一部分!

    霍珩想到这里不顾自己的伤口就想要撑起来,聂然看到他的挣扎后,立刻整个身体沉了下去,死死地压制在了浴缸里。

    “你肩上的伤口会被发现的!”她以为这家伙大男子主义发作,不愿意被压,连忙解释了这一句。

    霍珩不由得看了眼自己的肩头,半个身体上缠着绷带,的确只要长了眼睛的就都会看到。

    此时此刻,他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和气愤啊。

    难道真的要被那群臭警察看到聂然的背?!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霍珩听着外头的动静,忽地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眉梢微挑,双手掐着聂然的小细腰往自己的怀里一送,嘴里发出了一声声的低喘。

    聂然看他突如其来的撞转变愣了愣神,随即就回过神来乖乖地靠在他胸口,完全没了刚才那暴怒的样子。

    “里面好像有声音!”外头耳尖的警察听到浴室的动静后,立刻往浴室方向走近。

    因为有了前几次的先见之明,那群警察觉得还是不要一下子开门闯进去比较好,不然到时候又要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打出来了。

    然而就当他们轻轻拧开浴室的门,只是还没探头进去,立刻就捂着脸狼狈不堪地退了出来。

    ------题外话------

    你们猜他们看到了什么,就跑粗来了?哈哈哈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