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30 意外连连,掉下悬崖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切!小爷难道能比一丫头孬?!”严怀宇看她如履平地的脚步,哼哼地嘟囔了一句后也紧跟了上去。

    有了这几个人的大步向前,后面的人看了看身侧的悬崖,又瞅了瞅眼前只有一个人多宽的道路,心里直泛嘀咕。

    这下面可就是暴涨起来的水流,又没栏杆,还在下大雨,万一路滑怎么办?!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随后转而一想,就算他们听聂然的话回去了,又被大雾给迷失方向了,怎么办?

    在这种举步艰难的情况下,他们站在原地满眼焦虑地看着在暴雨中逐渐模糊的那一行人。

    “咱们怎么办?”这时,其中一个男兵踌躇不安地问道。

    站在最前端的男兵皱着眉看着那群人的背影,帽檐上不断地淌下雨水,咬了咬牙,大有一种破釜沉舟之势气,“严怀宇说的没错,咱们几个爷们难道还能比一个丫头孬?咱们走!”

    “对。”

    “没错!”

    这一句激得那群人顿时又热血飞扬了起来。

    他们一边撑着悬崖,一边小心翼翼地朝着聂然他们几个人慢慢前进。

    随后的女兵见男兵都走了,只有她们几个,无奈之下也只能一个个硬着头皮往前走去。

    那崎岖的山路和眼角余光那湍急的河流,让他们每走一步都心惊胆战的很。

    聂然听到身后不间断的“小心”“抓紧”“往前走”这些话后,心里不禁轻叹了一声。

    这群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

    她都已经选这么个危险的地方了,这群人还敢跟着自己跑。

    聂然被他们这种为了跟从自己而不怕死的精神,所深深的折服了。

    真不知道他们到底哪来的自信觉得跟着自己就能平安到达目的地。

    聂然暗自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去。

    “啊——!”人群里忽的传来了一声尖叫声和石头滚落进水里发出的扑通一声。

    顿时,队伍全部停了下来。

    聂然扭头看去,只见队伍中一个女兵已经被半个身体凌空在了悬崖之外,两个男兵正合力将她拽上来。

    “用力!”

    聂然看到那名女兵因为湿滑的山壁,所以脚下根本无法借助脚下的力道而爬上来。

    她双腿不停地蹬着山壁,扑簌簌的小石块就这样掉入了河水中,溅出一朵朵的水花。

    聂然远远地看着,但随着时间一久,她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不行了,我没力气了,你们快……快帮帮我……”只听到那名女兵在悬崖边沿上哭喊着,脚已经无力地垂了下去。

    那两个男兵死命地抓着她,咬牙说道:“你再用点力,不然我们没办法拽你上来!”

    这条路实在太窄,除了一左一右外,其他人只能干看着,压根没地方可以上去帮忙。

    那个女兵用脚蹬了好几下,然后摇了摇头,“不行,我真的没力气了,你们快帮我拉上去吧!”

    “怎么办,再耗下去肯定会出问题的。”何佳玉看着这危险的情况,很是担忧地看向了聂然,“然姐,你有没有办法?”

    被何佳玉指名道姓地喊了一声后,瞬间所有人的眼神唰的一下,全部望向了她。

    靠!乔维还让自己不要小看他们。

    她小看了吗?

    这他妈的事实不是摆在眼前吗?!

    聂然暗自咬牙,真不想管他们的死活。

    可一看到那群人满是期冀的目光,她不由得低咒了一声,脸色难看地折返了回去。

    李骁,你个混蛋,自己在那边等救援,把这群人全丢给自己!

    她才不要当这个保姆好不好!

    众人见她脸色不善,所到之处都不由自主地避让了开来。

    她毫无阻碍地走到了悬崖边缘,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冷道:“要么自己爬上来,要么我让他们放手,你摔下去。你自己选。”

    “不,不可以放手!我会摔下去死掉的!”那女兵听到后,面露惊恐地挣扎道。

    “可你如果不上来,你会害到这两个帮你的士兵,所以按照应急救援原则,我只能让你一个人去死,比较好。”聂然面无表情地说完了这一段后,那个女兵的脸顿时失了血色。

    也让在场的人禁不住害怕地咽了口口水。

    的确,按照应急原则是应该要这样做,可现在……是他们的同伴啊,这一放手,就是天人永隔了。

    那个女兵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不,不要,我不要死掉!求求你,救救我!”

    聂然淡然地俯视着她,丝毫没有被她的求饶所打动,“想活下去就爬上来,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不然我会丢掉你。因为你已经浪费了我很多时间了。”

    她的语气是那么的森冷铁血,眼底没有一丝波澜。

    那女兵看到聂然那张冷漠得犹如雕塑的面孔,明白聂然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她是真的会这么做。

    她在一开始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想好了吗?活着还是去死,你自己选。”

    那名女兵看着底下湍急的河流,以及刚才聂然几乎残酷的话语,心里的纠结害怕惊恐慌张就像是一张网密密匝匝地箍紧了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不,她不要死,她不想死!

    “我要活,我选择活!”

    那女兵冲破天际的一声呼喊,那是发自内心最深处的强烈的信念。

    “想活着就给我爬上来。”在暴雨中,聂然声音冷漠的像是寒冰。

    只见那女兵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脚不停地蹬着湿滑的山壁,她狰狞着脸不停地用力攀爬着。

    那两个男兵当下手上的力道也越发的大了起来。

    在折腾了将近两分钟后,终于,人被拖了上去,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聂然淡漠地瞥了眼正趴在地上喘气的女兵,然后转头对着众人说道:“命在你们自己手里,活还是死,你们自己选,我不会替你们去承担。”

    说完后,她朝着前面走去。

    在场的人沉默了几秒,不敢吭声。

    虽然觉得聂然这番话说的冷酷无情,但在理智上他们都知道聂然说的没错。

    刚才如果那个女兵爬不上来,放手是唯一的选择。

    不然在这种绝壁之上,浪费的时间越多,危险性就会增大。

    只是理智归理智,情感归情感,面对往日战友,他们实在无法做到这么果断。

    聂然冷着脸往前继续走去,可才走了三四步路,她敏锐的感觉到这岩壁上有些不对劲。

    她猛地朝着上面看去,只见险峻的悬崖峭壁上,巨大的岩石在轻微地晃动着。

    聂然瞳孔倏地紧缩,冲着他们喊道:“快闪开!”

    她肃杀的气势让人心头一震。

    所有人瞬间拖着还趴在地上的女兵迅速朝两边分开。

    “哐当——”

    就在他们好奇为什么聂然要让他们离开时,就听到头顶响起一阵沉闷的声音,伴随着岩壁的震动,一块巨大的岩石从天而降了下来。

    那岩石狠狠地砸在了他们刚站的地方,凹陷出了一个洞,然后继续朝着下面滚落,直到跌入了汹涌的河水之中。

    那低沉而震慑力的撞击让那群人目瞪口呆。

    聂然侧身贴着石壁仔细听了一番后,眉头立刻皱成了一个川字。

    该死的,这里看来也要不行了!

    早知道刚才就放弃他们算了,真是浪费时间!

    “不想死的赶紧跑,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

    聂然的话才说完,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和闪电,头顶的石壁上发出了一阵阵响声,那群人抬头一看,只见大小不一的山石不断地往下掉。

    “还发什么愣!”聂然又是一声呵斥后,就马上往前跑去。

    众人立马回过神,快步跟着聂然一起往前跑去。

    岩石滚落的速度和数量越来越多,聂然目测了一下前面的距离,觉得这次估计是完蛋了!

    “哐——哐——哐——”

    头顶再次传来一阵阵心惊的声音。

    聂然耳朵微动,感觉到那声音正在自己头顶之上。

    只听声音她就能感觉到那块巨大的石块带着多么迅猛的速度直冲自己而来。

    “小心!”

    就在她根据声音估算着逃跑路线时,身后霍地响起了一道声音,并且一个力道将她推了出去。

    聂然正打算提速,却被这股力道给撞得脚下一滑,直接顺着雨水一路滑到了悬崖边缘,眼看着就要掉下去了。

    “shit!”她怒声咒骂了一句,目光环顾了四周一圈,终于将眼睛定格在了悬崖的一抹绿色植物上。

    就在摔下去的那一刹那,她出手如电地抓紧了身旁的那根从悬崖隙缝中顽强生长的树干,这才堪堪的避免的被直接摔下去的命运。

    只是她一抬头想要去找那个推她的罪魁祸首时,就看到是叶慧文差点被整个石头砸到。

    但好在后来在后面拽了她一把,这才勉强躲过一劫。

    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

    聂然恨恨在心里咒骂了一句!

    如果没有叶慧文的多管闲事,她完全可以平安的躲过这一劫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那么狼狈的抓着树干在悬崖边上等死!

    如果当初知道叶慧文会用这种形式来报答自己,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个丫头丢在坑洞里面,然后把坑填上,弄死她算了!

    看着那群猪队友被四散的岩石砸的慌乱逃窜,她觉得应该是不会有人来救她了。

    聂然紧紧地抓着树干,努力地空出一只手攀上了悬崖的边缘。

    “咔——”

    忽然之间,一声轻微的声音响起。

    聂然心间一紧,暗觉不秒。

    她看着手中的那根树枝的根部出现一条细小的裂缝,接着以肉眼可见的正在慢慢的顺着裂缝蜿蜒而下。

    糟了,树枝要断了!

    就在她想要如何自救的时候,那根树枝“咔擦”一声,彻底断裂了。

    聂然皱着眉头,看了眼底下湍急的河流,正打算闭气掉入水中时,忽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重新将她吊在了半空之中。

    她抬头一看,面露惊讶地道:“李骁?”

    这人不是打算等救援的吗?

    怎么跑这儿来了?

    李骁半个身体趴在悬崖边缘,咬着牙对她说道:“快找支撑点!”

    聂然看了看山体滚落下来的石块,那无数的小黑点正从天而降,石头明显多了。

    她摇了摇头,“不用了,松手吧。”

    “不可能!”李骁以为她要自杀,断然否决掉,并且手中的力道也越发的大了起来。

    “所有人跳水!”聂然冲着那群四处乱窜的猪队友们喊了一声。

    好不容易成功避开了山石,正想来帮忙的严怀宇听到她的话后,大吃一惊地道:“什么?那水太急了,跳下去会死的,小然子!”

    “不跳下去,难道你们打算被石头砸死吗?!”聂然凌厉的一个呵斥让严怀宇立刻没了声音。

    可跳下去,这种水流速度,一下去半条命可就在老天爷手里掌握了。

    “现在山体的石块越来越多,很快就会有一次巨大的滑坡,所以,现在、立刻、马上跳水!”她的话才说完,努力一个挣脱后,李骁的手瞬间松开。

    聂然就以一种后仰的姿态,掉入了水中,那急流甚至没有溅起浪花,就将她吞噬了。

    李骁和严怀宇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掉入了水中,呆愣了那么三四秒。

    “小然子!”当严怀宇回过神的那一瞬,他立刻冲着河流呼喊了起来。

    但并没有人回应他。

    他心头一急,也跟着跳了下去。

    李晓都还来不及呵止,就听到“扑通——”一声声响后,严怀宇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水中。

    “轰——”山顶徒然响起了一阵更为巨大的声音,并且伴随着强烈的震感。

    李骁立即抬头看去,发现山间的碎石越来越多的往下掉落,底下的战友们因为路面的狭窄,加上湿滑和头顶碎石的袭击,根本跑不快,已经有好几个人都被掉下来的石块而砸伤了。

    巨大的滑坡?

    她想到刚才聂然的话后,当下立即做了决定。

    “快,所有人跳水,立刻跳水!”她冲着那群手足无措的战友们大吼了一声。

    顿时所有人都停下来了。

    什么?跳水?

    他们没听错吧?

    这水那么急,跳下去必死无疑啊!

    “听不懂吗?!快点跳!不想死的就给我跳下去!”

    李骁见他们一个个都傻愣在哪里,也学着刚才滑坡时聂然的动作,一脚就将身边的那几个人踹下了水。

    “快跳水!”她喊得身嘶力竭,手脚并用的将他们一个个丢下了悬崖。

    那群人没见过李骁有这么惊慌的时刻,正愣着呢,却在下一秒被她毫不留情地踹了下去。

    等到好不容易所有人都下了水,李骁最后一个跳下去时,只听到山体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

    在那一瞬间只看到头顶更多的山石扑簌簌地往下掉了下来。

    其中一块大岩石就从上方在李骁的头顶之上,直线下降。

    “扑通——”

    “扑通——”

    随着两道入水声响起,巨大的石块狠狠地砸入了水中,激起了极大的浪花。

    幸好李骁比石块早几秒入水,有了水的阻力,放慢了石块入水的速度,让李骁逃过一劫。

    可那速度依旧不可小觑。

    李骁双手一划,奋力地向前游去,结果被一个力道给拽了过去。

    她抬头一看,就瞧见聂然在她的旁边,正憋着气,用手无声的指了指下方,示意她往下游。

    李骁先是心头松了松,还好,她没事。

    但旋即又皱了皱眉头,水流那么久,如果向下游会浪费很多的体力,这样很容易会在水中造成体力不支的现象,到时候容易溺死。

    可看到聂然不停地将她往下拽时,她还是依言朝着下游方向用力的划去。

    两个人奋力地游动不过短短两三米的距离后,李骁就看到原来的地方被那块石头给占领了,并且随着水流的速度,以势不可挡的姿势一路向前。

    李骁拧起了眉头,立刻了然了过来。

    如果刚才她没有往下游的话,那么她就被这块石头给撞上,可能会被撞得当场死亡。

    一想到自己和死神失之交臂时,她禁不住又多看了身边的聂然两眼,目光如此的深。

    六班那些人因为被李骁踹得的及时都很幸运的躲过了那一场岩石雨,不过可惜最后却没有躲过水里岩石,有的被石头撞到,有的被水冲得老远,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李骁拼尽全力,但毕竟个人的能力有限。

    当她正在救身边那几个人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之下背部被后面的石块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瞬间,她只觉得喉间涌上一口腥甜。

    聂然发觉后,眉头紧锁地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伸手将那几个人快要被水流冲走的人给拽了回来。

    李骁咬肌微突,很明显是在缓冲刚才那强烈的一击。

    聂然在她身边,仔细地替她盯着身边的碎石。

    等到她好不容易稍许好了些许后,几个人手拉着手顺着水流往前不断地游去。

    每遇到一个伙伴,就会将她拽入其中。

    渐渐地,队伍不断的扩大了起来,十几个人终于以一条竖线朝着前方游去。

    只是时间一久,在冰冷的水温之下游泳,使得他们的体能被迅速地消耗着。

    没有了热量,在冰冷的河水中,他们开始四肢麻木,头变得昏沉起来。

    整个队伍逐渐的开始变慢了起来,完全在靠水流推着他们在走。

    聂然不止一次地用眼神在示意李骁放弃,但李骁在这一点上却完全不予理会。

    她心里恼怒,要不是看在刚才这家伙第一时间扑过来不顾头上的石头也要抓着自己不放手的情况下,她真想直接走。

    身后的岩石还在不断的从身边擦肩而过。

    那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被水流快速的向前,犹如一颗颗致命的榴弹,随时会让人受到严重的伤亡。

    聂然仔细留意着石块擦肩的速度和数量,却突然感觉到水流的速度开始越来越快。

    她立刻扭头往身后看去,在看到身后那汹涌而来的暗涌和急速前进的石块时,眼神一凛。

    糟糕,那边的山体肯定滑坡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暗流涌过来。

    而与此同时,李骁似乎也感觉到了水流的异常,转头一看,心间顿时一沉。

    她没想到山体滑坡的这么速度,来势还如此的迅猛。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同时朝着对方看了一眼,随即同时加快了速度,尽量远离这一场湍急的暗流。

    然而,这么来势汹汹的水流,哪里是他们这一条已经精疲力尽的队伍可以比拟的。

    那带着大自然的绝对威力面前,无论人类所做的一切都显得无比的渺小。

    聂然和李骁两个人还未来得及划出几米远,就感觉到身后一股强劲的力道向他们冲击而来。

    那暗涌就像是张着血盆大口一般,急速而来,将他们一口吞噬了。

    快得根本来不及让人做任何的反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