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40 枪打出头鸟,欠虐!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星期后,她已经对于霍氏大秘书的身份完全适应了下来。

    不过秘书室里却暗潮涌动,似乎大家对于聂然的出现非常的不适应,表面上她们都客客气气的,但私下里那种眼神和表情都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对此,聂然并不在意,她又不是永远在这里工作,不过是一时的而已。

    这群人对自己是什么想法,她才不会在乎。

    又是一个早晨,聂然刚跟着霍珩开完了早会还没来得及回到办公室,在走廊就被一小秘书给拦住了。

    “叶秘书,这份是霍氏下半年的预算计划,这份是公司要新进一批设备的报备预算。”小秘书很是尽责的将汇总的资料文件一个个递了过去。

    聂然还在复查刚才开会的内容,以便入档,所以头也不抬地边走边说道:“嗯,你把这些放在我桌子上吧。”

    “那个,我想问一下,这次的设备打算启用哪一家?”那名小秘书匆匆跟在身后,小声说道。

    聂然正在记录笔记的手停了下来,停下脚步抬头问道:“霍氏原先用的是哪家?”

    小秘书将手里的那份红色大文件夹打开后为聂然讲解了起来。

    “霍氏原先用的是一家名为致胜公司的,但这次分别有另外五家要来一起竞争,这是他们家的报价单。”

    聂然粗粗地看了一眼,五家公司的履历上写的密密麻麻,各种自夸,对于刚开完会头昏脑涨的聂然来说只觉得头痛。

    “那你整理出一份最终的对比资料给我。”她将文件推回到了小秘书的面前,然后继续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去。

    “可是,我手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能不能下个星期交给你?”小秘书又跟了上来,面露为难之色。

    聂然想了想接着问:“新进设备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

    离下个月就只有两个多星期了,期间还要在等她一个星期,这时间点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行,最晚后天必须交给我。”聂然一口拒绝。

    小秘书一听马上哭丧着脸,哀求着,“可是叶秘书我真的来不及,我手上那些活儿这个星期必须要完成。”

    “那是你的问题。”聂然的这句话在所有人听起来都觉得毫无人性。

    可这真不是她故意为难,实在是时间太紧,如果中间有一点拖延,后面的事情就全部停摆了。

    就在小秘书绝望的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要在这个后天画上句号时,却听到不远处的夏娜站了起来,“我来替你做吧。”

    “夏姐?”小秘书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原先她一直以为夏姐性格不好,难以相处,而且为人还特别的苛刻,可没想到会在这种关键时刻替自己揽活儿。

    那一刻,她感激的恨不得上去拥抱夏姐。

    “我来替她做,可以吗?”夏娜走了过来,像是愤愤不平聂然的无情,从小秘书手上的文件夹抱在了怀中。

    聂然平视着她,微然一笑,“当然。”

    这女人也不算太笨啊,还知道用这招来收买人心。

    可惜啊,就算再怎么收买,只要夏娜一天是霍启朗的人,那么就永远没有重新坐在大秘书职位的可能。

    她看了眼身旁那位小秘书对着夏娜感激的眼神,嘴角勾了勾后,转身就往自己的办公室内走去。

    “谢谢你啊夏姐,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小秘书很是感动地走到了夏娜的身边。

    夏娜收回了死盯着聂然背影的双眸,下意识地用冷傲的眼睛瞥了她一眼,等想到自己的处境后,这才温和地笑了起来。

    “没关系,都是同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小秘书看到夏娜虽然在笑,可眼神里却是还未收起的不屑,那种扭曲的感觉,让她从刚才的感动中清醒了过来。

    这夏娜不会是要做些什么吧,按理说就凭着当初她还是大秘书时的那份不可一世的高傲,就算现在成了普通秘书也不会一下子就转换态度才对。

    更何况刚才她和叶秘书之间明显针锋相对的很,会不会到时候利用那份文件做点什么文章?

    一个是前任大秘书,一个是现任大秘书,这一旦斗起来……后果可不敢想象啊。

    算了算了,这种争斗卷入其中,非死即残,她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菜鸟秘书而已,还是明哲保身比较好。

    想到这里,小秘书干笑了两三声,然后麻溜儿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而这时候的夏娜翻看了几下手里的文件后,心里头不禁冷笑了起来。

    大秘书,哼哼!

    就算和霍总撑腰又有什么用,只要霍总看到她的能力,就算再对她有什么别的感情,工作上也只有失望。

    走着瞧吧,叶澜!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夏娜开始工作了起来。

    那小秘书看夏娜似乎是真的在认真做资料后,这才稍稍放心了点。

    ……

    两天的时间转而逝去。

    “这是你的文件,去交给叶秘书吧。”夏娜将手里的文件直接将文件丢给了那名小秘书,凉凉地说完后,开始擦起了指甲油。

    自从她被降职之后,周围的同事碍于她曾经的威严,又怕夏娜到时候做不好普通秘书的工作,害得大家都被扣工资,所以替她分担了许多,以至于夏娜现在每天十分的悠闲。

    “是。”

    小秘书急忙接过了文件夹,然后很是顺从地走道了叶澜的独立秘书室门前。

    她敲了敲秘书室的玻璃门,轻轻地喊了一声,“叶秘书。”

    “进来。”聂然头也不抬地敲打着键盘。

    小秘书将文件递了过去,说道:“这是您要的五家公司的对比资料。”

    聂然在看屏幕时顺便瞄了眼递过来的文件夹,然后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接过来一看,立刻拧起了眉头。

    “这也算是对比资料?”

    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大推的公司简介,关于产品介绍是一样没有!

    小秘书看着聂然的脸色,顿时暗自叫糟。

    完了完了,看样子是要两虎相争了。

    还不等她开口解释,就听到聂然继续说道:“还有,做这份资料不是你做的,为什么是你送过来?夏娜呢?让她进来!”

    那声音里隐隐的怒意让小秘书急忙退了出去。

    “夏姐,叶……叶秘书找您。”她结结巴巴的对夏娜说道。

    可惜夏娜连个眼神都没赏给她,悠悠地吹着刚上了护甲油的手指,回了两个字:“没空。”

    小秘书还想说些什么,但碍于夏娜以前刻薄的样子,最终还是踌躇了几下又再一次走进了大秘书室。

    “叶秘书,夏……夏姐说她再忙,有空才能过来。”迟疑了小半天,她在心里打了好几遍腹稿,才敢出声。

    聂然双手环胸地坐在那里,听着小秘书的话后,不怒反笑了起来,“既然夏秘书比我还忙,那我亲自去见她吧!”

    这个夏娜,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既然自己想要来找死,那她也就不用太客气了!

    她手里拿着文件夹,踩着高跟鞋“踏踏踏”地走了出去,那带着火气的脚步声所到之处让所有的秘书们统统抬头望去。

    最终,聂然站定在了夏娜的办公桌前,“啪”一声,夹杂着怒火的文件夹就这样狠狠地砸在了办公桌上,发出好大一声响。

    众人的心头猛地一跳。

    “这是你做的?”

    夏娜看了眼桌上的文件,微笑着点头,“是啊,怎么了?”

    看着聂然那副怒火中烧的样子,她心里就止不住的痛快。

    聂然俯视着看向她,环胸冷笑了起来,“那我真要怀疑你到底曾经是怎么坐上大秘书的位置的。这份资料和当初我交给你的资料有什么差别吗,还是说你不懂什么叫对比这两个字?”

    “我写了呀,每个公司的特点以及他们擅长的领域都介绍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就应该是咱们的叶大秘书的工作了呀。”夏娜靠在椅背上,闲散的很。

    办公室里这种工作之间的相互为难那一套,她信手拈来。

    谅她叶澜也不敢把自己的给开了,再怎么说她也是董事长的人。

    夏娜这样想了想后,就越发的得意了起来。

    “我们进的是设备,不是打算吞并公司!所以你应该写的是他们公司产品的优势和劣势,还有信誉度和保修,而不是在这里给我写一堆公司发展史!”聂然皱着眉头,指着那份文件道。

    夏娜听她思绪清楚,条理清晰,倒是心里讶异了一番。

    这人倒也不是那么的“花瓶”,还以为她看不出来呢。

    “既然那么不喜欢我写的,你可以自己写啊。”夏娜用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聂然沉默了许久,双手撑在了桌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语气里有种森然的味道。

    “我干了你的活,那你的工资是不是打算分我一半呢?”

    夏娜神色微滞了一下,故作轻松道:“怎么,大秘书还眼馋我这种小秘书的那点零星工资啊。”

    “我不眼馋你那点工资,但是霍氏也不会养闲人!如果你干不了我交代给你的工作,你就给我打包你的东西马上离开。”聂然缓缓站直了身体,视线冷冷地环顾了周围一圈,掷地有声地一字一句道:“还有你们,如果觉得自己无法胜任,可以立刻请辞,我绝不会挽留!”

    在场的秘书们当下就傻了眼。

    他们这些天因为心里头不服,所以工作怠惰了很多,又想着秘书室里有这么多人,叶澜再有靠山,霍总也不可能让她一次性全部辞掉所有人。

    抱着这种心态,她们对叶澜也就越来越应付了起来。

    可今天听到她这么说,心里突然有些打鼓了起来。

    全部辞掉?霍总会让她这么胡闹吗?

    看着一室沉默的秘书室,聂然又补了一句,“我相信霍氏集团的工资以及福利待遇,还不至于招不到几个秘书。”

    这下,原本还在嘀咕的众人们这下开始急了起来。

    霍氏集团是属于国际集团,待遇福利好的让人羡慕,多少人想挤破脑袋都进不来,如果这次叶澜把她们这群人给炒了。

    福利待遇,奖金,提成,这些东西可就全部化为乌有了。

    夏娜一听,立刻怒了。

    在明知道自己是董事长的人之后,竟然还敢炒了自己,她是真嫌自己活太长了吗?!

    她猛地一拍桌子,从椅子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叶澜你嚣张什么!这里的人每一个阅历都比你老,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你我心知肚明。”

    原本沉默压抑的办公室在夏娜的那句话说出口后,彻底死寂了下来。

    所有人看着这两个人的对峙,隔空就好像有两道电流在噼里啪啦的窜过。

    忽然之间,聂然却轻笑了起来,在这种场景下她的笑显得格外突兀。

    “既然心知肚明还要在这里当出头鸟,你真不怕那一枪会爆了你的头?”

    那幽幽的声音里带着丝丝的寒气,让人头皮发紧。

    “你!”夏娜气结,却又不知如何反驳。

    一时间,气氛凝重得有些胶着。

    就在这时,总裁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了,霍珩被阿虎推了出来,在临出门之际他却停在门口,神色淡淡地吩咐着,“叶秘书,订三张机票,下午你和阿虎跟我一起去c市一趟,再订一个酒店。”

    聂然整理了下自己脸上的神情,随即微笑着对霍珩说道:“好的,我马上就办,霍总。”

    “还有,最近你们工作进度有些慢了,如果是人手不够可以招几个人进来。”丢下这句话后,霍珩让阿虎将自己推到了走廊的电梯里。

    “是。”聂然勾唇一笑,没想到这霍珩居然在里头都听到了,而且还替自己撑腰。

    不过这到底是在给她撑腰,还是借她的手把夏娜赶出公司,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她刚才说炒了这群人也不过是吓吓她们罢了。

    这下假戏真做了,这群秘书应该各个都被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吧。

    果然她一回头,就看到那些秘书脸色苍白地看着自己,就连夏娜在听到霍珩那句话后,脸色也白了几分。

    聂然凑到她耳边,轻轻耳语了一句,“别以为有大树就觉得一定好乘凉,小心树倒了,压死你。”

    她声音极轻,但那话却吓得夏娜直接腿部发软,一个踉跄就跌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压……压死自己?

    不,不可能!董事长怎么可能会倒,他是霍总的父亲啊,怎么可能会被自己的儿子给打败呢。

    在场的众人们看到夏娜从原本的嚣张变得如此失魂落魄,心里更是紧张万分了起来。

    可就在此时,却听到聂然说话了。

    “不想走人,就给我好好干活!这几天欠下的工作量,今天必须给我补回来,不然……”

    她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这接下来的意思却不言而喻了。

    可对于这些人来说,这分明是放自己一马的意思了!

    心里当下欢喜了起来,哪里还管什么工作量,只要能保住饭碗,让她们天天加班她们都肯!

    一个个瞬间刷新了对聂然的好感度。

    聂然连看都不看那位傻坐在那里的夏娜,只是将那份文件重新递给了那名小秘书。

    “双休日加班给我做完,星期一必须要在我的桌子上出现,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截止日期。”

    那名小秘书一听忙不迭地点头,“是,我……我知道了,我一定星期一早上就交给您。”

    这回连尊称都不自觉地冒了出来。

    聂然玩儿了一招软硬兼施,还算成功。

    她嗯了一声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将刚才霍珩的吩咐给办了。

    在确定机票的时间赶得上下午的行程以及酒店和工作行程之间的路程安排后,她这才我这手机疲惫地靠在了椅背上休息了一会儿。

    而那一天中午秘书室内所有秘书都破天荒的没有下楼出现在食堂里,这让其他楼的人们不禁好奇万分。

    还以为上层有什么变动,搞得人心惶惶。

    当然这一切聂然自然是不知道的,她一到中午时间就回家收拾了两件衣服跟着霍珩往机场赶去。

    等到所有的手续全部办完,三个人都坐在了飞机上时,聂然这才松了口气。

    “很累?”霍珩从文件里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还好。”聂然转了转因为长时间坐着有些僵硬的脖子。

    “女强人可不会累哦。”霍珩见她眼神迷茫,似乎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后,笑着说道:“刚才在办公室里挺厉害啊,居然要把秘书室里三十个人全部炒了,这魄力我都没有。”

    聂然了然,故作气愤的样子,“谁让她们太过分了,狗急了还跳墙呢。”

    最后那句话不经意的脱口而出后,霍珩沉默了几秒,一脸深意地道:“对此我表示沉默。”

    “……”靠!她居然自己骂自己是狗,真是在办公室里待久了,人都变蠢了!

    她的嘴角微抽了几下,隐忍地解释了一句,“我的意思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霍珩像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接着很正经地说道:“一定要说动物吗,其实做人也挺好的。”

    “霍总!”

    这人是欠抽吗?

    听到聂然带着抗议性的喊了一声,霍珩这才扬起了笑容,“还是霍先生吧,我喜欢听。”

    聂然在内心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扭过头看向窗外的厚厚云层。

    “你可以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霍珩见她就这样枯坐,微笑提醒了一句。

    聂然点了点头,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眼睛,但也只是闭上眼而已,耳朵的听力在闭眼的那一刻变得更加的敏锐了起来。

    除了吃感冒药之后身体的反应让她不得不陷入沉睡之外,其他时候她是不可能在有人的地方睡觉。

    那样会让自己置于死地。

    时间慢慢过去,大概四个多小时后,在空姐甜美的话语中她“幽幽”地醒了过来。

    跟着霍珩出了机场坐上了由专人接送的车子到达酒店后,聂然正准备进房间好好洗澡休息一番时。

    却听到对面也打算进房间的霍珩说道:“明天我们去的地方比较偏,你穿比较舒适的衣服就好,还有记得早点睡。”

    “好的,我知道了。”聂然点了点头,用电子卡打开了房门后,她对着对霍珩说了一句,“霍先生明天见。”

    然后,就关上了房门。

    她先是洗了澡,将明天需要给合作商的资料全部整理完毕,因为明天去的地方要走很多路,所以她必须要好好的休息,她可不想精神不济的受伤之类的。

    于是,去酒店里吃了个晚餐后回到自己房间就直接关灯睡觉了起来。

    然而对面的霍珩此时却坐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看着脚下川流不息的霓虹车影,许久过后他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

    “事情办好了吗?”他的视线依旧定格在窗外,声线冷淡。

    “已经办好了,二少。”阿虎站在门口,没有进来。

    霍珩点了点头,“嗯,出去吧。”

    夜,凉如水。

    隔天一大早聂然精神饱满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在看到同样精神不错的霍珩从对面走了出来。

    她微笑地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霍先生。”

    霍珩同样浅笑地点头,“早上好。”

    “咦?霍先生你的衣服纽扣扣错了。”聂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眼,指着他西装上的纽扣。

    接着不等霍珩的手去检查,她就已经弯腰替他将纽扣给扣了回去。

    在那个天气晴好,光线很足的清晨里,走廊的窗户里有一束太阳射了进来,沐浴在她的身上,美好的犹如天使。

    “咔擦!”

    但在那一瞬,走廊尽头的拐角处却发出了极其细微的声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