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36 偷了记热吻,杀人?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她才不相信就客厅从卧室几步路他就能看出自己出过门,这个男人虚虚实实猜不透,说不定是诓自己。

    可不能这么容易上他的当!

    “你怎么会这么问。”聂然想了想故作淡定地喝了口粥,不答反问了一句。

    霍珩喝了一口粥,回答:“我随便猜的,不用在意。”

    聂然看了他一眼。

    看吧,就知道这男人喜欢玩儿这一套。

    如果不是自己心理素质比较过硬,如果是别人估计他这么一句话,大概早就慌乱显形了。

    聂然觉得现在任务已经做完了,也是时候该撤了,还是早点把这尊大佛送走才好。

    她将碗放在了床头柜上,在心里组织了几番措辞之后,微微侧目看向霍珩,“霍先生,我烧基本退了,已经没什么太大的事情了,所以我想……”

    她想要用更加婉转的词,却没想到霍珩比自己更加的直白干脆。

    “想过河拆桥了?”

    对面的霍珩嘴角带着笑,眼底却含着薄凉,聂然心里头谨慎了三分,“……不是,我只是觉得不能再麻烦霍先生了。”

    霍珩将碗也放在了一边,姿态翩然地擦了擦嘴,“我并不觉得麻烦。”

    可是我觉得很麻烦!聂然默默腹诽了一句。

    “但是霍先生我……”聂然还想要再说什么,但霍珩却已经转身推着轮椅去客厅和王姨商讨晚餐的菜单。

    聂然看他在客厅那一副男主人架势,真是气得不知如何是好。

    行!给你脸你不要,非要被赶走,那姑奶奶就成全你!聂然怒瞪着看着客厅里的男人一眼后,拿起手机打算订最近的车票离开。

    她刚才在路上都已经想好了,反正有半个月的时间,不如回家一趟,好歹也要和那位亲爱的夫人见个面,顺便也要把仇替这具身体的本尊给报了才行。

    她可不太喜欢欠人情。

    “你在看什么?”霍珩刚和王姨商讨完晚上的菜单刚转头,就见她安静地坐在床上,低垂着眸子,嘴角闪过一丝极快的冷笑,这让他禁不住有些好奇了起来。

    这小妮子有这种表情基本上都算不上是什么好事,不知道肚子里又打起什么小算盘了。

    推着轮椅进了她房间,凑过去看了手机屏幕一眼,发现她在网上订最近几天的车票,霍珩皱眉,“你要去哪儿?”

    聂然手指不停地在屏幕上滑动,头也不抬地回道:“我想出去逛逛,反正工作也没了。”

    她不信自己都已经说这种话了,霍珩还能不明白自己的言下之意。

    如果说不知道,那就只能是装傻!

    “你可以来我这儿工作。”霍珩果然不负众望地装傻了,“我看你在刘震那里做秘书做的挺好的,不如来当我的秘书好了。”

    说着,他就要拿出手机给人事部打电话。

    聂然一惊,连忙去抢他的手机,结果扯到了自己腰间的伤口,疼得她微微皱起了眉。

    “没事吧?”霍珩看她脸色不对,猜想估计是扯到伤口了,急忙放下手机去扶她,轻斥道:“你不知道自己受伤啊,还那么大的动作!”

    “我不想工作。”聂然重新靠回到了枕头上后,对他说道。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出去好好散散心,这几个月过得太惊心动魄了。”

    霍珩在听到她那句惊心动魄后,原本给她掖被角的手顿了顿,然后神情依旧不变地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就这两天吧。”聂然另外一只手翻动着屏幕,查询着最近的班次。

    霍珩看她那么着急的样子,眉头轻拧成了个川字,随即想了想又说道:“你还是下个星期走吧,你的伤口还需要换几次药。”

    聂然思索了一番后,觉得霍珩说的也对。

    还是把自己养的精神头足点在回去,不然到时候身体不舒服倒下,说不定那位亲爱的夫人又出什么幺蛾子。

    她随即点头,话锋一转,“嗯,我也暂时还没想好要去哪里,只是随便看看。”

    霍珩眼角的余光见她手指又随意地按了几个风景观光区后就关了手机,自然是知道这是故意为了混淆自己视线的。

    “注意休息,别太累了。”他补了一句后,推着轮椅到窗台边上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聂然靠在床上,看他似乎是要办公的样子,惊讶地问道:“你不去公司吗?”

    现在才中午呢,他一下午不在公司不会有问题吗?

    而且最近他不是刚把霍氏给接手下来了吗?操作那么一家大公司,应该很忙很忙才对啊,为什么他看起来这么悠闲?

    霍珩在键盘上利落地敲打着,“最近没什么大事,不需要我坐在那里。”

    “所以,你打算在我这儿办公?”聂然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霍珩抬了抬自己的金丝框眼镜,神色平静道:“不可以吗?”

    “可以啊,我只是怕你有什么重要文件万一在我这儿泄露什么的,到时候我又要倒霉卷入了。”聂然一脸无辜的搓揉着衣角,呐呐道。

    霍珩被她这么一刺,顿时深吸了口气,这小妮子居然会反攻了?!

    习惯了她每次都局促不安下那副咬牙切齿的小模样,突然间显现了一点点原形,他反倒有些不习惯了。

    “放心,我能拿出来办公的,都不是什么重要文件。”他闷闷地回了一句。

    “哦,那就好。”

    看着聂然像是松了一大口气候,他刚才深吸的空气立刻被梗在了胸口。

    “你好像挺嫌弃我啊。”霍珩强忍着,微笑地问。

    不是好像,是明明白白的嫌弃!聂然在心里补了一句。

    但脸上却还是那纯白善良的小模样,摇头道:“没有啊,我只是不希望霍先生又要丢货丢钱的,多不划算。”

    霍珩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只要不丢人就好。”

    他一语双关,聂然明面上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笑了笑,没有继续说话,但心里却嘀咕了起来。

    丢人?

    霍珩这是在暗示他绝不会放自己走呢,还是说这次一掷千金为了自己把货全部上交这件事感到丢人?

    一时间,她有些搞不明白。

    整个下午两个人相处一室,虽然窗台的天气并不好,铅灰色的云朵阴沉沉的,但屋内却看上去温馨而又宁静,房间里正在运作的空调发出极小地嗡嗡嗡声。

    一个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闭眼休息,一个坐在窗台前正和隔着一个太平洋的合作伙伴视讯商谈明年的合作企划案。

    聂然原本还想要听他们的企划案内容,可慢慢的时间久了,发现真的只是单纯的合作案后,她有些无聊了起来,又加上吃了感冒药,头感觉昏昏沉沉了起来。

    最后伴着他那一口流利的英文和室内暖洋洋的温度,然后就这样渐渐地头歪在了枕头上,瞌睡了过去。

    原本正在窗边交谈的霍珩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床上的人儿已经睡了过去,她睡颜恬静,睫毛下投出一片薄薄的阴影,那粉嫩而又柔软的红唇更是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

    忽的,他心头一动。

    电脑那头的合作伙伴发现霍珩的视线并没有看向自己时,不由得提醒了几句。

    谁知下一秒却被霍珩直接给合上了笔记本的屏幕,顿时满脸的莫名其妙。

    他将电脑放置在一边,将轮椅推到了床边,他就这样坐在那里,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双唇。

    接着屏息凝神地俯下身去,将那最柔软的唇瓣轻轻含在嘴里,耐心的在她的唇上辗转着,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犹如易碎的宝贝一样。

    因为有前两次聂然的剧烈反抗,所以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以防惊醒了她,被甩上一耳光。

    而在睡梦中的聂然只觉得自己嘴上有些湿热的,下意识地舔了舔,却没想到让霍珩心头一震。

    那柔软到无可描述的小舌就这样软软柔柔的舔了舔他的嘴角。

    顿时,他下腹一紧,浅尝即止了一番后,立即起身,生怕自己太过沉迷之后会出洋相。

    霍珩粗粗的喘息着,镜片下原本温和谦然的眼眸如同暗潮汹涌一般地看着床上的聂然。

    他不敢再继续看下去,转身回到了窗台边冷静了几秒过后,他重新打开了电脑。

    那头的合作伙伴原本还以为自己电脑坏了,正打算重启却看到霍珩那张脸突然再次重新出现,吓了一跳。

    “发生了什么事?”

    “电脑发生了点小故障,现在刚刚修好。”霍珩随手扯了个谎,然后马力全开的和那位合作伙伴商讨起了价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位合作伙伴感觉眼前的霍二少似乎有些不对劲,好像变得冷了几分,而且语气里也有些步步紧逼的意味。

    于是托了聂然的福,霍珩将原本打算和对方打持久战的合约破天荒的以两个半小时将合约谈了下来,并且成功的让对方退让出了五个百分点。

    终于将心头的邪火给压制下来后的霍珩刚关上电脑,床上的聂然此时也正巧醒了过来。

    当她一睁眼,看到了不远处的霍珩后,心里只觉得糟糕。

    该死的,那个药她坚决不能再吃了!

    每次吃都想睡觉,而且还这么无知无觉的。

    突然间她有点想念前世那具百毒不侵的身体,即使是m国的最新毒素三号都不会让她产生任何幻觉。

    “醒了?”霍珩将电脑放在了一旁,淡笑地望向她。

    聂然四下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没有被动过。

    于是嗯了一声,掀开被子下了床。

    漱了个口,擦了下脸后,当她坐在客厅的餐桌前时,看着这一桌子的水煮白菜水煮青菜时,她立刻皱起了眉头,“为什么都这么清淡啊?”

    不仅清淡,而且连个红烧的都没有!

    霍珩也推着轮椅走了出去,“你有伤,要忌口。医生说了,辛辣的东西一律不能碰。”

    “我哪有那么娇气,就那么点伤……”

    她以前在做训练的时候,有时候身上带伤还不是只要是吃的都往肚子里咽,哪里还管什么忌口不忌口的。

    这个霍珩实在是小题大做的很。

    聂然小声咕哝了一句,没想到却被霍珩抓了个正着。

    “你还受过更严重的伤吗?”

    聂然以为他起疑,心想着自己可不能好不容易做完任务了还被抓了把柄,那多不划算。

    她想了想,点头,“是啊,上次在罗特先生的晚宴上,脖子上的伤口应该算比较严重吧。”

    聂然有心想刺他几句,果然霍珩原本疑惑打量她的眼神立刻收回,低头开始吃饭了起来。

    “……”

    这小妮子是故意给自己难看呢,光是今天就已经刺了自己两回,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呢。

    那个星期霍珩虽然说照顾,但其实他还是真的挺忙的,除了那天一个下午都留在聂然的出租屋里之外,基本上白天都在公司里,王姨会留在她家看着她,偶尔霍珩会打电话过来问几句。

    等到了下班后,他才会回来陪聂然吃饭说话,到了晚上替她上完了药,就躺在沙发上替她守夜。

    聂然原本还以为他这只禽兽到了晚上会变身为狼,不过连续几晚发现他都乖乖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任何的越矩。

    一匹饿狼突然化身为忠犬,这倒是让聂然有些不适应起来。

    不过好在,在王姨的悉心照顾下她的伤口好得很快,而且她私下洗脸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感冒发烧已经几本痊愈了,腰部的伤口也已经基本上结痂了,可奈何有人就是不肯挪窝,说是要观察观察会不会细菌感染。

    谁家伤口结痂还感染的!

    聂然对霍珩的烂借口很是不屑。

    但也随便他去,反正自己收拾打包好东西走人就行,他爱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

    双休日的时候她订好了下个星期二的车票,然后将自己一些东西收拾了起来。

    而那两天霍珩则坐在一边处理工作上的事物,很是淡定,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就像没看到一样。

    这倒是让聂然连借口都省了。

    因为只是来做任务,东西不多,断断续续的打包了两天后就已经差不多了。

    然而就在她一切打包完毕,打算休息两天准备出发的时候,厉川霖却突然发给了她一个短信。

    聂然不禁有些奇怪了起来,都已经完成任务了,为什么还要见面?

    不会又出什么岔子了吧?

    聂然想到那群不靠谱的警察,碍于自己的功勋章,无奈之下只能找了个时间偷溜了出来。

    “你有什么事就不能直接短信里告诉我吗?非要我出来干什么?”一到见面的场所看到厉川霖坐在那里,聂然忍不住就抱怨了起来。

    每次在短信里就给一串地址,也不说什么事情,就让人火急火燎的过来,真是够了!

    “有很重要的事。”厉川霖面无表情地回答。

    “那你赶紧说吧,还好我订的是明天的票回家,不然我这还得从车站跑过来。”聂然嘟囔着,脸上的表情很是不悦。

    突然,包厢内的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了,一道声音响起,“你要回家?”

    聂然顺着声音看了过去,竟然是好久不见的方亮!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半个月的休息时间吗?”聂然有些惊讶地看了朝自己走过来的方亮。

    只见他神色严肃地坐在了聂然的身旁,“我想你可能走不了了。”

    “为什么?”聂然蹙眉地看着他。

    方亮看着她的神色,迟疑了两秒后才说道:“上面刚传下来一个任务给你。”

    “什么?”聂然当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他,“你在开玩笑?”

    她没听出幻觉吧?又有任务?

    这算是什么意思,不间断的给她任务,是打算她不死在任务里永远都别想回去吗?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本事,居然瞒过那个老家伙能玩儿这么狠的一出?!

    “没有。”方亮摇了摇头。

    其实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聂然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任务,明明只是新兵而已,而且这次的这个任务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抗议,就被连长给压了下来。

    说是任务非同小可,必须完成!

    聂然眉眼阴沉地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冷冷地提示道:“我一个新兵而已,出这次任务已经是违反规则了!”

    方亮看她声音冰冷,没有了刚才的暴躁,这是要风雨欲来的节奏啊!

    当初在电话里,他可以已经尝过这个滋味了。

    方亮正想着如何措辞,结果被厉川霖给接了话茬,“这次不是我警队任务,而是你们部队自己直接下达的。”

    部队任务?

    难不成让她去有战乱的地方直接去火拼去了?

    这回那女人是不弄死自己誓不罢休了?

    想到这里,聂然的眼底渐渐腾升起一股冷意。

    敢这么对她,好,很好,她这次就算接下任务也要先回去一趟,把那女人给折磨的生不如死后再回来继续完成任务。

    “到底什么任务。”她冷着声,两条被特意加粗的眉毛拧起。

    方亮从怀里将一个牛皮纸袋拿了出来,递到了聂然的面前,“这是任务!”

    上面的开封口完好无损,没有被开启的痕迹,应该方亮没有拆开看过。

    “你不知道?”聂然诧异地看着他,问了一句。

    方亮点了点头,“说是秘密任务,除了你其他人不能看。”

    聂然听到后挑了挑眉梢,接了过去。

    什么秘密任务连作为自己教官的方亮都没有权利看,难不成这任务比偷刘震的资料还要难不成?

    拆开了牛皮纸袋,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以及……一把枪!

    枪?

    还真是要去火拼啊?

    聂然嘴角勾起一抹讥笑,看着手里那把短小的银灰色枪支。

    而在场的厉川霖和方亮在看到那把枪支后,神色倏地变了。

    这……一个新兵需要拿枪去做任务,这上面的人是疯了吧!

    这聂然在部队虽说待过,可没摸过枪啊,且不说瞄不瞄的准,就是开枪时带来的心理压力也是非同一般的。

    哪怕是常年模枪打靶的人在遇到真人开枪时都会有那么一瞬的迟疑,更别提是聂然这种新兵蛋子了!

    这一枪开出去,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那心理阴影或许会永生永世的跟着她,折磨着她。

    这边正着急上火呢,反倒是另外一边的聂然却在看到那张任务纸后从原本罩着寒意的脸慢慢晴转多云了。

    原来不是那女人干的好事。

    但是……这个任务倒真是好玩儿极了!

    聂然嘴角扬起了一个兴味盎然的弧度,然后从餐桌上拿出了一个打火机,神色木然的将那张纸点燃。

    在火光照耀下,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但眼神却冰冷犹如冰柱,看着火舌逐渐吞噬了那张纸,直到燃烧为了灰烬。

    方亮看着她的神情,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小心地问:“任务危险吗?”

    因为知道是秘密任务,方亮知道不能问太多,但作为教官又实在是不放心聂然刚才的态度,只能绕了一个圈子问。

    “不危险,只是要我暗杀个人而已,咱部队对待新兵真是越来越放心了。”聂然靠在椅背上轻笑了起来。

    “真的是杀人?”

    聂然点头,嘴角绽开了一个笑,手里把玩着那把正对方亮和厉川霖来说泛着幽幽寒光的枪支,“是啊,真看得起我,还给我一把勃朗宁的枪。”

    “这不是胡闹嘛!”方亮猛地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神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这上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让新兵去暗杀,这不是拿聂然的命在开玩笑嘛!

    虽然他知道这丫头或许比起那些新人来说厉害很多,但是就算再怎么厉害,在他心里聂然始终是一个没有下过部队摸过枪的新兵。

    聂然低垂着头并不说话,只是嘴角那抹笑却越来越甚,指尖在冰冷的枪身上慢慢滑过。

    好久没玩儿枪了,真有点怀念呢。

    “这个任务别做了!什么见鬼的任务!”方亮几乎是暴走的样子,将她手中的枪一把抢走,放进了牛皮纸袋里,作势要离开的样子,“大不了我越级上报,我一层层的报,我就不信没人出来说!”

    聂然还是第一次看到方亮恼火的样子,嗯,挺有趣的。

    不过……这个任务她觉得太好玩儿,不玩儿一次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聂然立即伸手扣住了方亮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接着从他手中重新将牛皮纸袋拿了回来。

    “这次的任务我觉得挺好的。”她笑得怡怡然,看的方亮却有些渗人。

    这不太像是聂然的性格啊,而且那笑里面,总感觉透着那么股的奇怪。

    ------题外话------

    哈哈,别以为小然然又要出任务就感觉回部队的路遥遥无期啦,no!no!no!我只能告诉你们,这里开始要高能了!

    注意:前方高能,高能,高能!

    嗯,就透露辣么多,看我好不好呀?哈哈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