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17 是威胁还是玩笑?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霍珩是瘸子不是瞎子,也就意味着……

    自己在杂物间里换衣服的过程全部被他看见了!

    所以,她被看光光了!

    “轰隆——”一声惊雷炸响在了耳边,聂然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看着那双对自己一瞬不瞬的眼睛,血气上冲。

    如果不是因为有任务在身,她现在一定上去把那双眼睛给抠下来。

    冷静,要冷静!

    不能鲁莽,绝对不能鲁莽!

    为了任务,要忍,忍,忍!

    就在她默念了无数遍冷静和淡定时,聂然突然之间又想到了一件更加心颤的事。

    他现在忽然间提自己身材的意思,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他已经认出自己来了?!

    “叶小姐,请吧。”

    聂然回过神,发现霍珩已经进了电梯,似乎是在等着她,一旁霍珩的助理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她看着坐在电梯里正静静等待自己的霍珩,黑框眼镜下的眸子不由得半眯起。

    自己这算是被威胁了吗?

    身旁的助理看她一动不动,不由得加重了声音:“叶小姐,请!”

    瞬间,办公室里那群人的眼神纷纷定格在了聂然的身上,安静得连敲键盘的声音都没有了。

    “难得霍二少不追究,还好心买衣服做赔偿,你还不赶紧去!”卫薇虽然气愤,但既是霍二少点了名的,她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放人。

    聂然咬着唇,握了握拳头。

    算了,如果真的暴露了大不了找个机会逃走回营地里训练好了,反正这本来就不是自己的活儿。

    “是。”她弱弱地点了点头。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亦步亦趋的跟在那名助理身后走进了电梯里。

    直到她站在了霍珩的身边后,霍珩这才命人关电梯门。

    在电梯缓缓下降时,霍珩微微歪着头笑看着聂然,“叶小姐好像很怕我,我很可怕吗?”

    电梯里的灯光照射在他的金丝边框眼镜上折射出的光线让聂然心头没由来的一跳。

    她的头垂得更低了,像是表现的很慌张的样子,“没……没有,我只是……很抱歉给霍先生带来了麻烦……真的很对不起……”

    说着,还连连对他鞠了好几个躬。

    霍珩神色不变地笑了笑,“真的觉得很抱歉的话,那到时候还请叶小姐给我挑一件适合的衣服,我正好等会儿要去晚宴。”

    “不,不,不,我的眼光很糟的,特别糟。”

    她这手除了挑武器就剩下杀人了,什么时候用来挑衣服了?!

    “是吗?”

    霍珩低声的问了一句,但感觉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让聂然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而就在此时,“叮——”的一声,电梯到了最底层,门缓缓打开。

    聂然索性闭了嘴跟在霍珩身后,进了地下车库。

    她看见霍珩先是用两根拐杖将自己撑起来,然后在助理和司机的帮助下进入了车内。

    大概是她的眼神太过直白,霍珩身边的助理立刻对她呵斥道:“把头转过去!”

    “对,对不起……”聂然受到惊吓似得连忙转过头去。

    将近过了一分钟后,只听到霍珩温和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你坐我身边吧。”

    聂然这才稍稍转头试探性地看了看,发现助理已经自动自发的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只剩下霍珩身边还有个空位。

    被逼无奈的她只能坐在了霍珩的身边。

    一路上聂然时不时地瞄向霍珩的双腿,她总觉得这个男人的装残的能力实在太厉害了,明明不是瞎子,偏偏对于自己的试探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

    所以她现在完全怀疑这双腿残废的真实性。

    “怎么了?”

    霍珩似乎是发现她偷瞄的行为,微笑着看向她,让聂然吓得立刻摇头。

    这男人的敏锐度实在是犀利得可怕,自己做的那么隐秘居然会被他察觉到。

    于是直到下了车,聂然都没敢在看他的双腿一眼。

    一行人进入店内,顿时就看到经理以及所有店员全部站在门口,整齐划一地鞠躬喊:“霍二少好。”

    那阵仗就和聂然在部队里训练时的一样。

    “二少,请。”

    接着由经理亲自迎接并且引入了二层楼的vip包厢内,只见里面华丽的灯饰照射在那些被挂在墙壁上的衣服,一件件犹如名画一般。

    聂然装作从未见过世面的样子,惊艳得久久无法回神。

    “帮我挑一件吧。”霍珩抬头,望着聂然。

    她像是被惊醒了一样,惊慌失措地摇头,“啊?不不不,我真的眼光特别糟……糟糕……”

    “没关系,多挑几件就不糟了。”

    霍珩一直笑着盯着她看,那笑容看似暖,可聂然却感觉出了一种压迫的气息。

    最终,她只能点头道:“那,那请霍先生稍等。”

    她进了屋内开始一圈圈环顾着,看似实在挑选衣服,实际上却是在寻找逃生口,她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的危险系数在飙升,出于本能她觉得要趁早离开比较好。

    “那里可是紧急出口哦,叶小姐不会是挑不出衣服就打算逃跑了吧。”

    忽然间,霍珩玩笑似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原本还在仔细观察环境的聂然被这句话吓得心头一紧,转过身解释道:“没……没有,我只是……我只是一时没察觉,这些衣服看的都挑花眼了……”

    “慢慢挑,不急。”

    聂然装作很乖顺的样子点点头,可转过身时那张脸瞬间就冷了下来,她磨牙霍霍的眯着眼看着眼前那一大推的衣服。

    该死的,这个男人到底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还是真的看出自己要逃跑?

    这种真亦假时假亦真雾里看花的感觉让聂然该死的不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