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08 深夜跟踪找黑手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是夜,如浓稠的墨汁般化不开。

    经过了一天的体能测验,熄了灯后大家都累得早早卧倒休息,等着迎接明天第二轮的测验,寝室里安静得只听到偶尔翻身的声音。

    突然,黑暗中一抹身影从床上悄悄地起身,随后快速地闪出了寝室。

    当门锁刚关上时,原本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睡觉的聂然此时倏地睁开眼睛。

    她望着那扇门,冷冷的勾起了唇角。

    到底还是按耐不住了。

    聂然随即从床上一跃而起,尾随了出去。

    整个营地里寂静无声。

    聂然跟在那抹身影的背后,来回绕了几圈,那抹身影站在了一个阴暗角落里没有再移动了。

    她为了防止被发现,停在了拐角处隐匿了起来。

    很快,角落里传来了低低的声音。

    “那次我明明都已经把她弄死了,不知道怎么就活过来了!而且还感觉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差点把我的手都给废了,一点都不像是高中刚毕业的,您说她会不会一直都是装的?”

    果然,冯英英真的想弄死自己,她的直觉完全正确!

    连续这么晚的等待果然还是值得的。

    聂然躲在阴暗的拐角处,一字字地听着。

    “真的,我以人格担保,她完全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今天本来打算想让她趁着体能测验的时候把她推下水,既能淘汰掉她,又能摔伤她,可没想到她居然躲掉了,害得我掉入水里不说,还在第一轮就被淘汰掉。更重要的是,这次负重跑她还拿了第一名!”

    正听着,突然聂然耳朵微动,霍地转过头轻声低呵了一句:“谁!”

    她眼眸半眯地盯着某一个暗处,周身的气场也变得肃杀无比。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就在聂然的手慢慢摸向腰间时,终于一个黑影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你跟踪我?”她望着相隔不过一米远的李骁,手紧紧贴着自己腰间,眼底的戾气缓缓而出。

    “我说过,我要盯着你。”

    此话一出,聂然那抹嗜杀的气息更加浓重了起来。

    “所以你是来帮冯英英的?”她压低了声音,腰间的那把刀已经从刀鞘中闪过一缕寒光。

    她蓄势待发,只等李骁点头。

    然而没想到的是,李骁却回答道:“不是。”

    “不是?”

    看到聂然还保持怀疑的态度,李骁开口道:“我没有骗你的意义,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她要杀你。”

    的确李骁是个非常高冷的人,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屑骗人。

    聂然盯着她看了许久,最终还是将匕首藏回腰间,身体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不过,她为什么要杀你?”李骁明显感觉到了聂然身上暴涨的危险已褪去,她这才问道:“因为她知道你是谁,所以要杀你灭口吗?”

    “你的脑洞可真够大的。”聂然小声地回了她一句,然后继续竖耳听。

    “夫人您说我该怎么办,我已经被教官淘汰掉了,接下来没办法帮你做事了。”冯英英小声却焦躁的声音再次传来,“您看您有没有办法帮帮我,让我继续留在队伍里。”

    聂然听到夫人两个字后转身往回走去。

    她想,她知道这个幕后的黑手是谁了。

    “你要走?”

    李骁看到聂然没有找冯英英算账,而是掉头走人,这让她觉得有些讶异。

    “回去睡觉啊,这么晚了等会儿被教官发现就不好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李骁分明看到聂然的脸上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坏笑,她似乎感觉到冯英英的死期好像到了。

    没过多久,只听到整个营地里响起了“呜呜呜——”的警报器声。

    整个营队里的警报系统全面启动,红儿的警报器在楼顶和各个通道里鸣叫了起来,吵得原本所有大楼里的人员全员出动。

    “你一定要玩儿这么大吗?”李骁听着报警声音,不由得望向眼前的罪魁祸首。

    聂然吹了吹自己手中锋利的匕首,又看了眼已经隔断的电线。

    “不玩儿这么大,我性命难保,为了我的小命就只能委屈她在营地里的小黑屋里多待几天吧。”

    接着两道黑影悄然无息地离开了是非之地,趁着混乱之际回到了寝室楼内。

    “报告,我们发现有人在操场上走动!”巡逻警员在报警器响动后,立刻赶往现场,结果发现了已经被警报器吓得呆懵了的冯英英。

    正在安保科室内的方亮听到对讲机那头的巡逻警员的话后,说道:“立刻抓人。”

    “是!”

    紧接着就听到对讲机那头有着女人的尖叫声。

    “你们要干什么?赶紧放开我!”冯英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过是在这里打个电话,突然间警报器全部启动,吓得她差点胆都破了不说,现在又被一群士兵给保卫了起来。

    “你们听到没,快放手!”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无果,最终还是被带到了安保室内。

    方亮一看来人,眉头顿时拧紧,“冯英英你半夜三更在操场里干什么?”

    “教官,我……我……”

    不行,她不能把打电话的事情说出来。

    冯英英为了掩盖住和别人通话的事实,毫不犹豫地就扯了个谎:“我在散步。”

    “冯英英!”方亮一声怒吼,面色严肃而又冰冷,“你当我是傻子了吗?你在营地里面鬼鬼祟祟的转悠,还启动了警报系统,你知不知道以你这样的行为我有权怀疑你是不法分子,甚至可以拉出去枪毙!”

    “不,不要,我不是什么不法分子……”冯英英被最后那句话吓蒙了。

    “快说,你到底在操场上干什么?”

    “我……我……”

    方亮看她迟迟不肯说实话,冷冷道:“很好,你不肯说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他对着身后的两名带枪士兵吩咐道:“把她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好好的问,问到她愿意说为止!”

    “不,我是无辜的,教官我是无辜的!”

    整个楼道里充斥着冯英英的叫嚷声音,最后逐渐远去。

    “报告,我们在操场的草丛里找到了这部手机。”

    方亮看到巡逻警员递过来的手机后,皱起了眉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