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06 被盯上的感觉不太好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早晨六点,训练场上所有人都站队完毕。

    “今天我们要训练的是你们的团队合作。”方亮站在最前面,指着身旁一堆粗木头道:“每两个人一根木桩,压在身上,同起同下,明白吗?”

    队伍里的女兵们望了望地上那粗的要两个人才能抱住的木桩,心里有些发憷。

    “会不会被压死啊。”一位女兵不由自主的就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结果被耳尖方亮听到,他大呵了一声:“是不是又想罚站啊!”

    场面上立刻静寂无声,所有人嘴巴紧闭。

    方亮看到她们那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后,颇有些成就感:“现在各自两两分组!”

    女兵们按照要求两个人一组,聂然因为那件事让大家畏惧不已,而李骁则是高不可攀,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巧的同时落单了。

    聂然看了眼李骁,最后举手喊了报告:“教官,没有人了,我申请一个人完成。”

    她才不要和那个高傲到不行的李骁分在同组里面!

    可谁知方亮还没来得及说话,站在很远处的李骁淡然地走了过来:“我和你。”

    冯英英听到后立刻制止道:“别,李骁你别和她靠近!”

    李骁扭过头,问了一句:“那你来?”

    “我……”

    冯英英被聂然算计过,也被胖揍过,怎么敢和聂然一组。

    就在她迟疑之际,教官一声命令:“所有人躺下!”

    瞬间,所有人抱着木桩躺在地上,就连李骁也抱着木头的一端躺在地上,全场唯独聂然还站在那里。

    被教官犀利的眼神一扫,无奈之下的聂然只能抱着木桩的另一边,和李骁并躺在一起。

    “我可不一定能和你合作成功,小心到时候被我连累。”

    聂然不阴不阳地说了这么一句,但没想到李骁竟然会现学现卖地把聂然刚才的话回敬给了她。

    “你不是要努力实践吗,我正在敬请期待。”

    “……”噎得聂然只是哼哼了两声。

    教官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们道:“我喊一,你们起来,二躺下,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一!”

    “二!”

    这次的训练针对的就是合作,所以如果没有同时躺下,力道不均匀另一方就会被直接撞倒。

    口令还没叫几次,就听到地上哀嚎一片。

    “哎哟!”

    “你躺太快撞到我了!”

    “你快起来啊,我一个人抗不动。”

    “不行了不行了,我爬不起来,太重了。”

    班级里的人做了不到二十个,一个个都爬不起来了。

    “都给我快点,不许偷懒!谁要不跟上节奏,到时候缺一罚十!”方亮又是一声的怒吼,激得那群人浑身一颤,猛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反观聂然和李骁这组,两个人随着口令干脆利落的上下来回,速度统一,默契十足。

    终于,来来回回做了五十个来回后,全体人员统统倒下,甚至连把木桩从身上挪开的力气都没有了。

    “天,这训练比三公里还累,我腰都要断了。”

    “我也是……”

    倒在地上的那群人喘着粗气说道,

    “这次训练除了李骁这组全额完成可以休息,其余人继续做!”

    方亮的话立即引来了所有人惊讶的目光。

    李骁能全额完成任务,她们不惊讶。

    可聂然怎么可能!

    她们两个人就在这一群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找了个阴凉处休息。

    李骁坐在她旁边小口小口地喝着水,说:“这几天你的努力实践效果挺显著。”

    “你这个笑话可够冷的。”聂然稍稍喘息了几口气,然后斜睨了她一眼:“我说,这里地方那么多,你换个地方吧,坐我旁边,我怕被那群人殴。”

    李骁扭头看了看她,“你的笑话也不热,现在整个班级最怕的是被你殴吧。”

    两个人你来我往了几回后,又一轮已经训练完毕,那群人做了一百个抱着木桩仰卧起坐,累得双脚打颤地走到阴凉处休息。

    “早知道我就和李骁一组了,白给聂然占了便宜。”其中有几个不服气地偷摸小声地嘟囔了起来。

    另一个也附和着道:“可不是,聂然真是踩了狗屎运了。”

    “嘘!小声点,她在朝我们这儿看。”

    聂然朝着那几个人瞟了一眼,顿时那几个人低着头装不存在的样子。

    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聂然讥讽似得地勾了勾唇。

    接下来的几天的训练几乎全部都是需要组团合作进行,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每次李骁都有办法落下单,然后就非常“巧合”的和聂然成为了一组。

    次数多了,聂然也看出来了,李骁这是故意的!

    她是盯上自己了!

    聂然也不傻,为了想要甩掉李骁,她开始每次训练都不按时完成,甚至有时候还要拖累李骁陪她罚跑,罚练。

    所有人都觉得无法忍受的事情,但李骁竟然忍了!

    无论是陪跑,还是陪练,毫无怨言,坚持到底!

    如果是男的,聂然觉得自己感动的都要哭了。

    忍了四五天后,聂然忍不住开口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她看着正给自己按着双腿数仰卧起坐数的李骁,终于无力地问道。

    李骁正经严肃地回答道:“在替你按住双腿。”

    聂然躺在地上嗤笑了一声:“让一个尖子生给我个差生按腿做仰卧起坐,我何德何能啊。咱两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想干什么,每天和我个差生待在一起你不憋屈吗?”

    李骁连头都没抬地说道:“我怕你伤害班级同学。”

    “……”

    好机智的回答!

    要不是自己上次在医务室听到李骁当场给了冯英英一个耳光,以及她高冷的模样,聂然都想给她点32个赞了!

    忍下了她那些随手胡诌的借口,聂然保证道:“她们只要不招惹我,我是不会动她们的。所以求你赶紧走吧,别再盯着我了!”

    那只按在自己腿上的手慢慢松开了,只见李骁抬头,神情淡漠却格外坚定地道:“你说对了,我盯上你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聂然一定不是原来的那个人,既然不是,那么她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聂然忍不住抽动了几下嘴角。

    被一个女人盯上,还用这种霸道冷酷模式的告白方式,她感觉不太好。

    “求放过,行吗?”

    “那你告诉我,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看到李骁那副你不告诉我,我就盯死的模样,聂然觉得很头痛,她倒在了地上,“我第一次发现你的求知欲那么旺盛。”

    “回答我。”

    聂然看了看她,忽而挑眉一笑:“行啊,你想知道的话体能考核的时候赢过我,我就告诉你。”

    李骁眉头轻皱,聂然向来都是最后一名,就算靠这短短的一个月每天和自己跑步锻炼,赢过自己,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她,是不是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一言为定!”
  • 背景:                 
  • 字号:   默认